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8, 2012

喜兒說的

我已經很久沒聽到喜兒的消息,自從他離開之後,我們就沒有聯絡過。

昨天,又聽到他了。

這一段時間我非常忙碌,而且生病一個禮拜還未完全康復,又適逢農曆新年來臨,銀行的人流可以增加到平時的二三倍,每一天幾乎都七八點回家,日日加班。對於很怕人多的我,多數都呆在辦公室裏不出來,可是查爾斯吃飯那一個小時我不得不出來,呵,真想多請幾個員工。

現在想起來,出來也好,不然就錯過了。

我看到喜兒的母親在大廳裏排隊,前面有三四個,我朝她做手勢(這段時間我都以不説話為原則希望咳嗽趕快好),叫她插隊來,有人盯著她,可是我不管。這就是裙帶關係,我心想,誰叫你跟我不熟?哈哈哈。她低聲問:「我這樣算插隊吧……」,「不礙事,而且你忙。」

這個忙不是隨口說說的。喜兒的家庭並不算小康,他父親只是一個普通上班族,生性老實,這輩子看來不會有什麽升官的希望,他母親則是在傳統市場裏面賣手工麵和手工豆腐,這兩個都不是容易的工作,得一早醒來親力親為才能做出來。兩個姐姐一個妹妹(喜兒排第三)全部讀昂貴的華文中學(這裡人稱獨立中學),聽説一面讀的是臺灣的課程,一面讀馬來西亞的馬來語課程。由於是私人的獨立中學,學費不是開玩笑的,也幸虧他們都爭氣,每次都會在報紙上看到他們一家:11A+,8A+,都用獎學金來減少學業開銷。

然而喜兒很差,上次聽説才考了5A,還不是A+,我也不能多說什麽。

我在幫忙喜兒的母親時,她的手機突然響起。她看著我,眼神詢問可否在銀行裏聼電話,我點頭。她接起來,「阿喜?」,我聼了,一呆。隨即她突然緊張起來,「怎麽了,怎麽了,你別急,慢慢說。」

通常,這種句子都不會是什麽好事情,我停下手邊的工作,專心聼。

「啊?誰?怎麽會?」 他母親也愣住,「什麽時候?阿喜,阿喜,別嚇媽媽!」 我聼了,腦袋只有兩個字:Oh No

綫路仿佛十分不穩定,他母親一直哈咯哈咯,有一句沒一句,「你沒事就好,別哭了,沒事沒事,你什麽?想找誰説話?喔,還真巧,媽咪現在在銀行,他在我面前,你等等……」 她突然把手機遞給我,我一時還不明白,把手機給我幹嗎?他母親說道:「喜兒跟我討要見你,你能否跟他說兩句?」

我接過手機,十分小聲,聽到久違的聲音在那裏叫:「媽,我沒有……你不要給他……媽!」,「喜兒,是我。」

那裏突然一片靜默,我還以爲斷線了,但是通話還在,我又確定一次,「喜兒?」

突然,對方爆出一陣狂哭,我愣住,咦,不會出什麽事了吧。「喜兒,發生什麽事,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