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5, 2012

那我要站在什麽角度啊!!

基本上,大家應該都知道我目前正在讀經濟。爲什麽要讀經濟,原因其實很奇怪,是因爲一群人說經濟很難讀,而且讀了前途茫茫,社會出路又大概只有那些,未來的方向和現在的代價有鴻溝,所以都放棄,不了了之了。

所以我就想讀來看看,是有多難呢?

每週二週五上課,目前進展還算可以,對沒有經濟基礎的我還算能大致明白。

何況我有另一個好老師。

這幾天心情十分低沉(應該都知道爲什麽……),眼睛又很酸澀疼痛,到了班上看了白板十分不清晰,想說閉目養神一下好了,結果……我睡着了。

當我醒來,已經是下課時間。我驚得跳起來,老師(叫他蘇先生)笑眯眯的看著我。自小被母親教導要尊重老師的我,這無疑是極度的罪過,我急忙到錢。蘇先生笑道:「怎麽,上班很辛苦?」,「體力有點吃不消,實在很對不起」,「沒關係,是你的話我還沒那麽擔心。」

我最怕老師說這種話。這樣你會對我有期望,你希望我考好成績來幫你宣傳,可是老師,我沒辦法,你的期望對我來説是種停滯不前的摩擦力,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

現在的我非常脆弱,眼睛酸澀,然後承擔不起壓力,然後不想從某個時間點裏出來。

不僅你,所有人,可以不要對我有期望嗎?

「老師,在我沒出席的那兩課裏,有沒有什麽重要的東西要我記住?」 蘇先生指點了幾句,跟我念的差不多所以沒放在心上。漸漸開始閒聊。「你白天在從事會計或經濟類的工作嗎?」,「噢不,我完全沒有經濟的基礎,所以我很常問一些很奇怪/理所當然的問題,還請你諒解」,「那你的資歷是?」,「大學畢業」,「大學裏念什麽呢?」

我在大學念什麽呢?所有認識我的人應該都能幫我回答。

「心理學。」

蘇先生聼了笑道:「咦,我堂哥也是念這個,他自澳洲畢業。」

才說到他,那個所謂的堂哥就敲門進來了。

要不是自己經歷,我絕對會以爲對方只是瞎編。

哪有這麽巧的事情?!

「來,容我介紹。這是我堂哥艾瑞克蘇;這是我學生但以理。他和你一樣也是念心理學。」

這原本只是一個很正常的社交場景,爲什麽總要變調呢?

「我念的是兩性關係心理,你是?」,「比較偏向大腦神經學和微表情」,「哦那個,非常複雜!你覺得心理學如何?」,一塊楓糖巧克力粉佈朗尼,「的確是有一些難度,有時候要咬牙切齒的過(尤其是你要溫書但是你心理學教授在吸吮你脖子的時候),你認爲呢?」

那個艾瑞克先生哈哈大笑:「沒錯沒錯!老師說我大學一二年級的時候簡直游走在被踢掉的慘況,一直到有一次我有個朋友送我一本書,如小説尺寸般厚,裏面輕鬆地教我們如何…

20120129 日本東京都游第一日

Image
這幾天精神萎靡不振,眼睛有點痛。十分敏感,聽到一些敏感字如日本、壽司、旅行、冷熱、雪,心裏都會很用力的揪一下,什麽都還來不及想眼睛就先濕了。

我知道跟人説話心情會比較好,可是一看到人,又不想説話,十分矛盾我知道,我也沒辦法。查爾斯知道緣由,也不說什麽,心想也是,你要他說什麽好呢,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說什麽安慰的詞好。就自生自滅一陣子,自然會好的,去年的臺灣行不也是一樣嗎,呵。

開始整理照片,心裏更是痛得不可方物。原來,我第一張照片是W,最後一張也是W。而中間的一切照片,幾乎每十張就會有一張是W。我不由喊出來,潛意識啊,你是想幹什麽嗎?!要說直接說嘛,爲什麽非得讓我自己發現呢!

怕再一段時間我會忘記,儘管逐字逐句細細回思還是疼痛不堪,但還是嘗試開始吧……

行程一開始是很歡樂的。

話説29號,即星期日,我一大早醒來,準備好所有的東西就到了機場。一大早的機場裏有許多人,我還在奇怪,後來聼得他們的説話,發現原來都是在首都吉隆坡念書的學生從這裡準備回去上課,飛機上都是年輕的獵……嗯……學生,他們如早上六七點的太陽,朝氣蓬勃,精力充沛,相較之下已經老了。

他們都是199X年的孩子呢,我們是198X,第一眼看下去就注定已經老了十歲。

我必須先從小機場到國際機場,所以要搭兩次航班。這次的來回都是坐在走道旁邊,而且知道自己幾乎要在飛機上一整天,我強迫自己睡覺。可是大家都坐過飛機上的椅子,它不能調整太下,大概傾斜十度十五度,頭不能碰頭,頸不能墊頸;像我這種睡很厚枕頭的人最怕頸項空空,完全不踏實,根本無法入睡。

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大學生,他個子瘦長,戴眼鏡,穿布衣牛仔褲,頭髮旁邊很短,前後很長,他睡得頗牢,到了半途頭顱就壓在我肩膀上,渾然不覺。輕輕地他醒來,慌忙坐直,「對不起,失禮了。」他聲音不好聼,我也沒說什麽。後來他又睡了,我從椅子上抽出雜誌,放在肩膀上,他就這麽牢靠的躺下去。

我突然萌生是不是要向他收錢的念頭。你知道,這樣也是一種服務嘛。

有空姐過來,看到我們,只是微笑。她心裏在想什麽我也不是不知道,算了。

大學生又醒來,看到雜誌傻眼,我不由笑出來。他一臉靦腆,有些尷尬,我笑說:「沒關係,我叫但以理,你是學生?」,「我叫維特」,「那是勝利的意思」,「但以理,哈利波特的男主角也叫但以理。」,「喜歡哈利波特?」,「很喜歡」,「哪個部份?」,「殺戮咒Avada Kedavra,它其實是從我們小時候就很熟知的阿卜…

陣陣的憂愁和想逃避一切的衝動

我和W昨日從日本回來了~

原本是想說馬上推出熱烘烘的旅行文,可是對不起……我完全失敗了囧

照片在那裏我知道,影片在那裏我知道,戰利品(沒有我的)在那裏我知道,一切都在那裏。

也包含了W和我不得不各自回家的回憶在裏面。或許我是白痴,或許我是笨蛋,或許我呆,這原本應該是一場開心快樂的兩人第一次一起去他國旅行,然而想到又要回復以前的樣子,轉眼間的種種仿佛如夢。早知道是這樣,如夢一場,我還是鼓起勇氣答應了行程,結果一切同自己意料一般,還是落到了肝腸寸斷,仿佛身上有撕裂傷,輕輕一碰,眼淚不停的掉。

想到了情人節,已經十分緊迫,又擔心趕不出我想的東西給心愛的人,又是一陣情緒的翻騰,肌肉都控制不住,就是一直落下,完全無法自己。

給我一點時間吧,終究要從這麽美好的時間/記憶裏出來本來就是很殘酷的一件事。

不過我會好好振作,究竟還有生活要過。

下次送上好物,盡情觀賞(?)

我愛你

當然還有你。




ps:一趟旅行下來瘦了5公斤,W胖了3公斤,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