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9, 2008

Bleach

一個人、一件物事、一本書會受歡迎必然有原因。

我一直在找尋為何漫畫會受眾多人士歡迎的原因。

但對這部分又一竅不通,只好不恥下問找弟。弟坐在那裡吃冰淇淋玩CS(某射擊遊戲)的XBOX版。

看了真是駭然,在緊湊的節奏和精準度下他居然有本事吃冰淇淋。

“有沒有漫畫看?”

他不響。

“嘿,有沒有漫畫看?”

弟一心三用,快速地給敵人爆頭(用槍射擊腦袋,鮮血噴灑…)然後說:“天下紅雨啦,你居然要看漫畫。”

我一陣尷尬:“我是做研究。”

被弟諷刺一頓:“藉口,藉口,明明是稿子寫不下去想抄襲別人點子吧。”

“亂講!告訴你,我最恨……”

弟打斷:“別吵我,漫畫在房內。走遠了一點。”

居然被趕走,世風日下啊……(徐風加落葉)TT

後來找了半天,看見一本半殘不全的漫畫,封面快與漫畫分離,寫著BLEACH。
不禁笑起來,BLEACH是漂白水的意思也~~XD

看了封面,主角是一個橘色頭髮的小鬼,好感已經減了三分,旁邊還有一堆扮相古怪的人士,惡意頓生,天,現在年輕人的品味都這麼糟糕嗎?

隨手翻閱,始終提不起勁來,這個打那個,那個打這個,邊打還要邊吆喝,打到最後不外乎英雄惜英雄,不然就是誤會,再來就是感慨身世為何明明是同類卻要為不同主子賣命而不能做朋友之類的贅言。

無聊= =

心想這次的主意錯了,這類漫畫會有什麼特別所在。

於是看也不看就隨手一丟,啪嗒,封面與本體正式分開。

我想離開之際,眼睛余光瞄著漫畫某一處。

剎那間,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從腳底流竄到腦門,像全身被電到一般。

我發了瘋似地捉起漫畫,仔細再看一次那一格里面的故事。

一個戴著帽子的怪男人拿著一根拐杖,眼神半睡不醒,說道:“系之吾輩左手應允之石,系吾輩右手能力之石,烏石高塔的狗,絞頸的椅子,打開密門吧!”

我醒了,這咒不咒,歌不歌,詩不詩的句子,以四周之物做為咒語的本句……

擺明是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某黑暗組織的通關密語!

哇賽,這下有的瞧了,連這種故事也知道的人世上沒幾個。

頓時昇華,水準高出了好幾倍,當然情節還是一樣古板,但起碼讓我另眼相看。

我拿著漫畫下樓,對弟說:“看,我發現了一個很棒的東西!”

弟鄙夷地看著我,像看著一個頑童跑到他跟前:“又是什麼東西?”我將漫畫放到他眼前:“有沒有看到這個句子,跟你說喔,這個其實是—— ”

弟直接打斷:“XX組織會員在進行總部會議時的通關密語,簡稱暗號。”

我蹌踉退後一步:“你……知道?”我好訝異,他怎麼也會知道?弟不耐煩:“你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欣喜若…

只是比較喜歡寫

有人這麼說:“但以理,你表達能力非常好。”

有人這麼說:“你的中文出乎我的意料。”(好像是說我很差的意思= =|||)

也有人這麼說:“你故事很有組織性。”

也有人這麼說:“你寫的東西太深,我看不懂。”

甚至有人說:“哥,你出書算了。版稅給我吃麥當勞,會撐死。”,“你真認為我能出書?”,“當然……不可能!你算哪根東西,華文還沒我講得好。出書?別浪費樹木。”

無論如何,我是一個說故事的人。

在小學的時候老師一旁上課我在書中塗鴉,絕對不會寫某某女生名字,而是寫很久很久以前。

後來一展所長,幫忙家母那一群華裔親戚照顧孩子:“別吵別吵,我說故事給你們聽。很久很久以前……”小孩馬上安靜,聚精會神。

英國人是最受歡迎人種之一,他們創造了太多世界。

從單純的說起,史上第一部童話是英國人寫的,而如今生活周遭卡通漫畫電影無一不充斥英國遺傳:噴火龍、人魚、獨角獸、精靈、侏儒、毒蘋果、邪惡後母、炸彈、紡車、毒吻、流血荊棘、鬼玫瑰、無頭騎士、幽靈馬車、偷錢的小綠人……

呃……好像也沒多單純= =|||

不過,童話是從英國出去的,這是不爭事實,每個英國人骨頭里都有這種創造神話的超級想像力,誰能想到在一個麥田裡,一個小孩和一個很高的農夫打招呼,問: “你為什麼這麼高啊?”,“因為我的腿很長”,“為什麼你每次都在晚上才出來耕田?”,“因為我怕嚇著你們”,“不會,我不怕。”農夫看見他堅毅的眼神遲 疑一陣然後將手中的油燈點亮,小孩看到奇觀,那個農夫上半身是人,但是腰部以下往後生長,全身棕毛,且連著四條腿,後面還有一條尾巴……

人馬。

更別說轟動全世界的樊提索和奈哥羅這兩個住在城堡裡面的帥哥男爵因為失戀在月圓之夜咬破情人脖子後來傷心欲絕,決定出外找尋配偶,將怨念灌注在她們體內,使她們被吸血後不老不死與他們永遠在一起……
看,都是英國人的產物。

不知道想像力從哪裡來,不過後來出外見識,發現中國人的想像力不在我們之下:朱袁一覺躺下,忽然置身於雲霧中,看見遠處有一個大蚌殼,蚌殼內五光十色和杭州一樣,一人騎著寶馬出來,身邊有黑色和白色鬼怪,另一個人怒目圓睜大喝:“朱袁,你陽壽未盡,不得擅自滯留!”將手中的一本大簿子一扇,朱袁被強風捲走, 猛然醒來,一鍋黃粱剛剛煮熟。

還有,“你這鬼猴子一翻十萬八千里,卻不能離開我的掌心”,“試試看啊,你這個明明吃素卻有大肚腩的傢伙!”後 來一跳到了梅、纛、煉、步、琺五條天庭盡頭撒了一泡尿,原來是如來的手指…

興趣

T和辛西雅是蝴蝶痴,R是爬蟲痴,S是狗痴,弟是海洋痴,衛斯理是貓痴,貝多芬是蛇痴(太配了,一樣的種!謎:喂喂喂= =|||)我什麼都不是XD

我不熱衷生物世界,不知為什麼,特別不喜歡弱肉強食的那一幕,好,我承認,我心太軟= =|||
硬要冠一個在上面,那麼,貝殼或鳥吧。

我和貝殼的聯繫是四歲的時候在海邊亂跑跌倒一頭栽進貝殼殘骸裡面這樣開始的。(謎:就不能美麗一點嗎= =|||)

房內貝殼眾多,家裡又特別多風,在中學二年級的時候用爹的工具箱鑿穿貝殼用釣魚絲串起來作風鈴,掛在通風處,鐵片在中間敲打貝殼,後來覺得音色不好,就再拿工具東穿西穿,當風經過不同洞口,有的發出呼的聲音,有的發出噓的聲音,相當好玩,弟足足盯了七天,很認真地問:“哥,你從哪間精品店偷來的?”

……

但究竟比較現實一點,不久發現風鈴會積塵,二話不說丟了,被弟痛罵一頓:“東西好好的,丟掉幹什麼,浪費!”哥哥冷冷回答:“不用錢,不叫浪費。 ”,“明明是你偷的。”死不肯相信是我做的。

第二,是鳥。

我看過很多鳥,也見識過很多鳥,甚至從舅舅那裡接手飼養他的鷹,但因為糞便太臭就送到動物園去了。(謎:明明自己懶惰= =|||)

那時覺得鳥實在非常厲害,不需要克服任何定律咻的一聲展翅高飛,後來捲入飛機引擎,肝腸寸斷,血肉模糊(謎:吃飯時間,你瘋啦= =|||)

會飛!太了不起了。

漸漸興趣增加,這裡的鴿子天下第一,後來生物教授說磁鐵彼此撞擊的聲音能刺激鴿子飛舞,一試難忘。

越來越入迷,觀賞鳥類圖鑑,研究骨骼、形態、叫聲、舞蹈、毛髮,稀有品種、交配姿勢(謎:你研究這麼幹什麼= =|||),發現天大地大,物種稀奇,不能自己。

再參加鳥類講座,各大學院展示會,跑進鳥類研究協會和大家打探特談,已經慢慢成精。

到後來,黯然退出這段情節。

沒為什麼,皆因去參加一場鳥類常識問答的時候發現我已精通,當時嚇了一跳,什麼,這麼東兜西轉竟然讓我無師自通到等級2的境界?我甚至可以拿著問答分數去申請國際水準的專業學識員執照!

第一個反應是完蛋,我竟然有這種成就,趕緊落荒而逃。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怕出名,不過,倪伯伯對貝殼熟悉到專家境界之後也是一手將所有貝殼打碎,我們應該是同一種人吧oO

無論如何,都是以前的事了,很多事情純欣賞就好,知道太多反而不美。

這個道理永遠是對的。

IGNORANCE IS BLI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