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15, 2012

我一個人……很好

Image
消失了一段時間,放心放心,我沒事。
我只是不想……跟太多人接觸。好不容易落個自由身,可以做自己的事,天大地大,多好?
前一段時間,很多人問:「你眼睛怎麽這個樣子?」 很想回答他們,當然,每一個晚上我都在哭,哭到睡了,持續了兩個禮拜,我眼睛就這樣。不過究竟是個男生,這種話當然說不出來,我們是要流血的,流淚?流淚的是什麽,哈哈。
發生了一件好玩的事情,那就是我自己把手機給修好了。手機店老闆說這種東西用到一定的時間反正會壞的,已經沒有保固的我不必耗費郵費把手機送出去工廠修理。我聼了死馬當活馬醫,結果自己把它修好了。
查爾斯知道了,幽幽的,小小聲的,說一句很玄的話:「這是你們當初一起拿的情侶機對吧。都以爲壞了,突然修好,或許這是一種暗示,指明某些事……也有轉機?」
我只是看著他,心想他怎麽會說出這番話來。
有教友要出國念書來問我媽意見,父母留他們晚餐,他們吃了我做的菜,紛紛稱讚説好吃,不知是真是假。她突然說:「又會念書,又有穩定工作,又聰明,又會做菜,還精通各國語言,怎麽就是不見他拍拖?」 我聼了,手中的中華料理鍋差點掉落砸腳,哪壺不提提哪壺呢?有必要嗎?我媽說:「他?他這樣會有人要?你以爲別人的小孩是什麽,瞎子?哈哈哈哈。」,「我幫你兒子介紹對象」,「他脾氣又臭又硬又不懂轉彎,你別害了別人家小孩!」 是是是,我點頭如搗蒜,做娘的真的太了解兒子了。
秋山和小劉最近買了新車,是Toyota Prius C,我很喜歡,那天在車展我也看得很入神,忘情閒用手機拍了五六十張照片。看見他們快樂的樣子,我漸漸也不去串門子了。
一起念經濟的有個同學主動靠近我,問東問西,仿佛對我有無限好奇。我見她單純天真,不假思索,就建築了高牆。我現在不想做什麽,只想心如止水,然後水面的旁邊建立兩座山,讓那動蕩的湖水久而久之能沒有漣漪,沒有皺紋。我不想再經歷什麽一縷春風吹皺池水的這種故事,我只想一個人,把時間留給自己。
我目前在做著,而且開始看起書,研究起花卉、貝殼、車子、音樂,想讓自己做個有内涵的人。書到用時方恨少的經歷我試過很多次了。我想靠近自己的夢想多一些,我想知道許多事,我想要聰明一點,也想要……平靜一點。
我漸漸在復原中,究竟,我不能像以前一樣請個假就跑到格拉瑪提斯鄉下窩在阿帕尼家看著他們阿公和阿婆在幾畝的葡萄園裏採收,然後拿到旁邊的工廠裏壓榨,流出酸澀清香的葡萄原汁,然後封入幾千加侖的橡木桶,一邊又趁他們不注意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