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5, 2010

胡璃VS巴路西亞神父VS金星偵探VS翠西雅•雲若VS龍念

看到這個標題,我又痛起來。

醒來的時候精神恍惚,沒有睡好,這個夢真是一場大混戰。

做夢的人永遠不知道夢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也是。

有意識的時候,已經是大家在談判的時候了。

場景昏暗,像一個軍用會議室,冷冷的石灰地,天花板只有一盞半明半滅的照明燈,被地氣磁場影響,有一下沒一下地來回擺動,像老舊的戰鬥紀錄片一樣,黑沉沉陰森森。

巴路西亞神父這時說:“分子式在本方的嚴密看管下妥善安全,所以今年當然依舊歸我們看管。”

金星冷冷地說:“嚴密看管,哼。上次要不是全員出動,分子式已經落在捷克妖醫身上,世界就毀滅了。”

“那件事本方已經提出合理的解——”

“大家信心已經動搖,我們可不能讓這件事多發生一次。”金星態度還是那麼強硬,他直接揮手:“我決不會讓你再碰那個分子式。”

巴路西亞神父輕輕吸一口氣,正要分辨,翠西雅•雲若就開口:“沒錯,我也贊同分子式不能給你,應該由我保管。”金星瞪她一眼。雲若笑道:“怎麼,跟神父比起來,我應該比較有說服力吧。”

金星說道:“我不相信你。”雲若繼續笑著:“你渺小的相信沒有計算價值,你代表什麼組織?你的組織有我云若家族本事嗎?”她有樣學樣,朝著金星揮手,“我決不會讓你碰那個分子式。”

金星大怒,伸手去拔腰際的武器。雲若絲毫不怕,反而笑得更燦爛:“大偵探,你哪來的自信在最頂尖的武器製造家面前拔出你那支低能的武器?”

金星聽了,僵住,後來緩緩地縮手。雲若笑咯咯地說道:“所以東西由我保管。”她伸手要去拿桌子上的鑰匙(我不知道鑰匙什麼時候出現在那裡)

“且慢。”第二個女人說話了。翠西雅•雲若看著沉默至今的女郎,說道:“你想說什麼。”

“分子式是我的。”

雲若聽了,哈哈大笑:“好大的口氣,你憑什麼?我甚至不認識你。”現場三個男生不由愣住,全向她投以異樣眼光。 “你們看什麼?我真的不認識她!”

胡璃臉上沒有表情,說道:“你的認識沒有考量價值,東西是我的,這麼多人裡面,你最沒有商議的立場。”

雲若笑了,她的手放在桌子上,突然一陣寒氣刷起,半張桌子被一層薄病覆蓋,金星和巴路西亞神父急忙抽手,甚至站起來躲開,龍念看著憑空出現的冰,眉毛揚一揚。

“雲若家是最出名的超能力家族,你說,什麼叫最沒有商議立場?”

胡璃伸手放在沒有被冰覆蓋的桌面上,說:“你所謂的能力不叫能力,不然你試試看。”雲若笑著,猛然出手,一股雪花揚起,桌子馬上結冰。翠西雅•冷若笑道:“你服不——”說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