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4, 2008

快不一定好

電影有種拍攝手法叫速鏡,將景象調快,浮雲、太陽和人潮都快轉表示時間飛逝。

這個景象靈感源自香港與新加坡,他們生活步調快快快。

漸漸大家都效仿,凡事要快:寫字要快、背誦要快、數錢要快、報告要快、新陳代謝要快,還口口聲聲時間不夠用。

真的?

24小時不夠用,甚至拿只睡一個小時當噱頭,真這麼忙?

在一個電視訪問中聽過一個知名運動品牌創辦人對主持人如此說:我上一次和家人吃飯是兩年前的聖誕。連主持人都大為震驚,問他時間花到哪裡去了,他苦思良久,聳肩:我不知道。

豈止可悲,簡直無知。

我也頗震撼,問自己時間花到哪去了,想了半天也是沒有答案。

學業、工作、睡覺,還有呢?

頓然發現白活了。

是否有天曲終人散,回頭一瞥,發現紅男綠女,都因為生活要快快快,與之擦肩而過,一切徒勞。

所以改了態度,不拼死拼活,慢一點。

昨天發現決定正確,我看到了夕陽,上一次不知何年何月。

只可惜抽煙有害,否則對著夕陽加一根煙,格外愜意。

快不是不好,人生總得試試慢。

開幕78分,閉幕35分

我捧著好大的期待去看北京奧林匹克運動會閉幕儀式。

那個心情就像懷著期待去看長江7號這部片子,是期待有驚喜的雀躍心情。

後來,看完儀式的心情也和看完長江7號一樣。

那是什麼心情我不想多闡述。

看現場直播(當然聲稱現場直播,實際上都不是;如果是了,門票就沒意義了),幸運地看到了倒數的煙花,好戲上場了。

結果……

再次聲明,我是抱著很大的期待,是,我該為自己這不理智的心情負責。

當然,是理所當然的,閉幕當然要謝東謝西:義工、奧林匹克委員會、甲乙丙丁、張三李四趙五王六……

表演還可以,唯獨最不喜歡的就是唱太多歌了。

既然知道是對嘴唱,就不該頻頻表演“啞口唱歌”橋段,給一些表演嘛!唱那麼多歌幹什麼?看誰對嘴對得準?無謂!

看得都快睡了,沒有驚喜。固然必須莊重一些,不過孩子,你也太莊重了吧。

我癡癡等著雙層巴士進來。

等待是傷心的,且十分煩悶。

終於還是盼到了,英國國旗升起來,青年歌劇院學生站在那裡唱國歌,我不禁情緒高昂,終於盼到了! (有種破繭而出的興奮)

唱國歌要起立!精神條件反射下,我站起來直到國歌結束(免不了被弟嘲笑一番)

弟譏諷:“回去十六世紀,亨利六世遇難你肯定會痛哭流涕。該死,你居然這麼俗氣。”我將手上的抱枕拋過去……

愛國,有錯嗎?還有哪國國歌比英國國歌更莊嚴雄偉?

本來在嬉鬧,弟忽然指著電視:“看!”

哇!我瞠目結舌,真將雙層巴士送到北京去!

看了,不由大笑,雨傘、報紙、腳踏車、巴士,還是什麼比這些更有代表性?天天在倫敦都是這些啦XD

演員以慢動作爭先恐後進入巴士,赫然發現他們大有來頭。他們是來自英國皇家芭蕾舞團、ZooNation街舞團和Cando-Co舞團的舞者。

又是一個哇,一個念頭馬上傳過我腦子:不便宜也XD

衝突與年輕,這是他們的主題。 (我推想的啦)他們表演出象徵倫敦優雅與活力的芭蕾與霹靂舞。 Cando-Co是由殘障者和健全人組成的舞團,因此,裡面有坐個輪椅的殘疾藝術家。所以主題應該挺正確的。

爭先恐後衝到巴士門口,一個女孩突然走出來,大家都倒在地上(這個很另類。)

後來演唱比賽出來的女性歌手從打開的巴士(這個好高科技)中上揚,我的心情瞬間降到谷底。

Leona Lewis!你出來幹什麼? !

她是貝多芬的前馬子!目前是個紅歌星,就是那首目前全英國在播放的名曲《Bleeding Love》歌手。

啊~給我一個沒有貝多芬的世界! ! ! (只好移民到一個沒有石油和衣服的星球去……)

世界總是那麼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