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3, 2012

Eve 之謀略

Image
經過了兩個禮拜多的準備,安安終于踏出該踏出的步:向(叫小室好了)告白。

本來計劃是年尾倒數時才做,可是我想了想,這種事情太多人做,沒什麽意思。而且又追著所謂末日的熱潮(?),就有了以下的準備。

「……所以怎樣?」我重新整理了所做好的準備,做了些許修改,大計已定。

小室不久就來了,看見我和安安在一處,有一點訝異。

「這是小室,這是但以理。」安安介紹。

小室第一次聼過我,我頗欣賞。這代表安安在小室面前從來沒有提過我,意思是不重要,不洩露,全然防備,保證一點資訊都不會溜出去。

非常好。

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安安表示要帶小室去派對。

我拒絕了,當然,計劃已經開始,怎麽可以湊合進去?我只是一個外人罷了。

計劃是這樣的:天時+地利+人和

在派對裏,安安會和小室見一些朋友,彼此介紹玩樂跳舞吃東西,酒過三巡,大家懞醉的時候,他們忽虧彼此都是孤家寡人單身一個,只有安安帶小室出場,是不是有什麽關係?

安安這時就要做無聲的表示。棒子交到小室手上,反應只有兩個:

1. 他們只是朋友關係
2. 好像還可以有一點點別的關係

然後他們就開始砲轟小室,詢問喜歡對象的條件,然後暗示各種安安的條件,是否可以接受;並且還要全盤否認曖昧/無謂的條件如:舒服(我都還沒摸你,你舒服什麽)、陽光(去看太陽啦你)、五官端正(你是看到誰有六官的?)……諸如此類說了等於沒說的東西。反應只有兩個:

1. 安安的條件都接受
2. 安安不符合條件

這就是天時。一開始就不接受,就沒必要繼續了。

接著玩遊戲,灌醉活動開始,這時安安就要辛苦一些。反應只有兩個:

1. 幫輸遊戲的小室擋酒
2. 幫朋友擋酒

後來場面熱哄,大家略有酒意,話題又回到交往對象身上,開始打獵,搜尋派對裏面的獵物,開始細説批評,然後一個一個慢慢離場。

當時就要看地利,派對裏面當然也有人開始尋找獵物,很自然都會找到安安(這是毋庸置疑的),安安就要準備答應別人的邀約或拒絕別人的邀約;可是又要進入灰色的沉默領域,那時棒子又交到小室手裏。反應只有兩個:

1. 小室答應讓安安去跟別人玩
2. 遲疑的決定

如果是1,那就自己玩吧!

如果是2,那基本上,計劃已經完成一半。

所以假設答案是2……其實何必需要假設?(笑)安安就會留下來跟小室一起,棒子又交囘安安手上,去做那些印象深刻、嘩衆取寵、撩人心緒的事情。

後來差不多十一點半,大家都會開始注意到數時間將至,而且前面也開始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