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 2011

如何買手錶

我認為這個題目是有必要的。

很多人,包括我,都有一段想要買手錶的時刻,可是倉促間不知道要買什麼表,例如我。可能只有我這麼認為或者這麼經歷過,所以我認為有必要提出自己的看法,因為我認識很多人,他們是肯砸大把金錢去買一支表的人,我自覺那些人的意見並不是我們這種平民百姓能接受的:我們沒那麼有錢,或者我們也沒有那樣的價值觀。

要買手錶時,有幾件事要做考量,解決了之後才去買表不遲。

第一,是必要性。

在日常生活中,你有沒有必要需要佩戴手錶?我們且回到手錶的最原本需求,那就是看時間。現在科技日新月異,新gadget (我不知道中文叫什麼)以洪水般的速度推出來。 iPhone、手機、相機、大小電腦,甚至是太陽眼鏡(德國+日本製造……柯南?!),都有時間和萬年曆的設定功能,何時何地都能看時間,所以佩戴手錶的必要會大幅減少。

可是但以理我是百分百鄉下人(?),所以我並不是、也不想活在時代潮流的尖端,有古墓的話我早鑽進去了哪會輪到楊過小龍女?於是乎,我的日常生活裡面非常少接觸這些工具,或者使用他們的時候我也已經mind set(我也不知道怎麼翻譯這句)只是單純性使用它們作它們的功能。電腦就是上網聽歌看戲打麻將寫東西,手機就是簡訊、電話、行程表、小遊戲、拍照;相機……我上次用是什麼時候都忘記了。

我有工作,而且有大小聚集要參與,又是很注重時間的人,所以我有必要隨時知道現在幾點,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而在不會使用上述工具來看時間的我來說,手錶就是必要的。

第二,生活

在日常生活中,你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學生、大學生、新社會人士、白領、藍領、沒有領(Oops!)、熟年、中年、退休人士?不一樣的生活階段有不一樣的生活方式。

跟隨第一條往下走,如果有必要佩戴手錶,生活也很重要。學生需要盯緊時間趕課程作業報告,然而在經濟能力有限(貴族下一代、獨生子和狗不算)之下,就不需要太好的手錶。盤面清晰、有夜光塗料供晚間讀取,款式越簡單越好。

而簡單款式為玻璃鏡面、平滑表面(有些手錶鏡面有花紋)、金屬或塑膠環帶(皮革錶帶流汗了會臭,不適合多動的學生)、薄手錶體(太厚在年輕人手上看起來突兀)、1-2米防水功能(這非常重要!),這樣就已經很好。簡單來說,學生最好是買黑色塑膠大盤面電子表,時分秒清清楚楚非常適合學生生活。

新社會人士才剛畢業,除了家長給予的些許資金外幾乎沒有積蓄,找表還是需要以價值為第一考量,可是又不能以學生水準來評核…

去吉隆坡的三天……詭異(2)

“是你!”

“嗨,好久不見。”

阿裂看著她,又看著我,輕輕咳一聲。

我忙道:“啊……這位是我朋友阿裂,這位是……麗蓮。”

Meus entura sieto msykro antu shsy!

如果我有魔法棒在手就好了。

他們兩人握手,她問:“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我們兩個難兄難弟正飽暖思淫欲而慾火焚身想攔街抓人拖到隱秘處打算來個雙龍入洞給對方教訓說我以後不敢亂出門了,我這個樣子出去會被別人怎樣,嗚嗚……

“來玩。你怎麼會來到這遊客區?”

“我有朋友來訪,她找洗手間,我在遠處看到默想是你還以為眼花,就過來查證,沒想到果然是你!”

我有問你那麼多嗎?

“怎麼就你一個人,男朋友呢?”

麗蓮搖頭:“我沒找他,你們有什麼計劃?”

計劃?噢,我跟阿裂準備後天訂婚然後在電影院裡面證婚接著買一座墳場做新家,打算生兩個男兩個女,一個送哈佛勾引校長,一個送耶魯勾引清潔工,一個送理工學院製造戰亂,一個送到你家做宅男然後趁你男朋友不在就強施暴亂看到你掙扎的時候冷笑邊拿出剪刀: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老實嘛看你興奮得顫抖,我就給你玩更好玩的於是將剪刀深入嘴巴里面咔嚓一聲剪掉喉嚨口的上顎肉囊……

計劃咧!

“帶我朋友走一走,他第一次來這裡。”

麗蓮訝異:“他是第一次?!”

我看著麗蓮耳朵旁邊的處女茸毛,心想閣下有資格說別人是第一次嗎?

天突然滴滴答答下起雨來。 呵,如果這時候有人騎著小綿羊卟卟摩托車赤裸上身邊唱“今天~不~~回家!”呼嘯而過,我就死而無憾了。

“下雨了,你先走吧。” 麗蓮點頭:“那下次見。”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要!!

我甚至在想以後不要來吉隆坡了。

我們躲在街道內,阿裂拍掉肩膀上和手臂上的雨水,說道:“那個女生是誰?”,“不認識。”,“不認識?!”,“我不想認定我認識她好嗎?”,“不會是你前女朋友吧……”

我瞪他一眼:“34D以下不算女人。”

“很ok呀,看過去很標致,也算長得好看。”

“你瞎了嗎!還是你中降頭了!”

“你眼光不要這麼高啦!拜託!這樣你會孤寡一輩子。”

“切,我又不是沒人要。”

“最好是啦。”

我由衷的迷惑,“你從頭到尾一直在稱讚她,為什麼?”

“問你吧,你從頭到尾好像不爽她,幹嗎?”

那就是一個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的故事了。

茨廠街,我再說,是一個非常衝突的街道,也是知名遊客區,那裡販賣各種你知道,甚至是你不知道的東西:打火機、計算機、大把大把的衣服和大批大批的手錶、旅行包、大行李、女生飾品、水果、糖炒栗…

去吉隆坡的三天……詭異(1)

廉價航空,或稱亞洲航空。因為申辦了一張與花旗銀行合作的航空信用卡,機緣巧合之下我成功得到三日遊免費機票三張(明明是看準了機票才申請卡的)。結賬時被阿裂看到(我家最近的網路來經期,狀態不好,於是用他家電腦),他叫道:“我要去!我要去!”,“哦。”阿裂大樂,從我手上搶過申請單,我又馬上奪回來,“幹什麼!”阿裂叫道:“你不是答應了?”

我這才明白他的意思,於是忙上說:“孩子,你想太多了。請自己付費,這是給我家人的。”阿裂悻悻然走開。

這傢伙,手指夾門之仇還沒報呢,還敢跟我討機票!

可是也不知道他走什麼運,娘一天進門,說:“馬來西亞航空和我們公司合作,員工抽獎,我得到一張雙人免費機票!”

現在大家都喜歡送機票嗎?!是怎樣!

所以爹娘他們坐好飛機,我這邊空出兩張機票,只好傳簡訊給阿裂。

才一會兒,他簡訊就飛來了,彷彿二十四小時盯著手機看似的。見他開心成那個樣子,我不由問道:“你該不會沒去過首都吧。”阿裂傻孜孜地說道:“當然沒有!對了,你這樣給我免費總覺得欠你人情(你欠我一輩子),你還是給我一個價錢吧,半價好了。”

滔滔不絕,話都被你說完了。

然後我在那一段時間內是忙得不可開交,於是有些忘記機票的事。後來在閒聊中,突然聽得本暄在電話裡頭說道:“我們還是參加下一次的好了,臨時訂機票很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