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 2011

又是你!

我簡直不敢相信地盯著熒幕看。

我的直系上司傳了電郵給我,副檔給老闆和秘書(查爾斯升級了),如果只傳給我一個,我會直接把它當笑話,不過顯然不是。

我按兵不動,繼續看小說。

上早朝(開會啦)時,老闆果然開口,“各位,今天有兩名稽核員要來做去年末季的稽查。 ”

大家嘩然,“又來?!” 討厭死了。

羅拉撥弄頭髮,“這樣我們很難工作,他們問東問西的,影響我服務顧客。”

老闆又用他那套勸世的口吻娓娓道來:“羅拉你這麼說就有出入,稽核員不定時來稽查就是為了讓我們的運作能一直維持在正確的軌道上,他們不是來找麻煩……”

Yeah, yeah, whatever

“還有,這次是兩個人。”

“啊?!” 再一聲嘩然。

我索性閉上眼睛,靜靜喝我的飲料。

“照班機來看,他們兩點三十五分就會到達,再加一個小時來市區車程,第一天就過去了,銀行三點四十五分關門嘛。我怎麼嗅到酒的味道?但以理,你在喝什麼? ”

“葡萄汁。”

我們都不是坦白人。

我又沒撒謊,原料本來就是葡萄。

還有,我敬愛的老闆,你鼻子越來越靈敏了喲,來,右手~左手~乖孩子~

“你們得警惕,還有盡量幫忙,可是他們問什麼你不確定的事,告訴他們稍等之後再給答案,尤其是你們這幾個新手……”他看著我、查爾斯和羅拉,“有些你們現在做的事不一定是正確的,如影印顧客資料多了就丟在那里或揉了丟掉,可是正確的方法應該是拿去碎紙機絞碎。 ” 經理就是經理,永遠會給你一些冠冕堂皇卻永不可行的廢物發言。

碎紙機在二樓,房間在底樓,誰會為了毀滅一張紙爬兩層樓?

蠢貨!

“知道嗎?”

“知道了。”

“我還是一直嗅到酒的味道,奇怪,你們用了什麼奇怪的香水/克隆水嗎?”

羅拉搖頭,“沒有呀,我用的是ELLE的茉莉味。”

幾個女同事也搖頭。

查爾斯也搖頭,“我用的是香蕉共和國克隆,是沉香,不走動是聞不到的。”

他們看我。

“我一直認為會用香水的男人是心理變態的娘娘腔。”

查爾斯怪叫,“什麼!”

老闆打圓場(誰需要你幫忙),“但以理鼻子敏感,從不用香水,不會是他。”

全世界唯一能配稱作香水的只有香奈兒第五度梔子花香水。

“大概是我鼻子出毛病了。”

是嗎,老闆,你確定不是你整個人都是毛病?你就是毛病!

他們來得非常準時,一男一女,來了就和迎上來的老闆打招呼(果然鼻子很靈敏),後來就叫到他房內啃骨……聊天。

那時我午餐時間,所以就關上門當不知道,後來查爾斯敲門,我直接拿起白紙在上面寫:“說我在講電話,待會兒過去。” 查爾斯點頭離開。

後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