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11, 2010

前這個字真的炕死人:前老闆、前夫、前妻、前男友,凡事只要加上一個前,形像或名譽馬上被扣二十分。

可是這個前某卻是無可否認地曾經在一段時間內創作過一段回憶,不是說忘記就能忘記的。

有的人非常介意身邊人提起他/她的前某,有的會主動提起他們的前某然後作出一大對奇怪的比較:誰比較好看、誰比較聰明、你比較愛誰,甚至會問及誰的功夫比較好。但凡提起這種話題肯定會引起比較負面的反應和結果。

就像昨天。

我和阿床阿前阿明阿月阿光去那間新開的餐廳吃午餐,起初聊得很開心,我們不住在打量裝潢、燈具、桌子、餐具、杯子,每件事都很新鮮好奇,那些服務生看到這一個人類(我)帶領著一群猴子們(你知道是誰啦),於是他們只將目錄給我。

看了那個價錢,我窒了一窒,床前明月光也是,我們看看彼此,阿月用日文問:“要不要趁機逃走?”我們都笑起來。

光:別說笑,都進來了。

月:別說英文!光,價錢很漂亮耶。

床:沒關係啦,吃了一次,下次就不來了。

月:可是……

我:好了,快點啦。

前:不如這樣,我們分開點不同的東西,然後彼此傳來傳去吃,總數除六,好嗎?

床明月光:好!

我:我才不要,你們除五,我吃我自己的。

真是的,既然大老遠跑來這裡吃,當然就是大開殺戒,吃了再說;就像出了國還在那邊扭扭捏捏省這個省那個,那怎麼叫出國旅遊?真是的。

前:我們可沒像你那樣有錢。

我:這不是有錢沒錢的問題,這是價值觀的問題。我們這一桌人個個憑自己雙手掙自己伙食,個個有一定學歷工作,薪水也頗優渥,何必為了這麼一餐絞盡腦汁,980就980啦!

他們低頭,豁然開朗,開始點餐,點了餐,前就離席上洗手間。

然後事情開始發生了。

有三個男人進來,西裝筆挺,皮鞋擦得黑亮,坐在我們旁邊的桌子,我們順眼望去,床明月光齊齊一怔,脫口:“張笨蛋!”

我大吃一驚,什麼!

他們也轉過頭來,當然,我被罵笨蛋我也會轉過頭來廝殺。

三個人我都不認識,我眼光還不知道要放在誰身上,突然就听到坐在中間的那個帶著長髮尾,穿蛋黃襯衫罩件外套的男人說道:“床明月光?”光瞪著他:“我的名字是你叫的?”

怎麼了?我一頭霧水,哪裡來的火藥味?

張:光,我——

光(怒視):不要叫我名字,小心我打你!

張:你幹什麼兇我?我又沒得罪你。

光:得罪我的姐妹,就是得罪我!

張:床明月,你們——

光:看見你就討厭,不要跟我們說話!

場面頓時尷尬得可以,兩桌人馬如坐針氈,心裡七上八下,只有我和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