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漫步

電話來。

「你在幹嗎?」

「打情駡俏。」

「你有新對象了?」

「我有說嗎?」

「那……是W?」

我心想,你現在在幹什麽,在那裏好像玩話家常,裏面又帶試探,而且有故意裝傻說一個錯誤的試探抛磚引玉讓人更正,好說出你真正想要的情報。

是,在別人面前可能行得通,大家都會玩試探,抛一個磚,引一堆玉。

只是,我能做得更好。

「我給你一個機會再説一次。」

「對不起。」知道造次了,孺子可教。

「深夜,有什麽事嗎?」

「你有看到一首音樂影帶叫詩人漫步嗎?」

「林依晨很漂亮。」

「還有呢?」

「蔡依林歌聲轉佳。」

「還有呢?」

「布景擺得不錯。」

「還有呢?」

「歌詞普普。」

「還有呢?」

「沒有了。」

一陣靜默。我卻笑了出來,破功了,可惜。

明顯松了一口氣,就怪人:「你明知道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我當然知道你要聼什麽,但是我沒有必要滿足你,是不是:P

「那你覺得怎樣?」

「我討厭奇怪的髮型。」

「沒辦法,不是我想要的,這是工作。」

「頭髮又太長,妝太濃。」

「才沒有化濃妝!」

「你要我放大然後我們仔細討論嗎?」

「那個只是遮瑕,蓋斑!」

「老人斑。」

「你非得那麽跟我針鋒相對就是了。」

「你比我老,事實。」

「我才大你一歲!不是老!」

「你吃的鹽比我吃的飯要多。」

「全世界哪一個人不是!!」 一聲怪叫。

「又乾又瘦又黑又老胸部又大……」

「什……什麽啦,討厭。」

我呆了一呆。真的,目前沒有人能勝過,一害起羞來整個人會變得極限的靦腆,動作忸怩起來,一副好像你觸踫到他内心最大的秘密,完全靜默,臉紅,連眼神都彌濛,整個人突然防備全無,如同待宰的羔羊任人擺佈。你說什麽他就越臉紅,可是不會惱羞成怒還是呱呱叫,就是靦腆加靦腆,臉紅到低頭,完全就是無法招架,等著被宰的模樣。

連演過羅密歐的R都沒辦法把那種神情演繹十分之一出來。

那是種絕對的先天因素,一種與生俱來的本領,學都學不到。

「身材越來越好,只是真的太瘦了。」

「嗯……」

「我去睡覺了。」

「嗯……」

「晚安。」

仿佛又說了什麽,可是我一時分神,沒有聽到,「什麽?」

「……沒有,風吹了,啊哈啊哈」

……什麽啦?= =

不過莎翁沒說錯,愛情是危崖旁的花朵,要摘取,需要勇氣。

可以聼聼。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