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14, 2012

冰淇淋不代表甜蜜

Image
考試要到了,所以抽時間去圖書館看書。

我讀書的方式比較奇怪一點,需要完全寂靜的空間。T讀書的方式很變態,是用錄音機一直播放,一邊健身/跑步一邊聼。R的讀書方式就不予置評(不是…),一張書桌,坐不牢兩個小時,讀幾篇,就要站起來看看風景,讀一下,又開始玩遊戲,再讀一下,又開始看電視。可是這種讀書方式還是能把生物考A+,只能說老天沒有眼啊!!

把生物考成C真的是我的痛事,唉。

現在真的沒有多少人去圖書館了,我走進去,寥寥數人。也是啦,第一,現在看書的小孩已經沒有了;就算有,也都是平板電腦這邊那邊的拿,已經沒有必要來圖書館的必要。

「我想坐在窗邊。」

我不置可否,我只想好好溫習。只差拿一條頭巾綁在額頭上寫上紅色大字必勝!

讀著就感慨了,不是自誇,已經讀起書來真的不費吹灰之力,有什麽讀什麽,讀什麽記什麽,記什麽背什麽,背什麽寫什麽。步驟循環,分數飛揚,沒有出過大差錯。

現在真的老了。短短三段,需要讀一次,消化一次,才能進腦。看著範例,有時還看不懂。莫名其妙之間,吸收的能力就少了。

可是肉體的吸收能力反而大增,吃了一頓肯德基,就好像不肯離開了!!(翻桌

我們沒多說什麽話,專心讀書,不時會交換問題,閒聊什麽的反而沒有。可能有代溝,也可能不苟言笑的印象令人比較深刻,或者我多數擺臭臉;令人不敢靠近?

誰叫我是貓男,喵~= =’’’’

一本書十八課,花了兩個小時,只唸到了十二課,筆記草草,東歪西倒,無論如何就唸不下去了。闔上書,默想一遍,就站起來走走。

「唸完了?」

我搖頭,「唸不下去了。」 窗外一片月明,車子寥寥,樹影和昏暗燈光,婆娑輕輕擺動,沒有蟬鳴,沒有鳥叫,仔細看的話,路上的落葉會不時被風吹走,滾動兩下又停住。

「圖書館要關了,我們走吧。」

我看著(叫小冰好了)小冰的書,訝道:「你才讀到第四課?」小冰靦腆地說:「我讀書很慢,英文也不好。」我才想起一時脫口說了不好的話,就說道:「下個月才考,禮拜五只是模擬,放輕鬆吧,我們還有時間。」

仿佛是錯覺,還是什麽的,小冰聽到了,突然愣了一下。

我不知道我說了什麽讓小冰有這樣的反應。

離開圖書館之後,小冰說:「可以走走嗎?我不想這麽早回家。」我心想,怎麽現在的年輕人都愛四處溜達呢?抑或因爲我是宅男?

經過街區,小冰買了冰淇淋,遞給我:「請你吃,當作你教我的補習費。」我本來就不大吃甜食,而且夜深了,本來就不大吃東西;不過買都買了,就謝萬歲(喂)。

可能吃了甜食,有了能量,小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