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6, 2009

衛生綿的理論

這是T的事,令我感觸頗深。

經過他授權同意,故事將以第一人稱(T:我)為結構,並以T口述而我筆述表達。

[轉讓智慧版權:UCMRST1452]


2009年7月27日星期一23:28:57

下了班,我的眼睛有點乾澀,於是去藥品店買滴眼露,我向來不喜歡以醫護人員的身份隨意向藥品部伸手要免費藥物,故此往外去買;況且在外面買已經佔了便宜,都是醫院的供應商,見了面自然會打折,即使不打,誰呢,誰會計較那麼點零頭,對吧。

這是醫生的悲劇,你的名字總會被遺忘,不知是尊敬還是薄涼,嗨醫生,早安醫生……醫生,這個行業本身也就是一個悲劇,不是嗎,沒有任何一種職業比醫護人員的工作更為敏感,也沒有一種行業的好壞是由全世界人斷定,萬萬不能失敗,一失足成別人恨,而出了主之外,誰能斷定一人生死?我們不過是盡力,彷彿與那高於我們的力量在進行討價還價,這人是否還能救?這人是否有活下去的權利?有,那也是藉著我們的手與有限的能力和知識將談判交涉成功,就是這樣。

我才走進去,元伯,他們都這麼叫他,元伯向我打招呼:“方醫生,你要什麼?”他的鄰居陳伯是我的病人,才四十歲心臟已經搭了兩條橋,才五尺高體重竟然高達89公斤,完全不健康,元伯也是,十點前所有五十歲以上的人原本就該入眠,他卻因為許多因素一直營業到凌晨一點,我也沒有勸他,大家心知肚明,如果有頭髮谁愿做瘌痢,能夠十點睡覺誰要做熊貓?說了也徒惹心酸。

“我需要滴眼露,是那個——”

我話還沒說完,元伯已經離開櫃檯去拿玻璃櫃裡的眼露,是Visine牌,我用很久了。

其實很簡單,我是指我們的心,只要一點點的顧念,微乎其微的關懷,其實就能讓我們的心震動一下,當然,實際上來說,我也跟他買久了,或多或少會有些印象,可是不說一百兩百,這麼多客人的店他能記住一個微小的我使用的小品牌,這方面,是很令人感動的。

我打自心底感動。

元伯將零頭刪去,這是他店鋪長久存活的其中一個手段,十元十一分他會算十元,就連七十五分他都毫不猶豫跳過,三十多年來多少人受惠,即使是一分累積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可是元伯都拍著顧客的手,嚷起來:“你是看不起我還是自己將蠅頭小利看得太重?”一句話得罪自己得罪別人,相互扯平,顧客也不好再開口,這是生活智慧,我一向很佩服。

我也沒跟他多計較,這一方面他不算我的,我們也能用別的方式回饋,不時送些水果什麼的,在這個人漠視人的世界,我們更加需要在己身能力允許的範圍裡打破這個該死沒有知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