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4, 2012

趁早與配角

昨天聽到了一首名叫趁早的歌,仿佛是張惠妹唱的。她中人之姿,聲音卻是嘹亮。她唱說:「我可以永遠笑著扮演你的配角,在你的背後自己煎熬,如果你不想要,想別戀要趁早,就算渴望你的擁抱,忘了就好……」反覆咀嚼,格外悵然。

幾乎擧雙手贊同,是,就是這樣。我可以笑著扮演你的配角,大量付出,儘管内心蹇澀淡冕,也只會在你的背後自己煎熬,如果你不想要,還說什麽?只好戴上面具笑著送離。 務必要做到最好最溫柔最體貼。

起碼面對離開之際,能坦然無愧地說:「我對你仁至義盡,良心上完全對得起你,大量付出,你要走我也不強留,你要留我也已經不能給你更多,請自便。再見再見,不送不送。」

對得起就代表我給你足夠快樂。愛是快樂的,如果你做了什麽事情對方會快樂,何不呢?快樂是這麽奢侈的事情,也是最好的事情。你買名牌包包我不覺得快樂,那幾千塊也就付諸流水了。快樂是很簡單的事,躺在河堤旁的青草地上,用臉迎接落雪,一根冰棒分著吃,到畫廊看畫嘲笑莫内不敢畫星星,你切菜我煮肉弄一盤肉醬意大利麵……這樣就很快樂了。

愛的至高境界就是容許對方追求快樂,而且愛一個人,就愛一輩子,大前提是不包括一定要擁有對方。

當然,心内的感傷、疼痛、撕裂、不甘、憤慨、哀怨、斷腸、死意,統統得壓抑下去;儘管眼冒金星,天地旋轉,找個椅子坐,輕輕對同事說:「昨天那部電影還不錯……」

一刀兩斷是很難看的一件事。我躊躇。當然可以在背後自己煎熬,也可以七情上臉,潑婦駡街:「你這個混球/禽獸/畜牲/陽痿/〇蛋,我給你那麽多,你給過我什麽?根本不希望你加倍還我,你卻連公平對待都不能夠!我是瞎了〇眼,鬼迷心竅……」劈里啪啦。

多麽醜陋。 就算這麽嘔心瀝血,罵技高超,卻已經帶不囘任何感情,挽留不了離別,卻連尊嚴也沒了,賠了夫人又折兵,不止可憐,還會被看不起。失去親愛已經夠可憐,何必還要罵給別人聼,讓自己的虛弱照顯全世界,自己加自己一刀?

如E所說:「我並不是不傷痛,可是就算給你看見我那麽痛,你或許會一時心軟留下,不過留下來的那個名叫同情,已經不是愛了。總有一天,會愛上別人,還是要走的。又何必多難過呢?」那時聼了只覺哀傷,現在思考,事實是如此。

——可是我真的不夠勇敢,總為你忐忑為你心軟,畢竟相愛一場,不要誰心裡帶著傷。

聽到這句我背脊發涼,怎麽能寫出這東西來,是陸地神仙嗎?!(帶走…)

可是我辦不到,我就是會為你忐忑為你心軟。畢竟相愛一場,不是一朝一夕,過程已經無限付出,幾乎吐…

沙巴の出差(下)

Image
我其實很晚才睡,可是極早醒來。我一向會認床,所以頭一天都幾乎不大能睡。再加上我是那種一醒來就不可能再睡下去的苦命人(我歹命啊~),就認命的起來。看著床邊的他,還在呼呼大睡,於是輕手拈腳,梳洗準備下樓。



樓下大廳只有四個人。櫃檯一個,保安一個,清潔女工和我。我向他們打招呼,他們也樂意跟我説話。「你非常早。」,「我想看太陽(其實是我不想看太陽)」,「我昨日看見你們一整批人來,是銀行的尾牙?」 我看著他微笑,對我們是尾牙,對我老闆是夢魘,不過何必解釋這麽多?「是啊」,「在銀行上班福利這麽好」,「見仁見智」,「對這裡有什麽看法?」


沒有wifi也沒有LAN,我會稱讚你嗎?「十分祥和,風和日麗」,那保安叔叔笑了:「太陽都還沒出來,風和什麽日麗?」,「昨天挺風和日麗,哈哈。」 聊到一半,保安的對講機響起,「準備出入口,謝謝,我們現在過去。」 我聼了不由大奇,「這麽早有任務?!」

沒想到保安突然露出神秘微笑,「接下來有十分奇妙的事,你這輩子不會看到幾次。」 我看著他,揚眉,什麽?什麽?你要結婚?


後來,我怔住了。

真的,一輩子,不會有幾次,甚至很可能就是這麽一次啊!

人生會有幾次看到酒店人員在準備早餐?那不是個人份早餐,而是自助式早餐。不知要怎麽形容,但是如那句話所說:「數大便是美」,當你看到他們五六人整齊的推著運車將上百的碗盤和食物一道一道擺上市,誰都會感動。

尤其是一個小女生,她只有左耳戴耳環,是一個廉價的鋼缐綁成五朵花辦中間用黃色的串珠勾起來的小花型耳環。我所指的當然不是那個可能不到一元的耳環,而是她的態度。她是負責在一個白色大碗裏面擺蘋果。這是一道再簡單不過的手續,可是她第一次擺了不滿意拿走,再擺,又不滿意,再拿走;重復做了四次,才真正滿意。

她在蘋果盤的旁邊擺柑橘,也是同樣的做了五六次才滿意。


若不是看到這一幕,我應該永不會相信擺在那邊的水果是這麽的被付出心血。實際上來説,那根本是一件沒有必要這麽做的事,就算做得再好再棒也不會有人稱讚或被人注意:曡水果嘛!誰不會?但是在這麽小的一件事上如此認真,那就顯示出自我的期許和内心的標準。

說句難聽的,她只是一個擺早餐的人工,絕對不會有什麽精彩的學業/生活,可是她也不以自己卑微的工作為恥,反而傾訴自己的期許和標準在工作上,哪怕只是擺水果。在簡單的事情内,這小妹妹標示出昂高的態度。

是,就是態度。

這就是莊子所說的盡其本步而遊於自得之場。做自己能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