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衛生綿的理論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hursday, July 30, 2009 in
這是T的事,令我感觸頗深。

經過他授權同意,故事將以第一人稱(T:我)為結構,並以T口述而我筆述表達。

[轉讓智慧版權:UCMRST1452]


2009年7月27日星期一23:28:57

下了班,我的眼睛有點乾澀,於是去藥品店買滴眼露,我向來不喜歡以醫護人員的身份隨意向藥品部伸手要免費藥物,故此往外去買;況且在外面買已經佔了便宜,都是醫院的供應商,見了面自然會打折,即使不打,誰呢,誰會計較那麼點零頭,對吧。

這是醫生的悲劇,你的名字總會被遺忘,不知是尊敬還是薄涼,嗨醫生,早安醫生……醫生,這個行業本身也就是一個悲劇,不是嗎,沒有任何一種職業比醫護人員的工作更為敏感,也沒有一種行業的好壞是由全世界人斷定,萬萬不能失敗,一失足成別人恨,而出了主之外,誰能斷定一人生死?我們不過是盡力,彷彿與那高於我們的力量在進行討價還價,這人是否還能救?這人是否有活下去的權利?有,那也是藉著我們的手與有限的能力和知識將談判交涉成功,就是這樣。

我才走進去,元伯,他們都這麼叫他,元伯向我打招呼:“方醫生,你要什麼?”他的鄰居陳伯是我的病人,才四十歲心臟已經搭了兩條橋,才五尺高體重竟然高達89公斤,完全不健康,元伯也是,十點前所有五十歲以上的人原本就該入眠,他卻因為許多因素一直營業到凌晨一點,我也沒有勸他,大家心知肚明,如果有頭髮谁愿做瘌痢,能夠十點睡覺誰要做熊貓?說了也徒惹心酸。

“我需要滴眼露,是那個——”

我話還沒說完,元伯已經離開櫃檯去拿玻璃櫃裡的眼露,是Visine牌,我用很久了。

其實很簡單,我是指我們的心,只要一點點的顧念,微乎其微的關懷,其實就能讓我們的心震動一下,當然,實際上來說,我也跟他買久了,或多或少會有些印象,可是不說一百兩百,這麼多客人的店他能記住一個微小的我使用的小品牌,這方面,是很令人感動的。

我打自心底感動。

元伯將零頭刪去,這是他店鋪長久存活的其中一個手段,十元十一分他會算十元,就連七十五分他都毫不猶豫跳過,三十多年來多少人受惠,即使是一分累積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可是元伯都拍著顧客的手,嚷起來:“你是看不起我還是自己將蠅頭小利看得太重?”一句話得罪自己得罪別人,相互扯平,顧客也不好再開口,這是生活智慧,我一向很佩服。

我也沒跟他多計較,這一方面他不算我的,我們也能用別的方式回饋,不時送些水果什麼的,在這個人漠視人的世界,我們更加需要在己身能力允許的範圍裡打破這個該死沒有知識的愚行,關懷了別人,領情固然是好,不領情的就當我們自己社會見識不夠多多磨練一番就好。

我將眼露擱在櫃檯,進入店裡繼續採購,這時就遇到了常常在附近網球場打網球的陳。

他手中拿著兩包衛生綿。

他向我打招呼,衛生綿在那裡晃呀晃,“醫生。”(看,我已經沒有名字可言了。)我前去拍他肩膀,“陳。”他說:“已經很久沒見到你去打網球,膩了?”我笑著說:“實話來說已經沒有新鮮感。你還常常去?”他點頭,眼光回到排列滿滿衛生綿的櫃子上,回我說:“也是越來越少,球類運動需要兩個實力相當的人才能玩。”我笑著說:“壁球不算?”他也笑:“那個不算。”,“實力相當的意思是你已經沒有敵手?”他笑而不答。

我其實有點尷尬,一個大男人在女性非常私密的用品面前徘徊,十分詭異,於是我說:“你慢慢看,我站不慣。”話一出我心底動了一下,糟糕,雖然無心說出來,可是若是聽者有意還以為我在侮辱諷刺他甘願在衛生綿面前一直站著;我又不能馬上道歉,以免他本來沒那麼想,經我一提之後反而多心了。

霎那間,我的身體移動得十分僵硬,心底撲撲跳,做好準備他開口罵我。

幸虧,他並沒多心,反而說:“我知道你不習慣,我卻高興還來不及。”

那一瞬間我腦中閃過很多的疑問,這是什麼意思?再沒有多想的情況下脫口:“有什麼好高興?”

他看著我,說:“你是醫生,我也不好班門弄斧,我們都知道女性使用衛生綿是因為子宮沒有接收任何著床的準備所以內壁瓦解流出經血與死細胞,面臨每一次的經期她們的感想是什麼我不得而知,可是對於一個男人,那可是天大好信息。”

電光石火間,我明白了,我完全明白他要說什麼了。

如他所說,一個女人之所以需要使用衛生綿是因為他沒有懷孕,而對一個青年(陳大學才即將畢業)來說,最怕的就是身邊的女伴某天告訴他自己已經不需衛生綿了,即表示她已懷孕,所以,對陳來說,他女朋友要他買衛生綿就表示沒有懷孕,對他來說,當然是天大好消息。

很多男人連靠近女性用品區都不肯,而陳卻恨不得天天來這裡買衛生綿,我活了二十多年還是首次碰見這麼單純坦白卻又十分複雜的一個理論與行動,陳這小伙子將一個男人自私、薄情、只顧自己、貪圖肉體卻不肯負責的惡劣心態表現得清晰明朗,再也沒有任何舉止能比他更甚。

還有,這個舉動也揭示了他和女伴(我甚至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他的女朋友,還是“普通朋友”,呵)發生性行為時做了一件非常不可取的事情——不使用安全套。

如果使用安全套,心裡的負擔少了一半,就比較不會在意女伴赤裸裸面臨是否懷孕的重大抨擊;不必福爾莫斯在生或雅各偵探上身(多謝捧場),我也有把握推理的與事實不會相差太遠,他肯定是進行不安全的性行為。

我沒有道破,也沒有給他什麼臉色看,我沒有立場,他至多只是沒有用安全套,以前的我?哈哈哈!

然而現在是不同了,我也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也在身邊多人的熏陶下走向大家都認可的中庸之道,我並不反對婚前性行為,如我所說我實在沒有資格反對,可是安全的性行為實在是對己對彼都有利,他的舉止實在值得提醒,不過,不是我提醒,真的不能是我。

儘管如此,我還是學到了,這一門精彩的哲學:男人與衛生綿應該是最佳好朋友。

若是有念社會系或人文系的不妨可以以此命題,不怕沒有好成績,多麼令人讚嘆的一門學問。

三人行必有我師,真是真實中的真實。

--------------------------------------

T將故事說完有一時的沉默,我也是。

女生到底有否想過這個陳殷勤替她購買衛生綿的真正想法是什麼?還是聽到男友不顧別人目光肯替她買如此貼身私人的物品,早已經陶醉的快融化?

她以為他愛她才這麼做,他也以為他愛她所以這麼做,所以到頭來還是“他“愛“她”。既然如此,也不需要多說什麼,活在世上不就是要愛或者被愛嗎?

這世界的確默默地轉變成一種我們再也不容易進入的領域,以前醒來時可能會驚問:“你是誰?”,然而現在似乎已經變成醒來時驚問:“你們是誰?”——或者,連驚問都不會,一切處之泰然。

太沉重了。

2 Comments


將是會滿有趣的理論~但是身為女生~除非獨自一人住在國外生重病加上女性朋友都沒空時, 才有可能拜託男朋友吧...不過應該機率不大~不會想要做這種請託~就有如帶男友逛內衣區一樣~應該是我不會做的事情~

女性的最佳好朋友會是誰呢?...算了~Je ne vais pas me casser la tete a cause de cela~Haha~


Je ne vais pas me casser la tete a cause de cela?

Ting Ting 小姐好可怕,可是女性最好的朋友我知道,就是震動器。LMAO!


JQ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