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18, 2012

永遠聼不到公開承認說愛你的笨蛋(上)

Image
我醒來時,是五點,應該只睡了三四個小時。精神有些萎靡,可是看到枕邊人,不由微笑。

無論你怎麽吻,怎麽凝視,怎麽用手指勾勒眉型、嘴唇、臉龐、下巴、鎖骨、胸腺、肚腹……怎麽深入探索,小懶豬就是不會醒來;別説醒,連動都不動。足足玩了十五分鐘,無奈有行程要顧,只好放棄。爲了壓抑體内一股蠢蠢欲動的念頭,我去洗澡。出來已經快五點半。

還是跟太陽公公說聲早安~

那時,我還是沒有看到那一份驚喜,真是疑惑。So near and yet so far,如果早點發現,每一次的早晨就會更美好。

1月31號,平成24年元月的最後一日。

W終于醒了,整頓一番我們就出發。在還沒出發之前一定要再三檢查:平板(蘭若寺導航系統?)、天書一號二號都帶齊了。在樓下大廳出發時間已經和預計的遲了許多,我們本該四點出發。到了那裏,已經七點。

築地市場,是漁市場和一些小店街的聚集處。


它只是一個很小的地方罷了,大概三四排壽司街(都在賣壽司)和遠遠幾百公尺外的魚市場,如是而已。到了那裏,空氣 中充滿了魚腥味和早晨的露水味,還有一群穿著防水褲裝的漁夫。沒錯,就是三島由紀夫先生在假面的告白一書裏說到的那件藏青色褲衩,只是顔色不同,材質也不 同罷了。我也沒有用三島老兄的眼光來看同樣的事,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掩面)

當然還有一路駕著怪怪車的人員(我忘記拍了,如果去爬其他文應該都看得到)。也沒辦法,在這個世界第一名的漁量交易市場裏,你總不能希望他們用走/拖的。一直很希望離開時用那個汽油桶頭車送我們出去,哈哈。


而一大早來這種對W這樣的城市佬來説是很腌漬的地方,目的當然不是爲了看捕魚,乃是爲了要吃傳説中非常好吃的壽司。其實非常簡單,只要照著人群走(不二法 則?),或是找市場的中心,地點就在那裏。一開始找不到的我們還以爲它會是很顯眼的壽司店,結果走到了那一整排號稱目的地的地點時,眼都看傻了。


招牌那麽小,誰看得到啊!

諷刺的是店鋪竟然很響噹噹的叫壽司大。什麽大呢?租金?服務的阿姨?人群?進貨量?Turnover? 還是店鋪裏捏壽司師傅的……很大?

原本聽説要排隊,我有點不喜歡。可能是我驕縱久了,對排隊有非常不好的排斥感。我真的很不喜歡排隊!爲什麽要排隊呢?身為學生,爲什麽要花時間排隊,那些時 間可以做多少事情,完成多少作業,看完多少……嗯,小説;最起碼你也知道你女朋友有沒有背著你在偷漢子還懷孕三個月這樣。身為職業人士更不可能排隊,誰有那個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