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9, 2012

詩人漫步

Image
電話來。

「你在幹嗎?」

「打情駡俏。」

「你有新對象了?」

「我有說嗎?」

「那……是W?」

我心想,你現在在幹什麽,在那裏好像玩話家常,裏面又帶試探,而且有故意裝傻說一個錯誤的試探抛磚引玉讓人更正,好說出你真正想要的情報。

是,在別人面前可能行得通,大家都會玩試探,抛一個磚,引一堆玉。

只是,我能做得更好。

「我給你一個機會再説一次。」

「對不起。」知道造次了,孺子可教。

「深夜,有什麽事嗎?」

「你有看到一首音樂影帶叫詩人漫步嗎?」

「林依晨很漂亮。」

「還有呢?」

「蔡依林歌聲轉佳。」

「還有呢?」

「布景擺得不錯。」

「還有呢?」

「歌詞普普。」

「還有呢?」

「沒有了。」

一陣靜默。我卻笑了出來,破功了,可惜。

明顯松了一口氣,就怪人:「你明知道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我當然知道你要聼什麽,但是我沒有必要滿足你,是不是:P

「那你覺得怎樣?」

「我討厭奇怪的髮型。」

「沒辦法,不是我想要的,這是工作。」

「頭髮又太長,妝太濃。」

「才沒有化濃妝!」

「你要我放大然後我們仔細討論嗎?」

「那個只是遮瑕,蓋斑!」

「老人斑。」

「你非得那麽跟我針鋒相對就是了。」

「你比我老,事實。」

「我才大你一歲!不是老!」

「你吃的鹽比我吃的飯要多。」

「全世界哪一個人不是!!」 一聲怪叫。

「又乾又瘦又黑又老胸部又大……」

「什……什麽啦,討厭。」

我呆了一呆。真的,目前沒有人能勝過,一害起羞來整個人會變得極限的靦腆,動作忸怩起來,一副好像你觸踫到他内心最大的秘密,完全靜默,臉紅,連眼神都彌濛,整個人突然防備全無,如同待宰的羔羊任人擺佈。你說什麽他就越臉紅,可是不會惱羞成怒還是呱呱叫,就是靦腆加靦腆,臉紅到低頭,完全就是無法招架,等著被宰的模樣。

連演過羅密歐的R都沒辦法把那種神情演繹十分之一出來。

那是種絕對的先天因素,一種與生俱來的本領,學都學不到。

「身材越來越好,只是真的太瘦了。」

「嗯……」

「我去睡覺了。」

「嗯……」

「晚安。」

仿佛又說了什麽,可是我一時分神,沒有聽到,「什麽?」

「……沒有,風吹了,啊哈啊哈」

……什麽啦?= =

不過莎翁沒說錯,愛情是危崖旁的花朵,要摘取,需要勇氣。

可以聼聼。


安安

Panel doctor,意思是指固定有合約牽制的醫生們,許多組織都有,但凡旗下員工都可以到這些地方去看病,醫療費用會直接寄往公司的人事部,員工不需自己掏腰包,這是員工醫療福利的其中最基本。

Panel doctor多數一年審核一次,看看是否有續約必要。當然若是醫院中有更換員工,也會傳真告訴我們。

就是這樣認識了安安。

要不是安安提起,真的不能相信認識已經快半年。時間真的越來越快,上一次的911事件,轉眼間,已經十一年了。十一年!十一年,可以給一個小孩完成小學,已經可以背誦20乘法表,朗讀莎翁的我可否把你比作夏日,也可以坐在餐桌旁一起談論紅珠鳳蝶。她的幼兒難看至極,可是蛻變之後竟然有如此一比一完美對稱而且不是偏圓反而是凹凸不平的翅膀。更神奇的是,她們翅膀上繽紛絢麗,竟然不是翅羽,而是由密密麻麻無數密集的鱗片組成!

每次聼安安説話都覺得時間這麽少的感覺。

我們有相似的默契。你知道我有什麽不說,我知道你有什麽不敢問,於是縱橫交錯,天文地理,都不會矛盾;那種不觸碰禁忌的刻意轉寰可以做得那麽自然,是高手。

很多事可以說,因爲你都知道,而且你都不會說。

沒想到這麽快就這麽熟稔,成了朋友。

本來是很好的,後來發現你是個玩家。啊。這是我心裏的感受,啊。

也是,那麽優秀,外表亮麗,做乖乖牌反而暴殄天物;多少在外面自以爲是玩家的人不知多麽狼狽醜陋,卻沾沾自喜,自以爲是,噁心。

你有媲美字母眾的特出品質,能聊我的話題,能知道我的心情,不必多說,認識半年就能大約猜測我的行動,你真的已經很突出了。

可能真的寂寞了,突然遇到,我真的很開心。你知道紅珠鳳蝶,你知道威尼斯商人,你知道囌格拉底,你知道檸檬草黑胡椒燒烤羊小排,你知道左邊擺的是叉,右邊擺的是刀。你的口頭禪是moi,你聼過辣女郎的告訴我你真的真的要的是什麽。你知道波斯帝國是瑪代族和波斯族的聯合國。

你知道我微笑代表什麽。你知道我彎腰説話代表什麽。你知道當我微笑告訴你從前小學老師分班,一邊說你不是藍眼睛去那邊,一邊說你白皮膚不要過來這裡,只剩下一個人站在課室中間被老師指責說你怎麽每次分組分班時都不與同學們和睦相處然後找你父母談論家庭教育的重要性這件往事,我的創傷就算再過五十年也永不會撫平。你讓我可以放心大膽使用自己的母語跟你溝通而沒有阻礙。你知道我怕吵。你知道我不碰蒼蠅蛋不是因爲外在,而是心理因素。你知道我痛恨小孩的緣由。

只是我沒想到…

我愛不愛你 愛久見人心

真的,不可以再聼梁靜茹的歌了……(抱頭)

每次害我眼紅紅= =

而且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再次體驗到了。

突然覺得,好想問,我可以告他們偷用我的故事嗎?

尤其是4:02那邊開始,簡直就是嚴重抄襲嘛!

討厭……討厭死了

哆拉愛夢出生前100年紀念

Image
你說說,日本人的機心如何深湛。

會有誰知道,今年還有這樣的意思呢?藤子不二雄已經去世多久,早就被大家遺忘,只剩下藍色小影一直在重播,再重盜版印製,在二手書店販賣……

結果突然說,今日起一百年之後,廿二世紀,它就會誕生了。

也不知是誰提起的,怎麽會突然發現?還是早有預謀?

那個主題博物館,我還沒去過呢。

可是許多商店開始販賣相關系列產品,大賺熱手錢。

我到了肯德基也發現了相關產品,結果爲了它,我就吃了兒童餐。

真難忘記他們看著我點了兒童餐的面目。

唉,感覺突然笨笨的

不過也好,當作收集,也可以用啦……

起碼我不是買這些東西嘛,感覺沒什麽用(苦笑)








ps: 大家都是Silver, 所以不要罵我亂花錢,我跟他有親切感嘛=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