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12, 2009

不過是一條畜牲

以第三人稱說這件事比較好。

這件事有兩個主角一條狗,和兩隻池魚,之所以稱他們為池魚乃他們與這件事一點關係都沒有,可是卻被牽扯進來了。

主角分別稱呼他們為阿鋼阿煉,狗名叫哈則奈,英文是臻果的意思,池魚稱為丹與家齊。

弟去補習,娘去逛街,丹一個人呆在家,突聞敲門聲,鄰居家齊在外面揮手,笑瞇瞇問:“今天過得如何?”

丹放他進來,“沒什麼特別,繼續跟老闆吵架,你……曬黑了。”

家齊笑瞇瞇,“好不好看?”

丹仔細打量他,他染了一頭金麥色頭髮,剪得很短,十分利落,穿著一件黑色的背心,精瘦的體格一覽無遺,手臂有些微的色差,上面的青筋像蛇一樣糾纏 整條手臂,戴著一條4毫米碎金項鍊,做蛇紋狀,色澤線條延綿不絕,整片皮膚黑了一兩成,故此輪廓變深,鼻樑也立挺起來,眼睛看起來也比較寬,臉頰的暗斑反 而沒之前那麼明顯。

丹有一絲驚訝,脫口:“我以前不知道你這麼好看。”

當然,家齊並不是帥哥那一類的生物,可是他笑容燦爛,性情活潑,膚色黑沉了之後有一種亞馬遜人的活力感覺,那是蜜糖色,會令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摸 摸,當然,丹這個人決不會客氣,他直接拉起家齊的手臂好好端詳一番,也伸手摸摸,家齊抽手,將手臂彎起來:“看,小老鼠變大饅頭。”

丹不禁笑出來,“喝什麼?”

“綠茶。”

丹將飲料拋給他,家齊伸手接過。

“你呢,過得如何?”

“沒什麼,噢,有新鮮事,阿鋼,我的系友,他的狗哈則奈死了,癌症死的。”

“癌症?”

“對呀,你的反應和我一樣,我也不知道狗會患癌症,想想,老死病死甜食血管阻塞症,就是沒聽過狗癌。”

“原來狗有癌症,哇,我廿幾年的生活到底在活什麼。”

“阿鋼整個精神瓦解,在演講廳傻愣愣的,阿煉跟我提起才知道這件事。”

“狗呢?”

“阿鋼本來要將它埋在後院,可是阿煉嫌它太麻煩,所以將狗切段丟掉。”

丹突然笑起來:“他……什麼?”

“阿鋼他將哈則奈裝入大黑色塑膠袋內,打算回來後在後院挖洞埋葬,可是阿煉說那個狗臭味瀰漫整個車庫,而且又擋住他晾衣服的位子,所以他將狗拉出來,用刀剁成幾段,丟了,丟到附近那間傳統市場的屠夫垃圾場去。”

“屠夫垃圾場?”

“喏,就是屠夫區後面那邊被圍住的小地塊,丟腐爛的豬肉、多餘的豬油、不要的豬茸毛那些地方。我經過一次,有夠臭的。”

丹點頭,一邊在趕他最近的小說。

“你怎麼沒什麼反應?丹,你有沒有聽我說話。”

“不要叫我丹,不過,你是什麼意思?”

“你不覺得整件事情很過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