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12, 2009

安琪表姐

家母的姐姐的姐姐有個女兒,即表姐,向來很少提到她。

她有一頭漂亮長發,戴著無框眼鏡,臉尖鼻子挺,1米7,膚色健康,36-23-34,不喜歡穿裙子,眼睛同她父親一樣是愛爾蘭式天使藍,法律系特殊榮譽畢業,不是一級榮譽畢業,天差地遠;沒有痘痘黑頭粉刺,我自小叫她假人,她也的確不像真人。

我與表姐的關係十分複雜,不予多說。

儘管外表出色(太出色),她還得衣食住行。

故此像所有人一樣,她失戀了。

失戀與患癌症一樣,會有四大階段的反應。

首先,是痛哭。第二,是憤怒,不住否認事實,接著,絕望消沉,最後,這個可憐不幸的當事人,不是死亡,就是複原。

不錯,失戀也能致命。

我見到她的時候乃第三階段,家母去探訪剛從羅馬度假回來的姐姐,她口中總說女兒怪怪的,可是說不出所以然,客人進門她也不來招呼,只是從房門出來,朝家母點點頭,上個洗手間又回房。

家母罵姐姐:“什麼叫怪怪的,她失戀了。”阿姨大驚:“什麼,她沒告訴我交男朋友。”我聽了啼笑皆非。阿姨繼續:“就算失戀,也不該這般頹廢。” 我一怔,阿姨形容極其貼切,頹廢。接著她嚷:“大白天的別悶在房內,來招呼人呀。”表姐出來,臉色憔悴,眼神會不時地失焦,活在兩個世界裡,倒水弄濕整個 地板,端水來踢到椅子,差點打破杯子,我眼明手快接過才沒發生事端。

“安琪,你好嗎?”家母問,她幾秒鐘後微微抬頭,“我好,阿姨,我好。阿姨你也好。”答案不倫不類,弄得大家有點不知所措,阿姨直接了斷: “安琪,你和弟弟進房,我們要燒飯做中餐,去避油煙。”

進入女人房間?我忙著搖手,安琪卻像個機器人似站起來,我只好跟進去。

進去,她完全不客氣,直接脫衣服,只剩下一件黛安芬淺奶色胸罩,躺在床上,一隻腳伸平,另一隻曲起,一隻手蓋在眼睛處,嘴唇微微張開呼吸,不喝咖 啡和從小戴牙套的她露出些許貝齒,因著呼吸她的胸口一起一伏,她的腹部旁邊有兩道細痕,到肚臍下肌肉呈圓潤,她是真正沒有小腹,美好的身段在眼前,我卻無 福消受,反而有氣。

“你這是什麼意思,不把我當男人?”

她沒有說話。

我走到她床邊,光明正大坐下,她也沒反應,氣得我。

我輕輕拿起被單,要替她蓋上,被單拉到她胸部部分,輕輕放開,令它剛好遮住該遮住的地方,她動也不動,我真懷疑若是我猥瑣地去摸她胸部,她可能也一樣沒有反應,行屍走肉。

我坐在那邊,也不說話,我跟她向來沒有什麼話題,最后索性從背囊中拿出小說看,還是坐在床邊,她房內沒有椅…

小鎮東西便宜還是大城市東西便宜

好長的題目,可以媲美是不是這樣的夜晚你才會這樣的想起我以及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的回憶。

同事從意大利回來,將手扎還給我,說:“大家到了生地,像個傀儡,人說走這裡就走這裡,吃這個就吃這個,幸虧有你的手扎,我還搶在導遊面前跑去某間商店買便宜零食,他賺不到佣金,哈哈。”她珍而重之地將手扎還我。

“你還有幾本這種手扎?”她好奇的問,“地圖、人名、地標、時差,什麼都寫了,你自製旅遊指南。”

“呃……旅遊大國幾乎都寫了些。”

“你從何處得來資訊?”

“自己的腳、廣播、宣傳單、電視節目,和一個當導遊的忘年友。”

“我下個月和家人去泰國,你可有手扎?”

“明天給你。”

“裡面有什麼內容?”

“地圖、酒店、地標、時間表、普通會話、當地禁忌,泰國許多攤販在凌晨四點就開舖,六點已經人潮洶湧,不可亂與人拍照、摸頭,遇見化緣的和尚要走遠點……”

“這些導遊也會告訴我,還有什麼?”

“我自己的3000泰銖環遊大城的路線經驗,還有如何殺價法。”

她大喜:“我正需要這個,我又可以炫耀了,哈哈。”

有同事來,看到她不住笑:“什麼事笑得這麼開心?你和你老公昨晚乾柴烈火?”

不知為什麼,現代女性的話題比男性還辛辣黃色。

“呸,別帶壞小孩子。”

我半響後才知道她口中的小孩子是指我。

“手上那本是什麼?”

“哎呀,這可是寶物,”她一把從我手上奪過那本手扎,炫耀:“我那天去羅馬,全靠這本手扎跑到一些導遊絕不會帶你去的小巷裡面購物,東西比較便宜、道地,他還抽不到佣金,想到就好笑。”

她翻閱:“喲,手寫!嘖嘖嘖,但以理,你真是一個書愷子,還寫得這麼整齊,噢,我討厭你。”

不知何時開始,那本書被全同事拿來傳閱,一個個讚歎不已,說到好像很有用,其實他們連飛機都沒搭過,虛偽無比。

書傳到信用卡部門,有個同事哇的一聲,“一瓶500毫升礦泉水要1.5歐羅,等於7塊馬幣!貴死了。”大家啐她:“出國旅遊還計較兌換率,那你連收費公廁都不敢上。”沒想到她點頭:“當然,出了國不可喝水,這樣就不會一直找廁所,又髒又亂。”同事諷刺:“是是是,省了五塊歐羅,你回來後要洗腎!腦袋長哪裡去了。”

有人插嘴:“其實換算起來,羅馬那邊的東西比這里便宜。”大家啊一聲:“怎麼可能?”幾個人湊上來看,似乎是如此:“對也,你看,一個盒飯3塊歐羅,我們這邊至少四塊,你看,還有照片,配料這麼多!”,“1.5公升的礦泉水比我們便宜1歐羅,天,5塊馬幣!”全部人又吼她:“不要再換算了!”

主任這時輕輕說一…

我知道你感受

我用家齊的性命肯定這事的真實性。

我去看書展,次次都是同間書局舉辦,價錢也從來不變,而且我每次都會跟書局老闆討價還價,不,是合理爭取雙贏局面(官腔),隨便啦。

中文書籍好多,可是作家只有那幾個:金庸、倪伯伯、亦舒阿姨、蔡瀾、瓊瑤與三毛;一個教你打功夫,一個告訴你世上有千年的貓、藍血的人,一個告訴你女人變男人的事,一個傳你食譜,瓊瑤教你看清男女真面目,三毛給你旅遊指南……這幾個人已經籠罩世界所有話題,衷心欽佩。

不過最近讀者口味有些改變,我看到許多由電影改寫回故事的小說如變形金剛、博物館驚魂記、暮光之城之類,寫得不好,不暢銷。

以前的我買書是非常引人注目的,簡直像搬家一樣十本十本不斷往櫃檯送,但是好書不多,又如今網路上轉載盜貼,大家已經不必花費分毫就能讀想讀的小 說,再加上書籍不能回收,買一座萊思萊家族的皇宮都裝不下,後來只能塞在一堆舊報紙中偷偷送去毀滅,久而久之只敢借書不敢買書。

我逛著,一邊看著人群陸陸續續進來,一切展示都是這樣,看熱鬧的比出錢的人多,當然,更多的是小孩,他們圍在一桌孩童畫報、連載漫畫叢中,家長一 臉無可奈何地顧著他們以免走散,那一區吵翻了天,令我不明白的是為何有一群中國商在一旁湊熱鬧,賣著一堆一看就知道是假貨的塑膠水晶翡翠首飾,怪誕。

我穿花繞樹般四處亂走,每一次都是同樣的書籍,於是我打算逛完最後一區就離開,事情就在這裡發生了。

有一男一女自一開始就滿場亂跑,年紀加起來還不到十歲,女的喊著你追不到我,男的咯咯在笑,活脫脫在演六七十年代的老套愛情戲碼,只差一棵樹了,真是。

跑著跑著,女的突然在某處跌倒,幾個家長叫出聲來,卻沒看見任何大人往他們這邊跑來,小男孩趕緊跑前蹲下,他妹妹的膝蓋沒破,可是卻紅了好大一片,呼呼喊痛,她沒哭。

小哥哥自以為英勇,用手拍拍地板,“痛離開,痛離開,這樣就不會痛了,地板會幫你痛。”

無知。

妹妹說:“沒有用,我還是很痛。”

“我知道。”那小鬼回答得真老套。

突然間,妹妹抬起頭來,整理粘在她額上脖子邊的細發,眼神清澈,她靜靜地說:“你怎麼會知道,又不是你跌倒。”

我當場一怔,哇,不,是嘩!

怎麼會說出這麼一句警世恆言,怎麼說得出來,須經歷多少風霜,大徹大悟後才說得出這番道理,她,她才四歲!

是,“我知道你感受”這句話是謊言,你怎麼會知道我的痛楚,針不刺在你肉上,你怎麼知道多痛?你或許有同樣經驗,可是你不是我,體質不同對像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