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9, 2009

學中文

照著必然趨勢,中文日漸重要,到如今已經不乏純正洋人說寫流利中文,回英一趟發現小學生多了一本學中文小冊子,一問之下,中文竟與英法編為正課了。

問他們意見如何,許多學生都不喜歡:英文錯字只要寫兩遍,中文錯字要寫一面,聽得我笑出淚來。

從書局買了一本學中文小冊子,發現裡面不教單字量詞,而是成語名句如亡羊補牢未為遲也是Never too late to mend,三思而後行是Look before you leap,Like father like son有其父必有其子;還有,Early to bed and early to rise makes a man healthy, wealthy and wise,越看我笑得越大聲。

是,從小就知道東方人有種恐怖的力量,排行榜上前十名必定有三四個華人,其中多數又是女生,大約從此等排行看得出未來的走向。

不過學中文並非學英法意葡那般簡單,字句刁鑽,刻薄,討人厭,無天份者學一輩子可能不過略同會話,不知道什麼叫床前明月光,也不懂何謂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不過別小覷現代年輕人,不少金發璧眼兒能捧著紅樓水滸西游資治通鑑與另一個璧眼兒認真商量語法與心得,成就甚至超過許多華人,某友人本身是道地洋人,卻拿著大學中文文憑在德州教美國人與一些移民華人中文,看起來十分滑稽,仔細思考會替華人悲哀。

若是選擇,寧願完全不會。

中文太虛偽了。

有什麼好算的

有個長輩拉我去陪她算命。

那個算命先生跟電視里或書上說的都不像,哪裡會老,哪裡會瘦?一個個像陶器娃娃一樣面白頰紅,哪裡會窮哪裡會苦,他天花板的那座水晶燈可能是一個銀行出納的半年薪水。

我沒有仔細聽那個胖子,不,算命先生對那位長輩說了什麼,我的眼睛只留在他書櫃上一本藍色硬皮書,輕輕抽出來一看,不禁打自心底笑出來。

好聽的話與不好聽的話上集,by一個張三李四。

是是是,他需要這本書,如果能夠,可以去買沙沙拉傑的“讓人聽你說話”或者“星座與你的荷包”上中下版,若要轟動世界,沙沙拉傑有部“三個問題的法則”,他X的,教宗都要親你的腳趾。

呸。

聽過沙沙拉傑的麻將算命法沒有?我來告訴你。

留意。

世上只有一種人,那個名叫魯肅的中國人稱這等人為普通人,那還算客氣了,京沙法說那群人叫其他,觀點在他著作中清晰可見,女主角凱斯洛琳奪過槍,堅毅地說她要同比斯亞尼生活,他們只盼擁有對方,寧棄“其他”,這個其他在語法看來甚至包括他父親,哇。

普通人中再分為十層,那是你,你的同輩,你的老闆,你老闆的老闆,你老闆的老闆的老闆,以此類推,到了你老闆的老闆的老闆的老闆的老闆的老闆的老 闆的老闆的老闆的老闆時,那個他,可能有一天他跟太太吵架後來到公司,要大家感受他的心情,於是他按下鈴,“開會,我要裁員。”到時數以千計的普通人在他 一句話下拿著一個紙箱回家。

回家幹什麼?回家吃自己啦。

在那十層裡面,你與我是最低一層,剛從學院出來,儘管有百個博士學位也抵不過一個人際關係,你能進入公司的原因不過是你家長與其中某人有交情,人 夾人緣,你就進去了,一進去大家客客氣氣,某某某的孩子嘛,啊,一表人才,學識淵博,不是玉樹臨風就是絕代美嬌,做錯事,誒誒欸,沒關係,人有失蹄,馬有 錯手,下一次注意一點好了,嘻嘻哈哈,一年半載過去。

牌局就開始了。

頭三十六圈,時間小姐剛開始沒技巧,打得慢,坐在她上家的身體老哥累得半死,不住說,喂喂,你在等警察上門?總是要她打快一點,慢吞吞的氣死 人,時間小姐慢慢上手,一人一牌剛剛好,輪到命運阿伯與緣份女士吵架,他丟個三條,緣份女士馬上喊碰,他丟一粒,她又碰,大吵起來,時間小姐和身體老哥樂 得看戲,那段時間最美妙;一個男生看上一個女生,都年輕健康,時間很多,多到可以躺在地上看星星,膩在一起,管他白天黑夜。

後來命運阿伯發火,扣住好牌頻頻打冷張,緣份女士無聊得發慌,開始平淡下來,不小心胡錯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