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6, 2009

新吉他總得配一首新歌

銀行做到了業績,所以每個同事有錢分,這大概是今年難得的一件喜事。

拿到錢之後,我做了一件我想做很久的事:買一把新吉他,然後把舊的那把......嗯,跳過。

新的東西都不大順手,總有缺點,總得挑剔一兩下才肯放他走,阿筆2世也不過剛剛和我達成一些小協議,漸漸適應彼此吧。

吉他音色不錯,我相信我眼光還不錯(耳光吧),你認為呢?

密碼提示:歌曲原唱 Bill _ _ _ _ _ _ _

Ain't No Sunshine

你有問題還是我

我實在忍不住回想,每一次想到了還是要毛骨悚然,心有餘悸一番,久久不能散去。

起先是我遇到一個男人。

帥哥這個定義非常廣泛,有人說個高就很帥,有人是看臉蛋,有人只看腹肌,有人看鼻子,有人只計較有痘還是沒痘。我遇到的這個男人對這個年代的女孩來說只是普通貨色,可是對我來說他是一個帥哥。

他沒有亮眼髮型,沒有運動員般的身高,身材中等,絕不可能有任何肌肉線條,也沒有漫畫人物般的電眼與濃眉,臉上坑坑疤疤,暗瘡痘痘什麼都來,可是他給人一種沉穩的味道,彷彿任何事交到他手上他會微微點頭,然後按著你的肩膀說:“放心,交給我妥當”的那種信賴感,這,才叫帥哥。

他大約三十出頭的年紀,照他走路的方式來看,他是單身,絕對沒有小孩。

從一間國際股票投資銀行出來,身上戴著員工名牌,西裝白襯衫,看起來頗有精神,沉默寡言。我對他有好感,所以和他迎面走過的時候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擦肩而過的時候,我淡淡地吸一口氣,他身上沒有古龍水味,感謝主!

就在一切好得不像樣的時候,這件事就把我拉回這殘酷狗咬狗希望絕滅無法輪迴死不超生的悲慘世界裡面。

他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非常激烈的節奏,一個女生興奮地唱著:

Blossom, commander and the leader,
Bubbles, she is the joy and the laughter,
Buttercup, she's the toughest fighter ,
Powerpuffs save the day...

我當場傻住!

你有種!

在這個世界不能更加絕望的時候,你還能再令我失望加震驚!你有本事!強!絕!厲害!

他毫不在意地拿起手機,不知道和誰聊了起來,我已經震驚到忘記他聲音音質如何,而是奮不顧身逃離現場。

不跑才怪!

一個男人,一個這麼沉穩有型,走路都令人安心的大男人,你——

你怎麼有辦法把自己跟powerpuff girls糾纏在一起?哈咯,沒發燒吧!

每次響起來的時候不會有人向你投注異樣的眼光嗎?是誰幫你下載這個鈴聲?是你嗎?你女朋友?你侄女?你——你自己? !

為什麼?你不是同性戀、也不可能是宅男,又沒有小孩,西裝的料子也說出你品味是很大人的,為什麼?為什麼!你喜歡腦袋露出來的猴子?你喜歡化學物X?你喜歡那個市長?還是你喜歡那個永遠沒有臉的大波霸秘書(有可能)

沒有人告訴過你他們覺得你一個大男人拿這麼幼稚小孩子氣的鈴聲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