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8, 2009

撒錢戲

家母在看老戲,我背著她做事,突聞熒幕傳來一聲暴喝:“我有的是錢,他有乜野!”

我轉頭,岳華將錢拋到天上,紙鈔漫天延展,最後落在劉德華和林青霞面前。

導演將那筆錢撒出來的畫面重複以慢速鏡頭播放三次,標榜岳華的財雄勢厚及不可一世,氣勢磅礴,令人咂舌。

窮劉德華咬著牙不出聲,林青霞還是一步不食煙火樣,默默站在劉德華後面,看來是林青霞的美色引誘了劉德華,如今上門被岳華即林青霞的老公羞辱。

接著,劉德華跪下撿錢,撿到某處岳華一腳踩在他手背上,劉德華不敢縮手,任憑他踩,岳華最後因劇情需要收了腳,看了林青霞一眼走了,背影略顯寂寞……

弟嘖嘖作響:“一個大男人,跪著拿錢像狗。”

我和家母白他一眼,開口:“孩子話。”

我還巴望有人拿錢砸我呢,跪下撿錢又如何,又不是歸降某政權,真是迂腐。

如果有人用鈔票扔你,跪下來,一張張拾起,真的不要緊,與溫飽有關的時候,一點點自尊不算什麼。

對了,林青霞就是亦舒阿姨昔日筆下的黃玫瑰。

可以做RPG的夢

這大概是我目前所有夢排行十名以內的超級高水準怪夢,並不胡謅。

不過它是一個很短的夢;但是雖然短,故事卻很緊湊。

就像所有的夢,時間地點定在一個時代裡,可是無論如何就是交待不清楚哪個時間哪個地點,我現在回想起來也很模糊。

只記得這麼多:

時間:一整天,時間簡直是飛逝(看下去就明白了)

地點:一個中古世紀村莊、一條山路、一個高聳滿地嫩草的懸崖

人物:我、村民、女妖、女妖的隨扈、受害者、死掉的戰友

怪獸:女妖、沙虎(到現在還有很深印象)

夢總是沒有一個好好的開端,回想起來也沒有什麼收穫,只記得我走在路上,街道很寬,人不多,那是一個安詳的小鎮,建築物多數是磚塊和木板蓋的,有馬槽,一樓到二樓的那種Z字型木樓梯,窗口是由內往外推開的木片,像所有電影中的古代建築物就是了。

些 許的吵雜聲,嬰兒的哭聲,有人打破碗盆的聲音,那是一個正常的早上,我走在路上,沒注意自己穿什麼衣服,也不介意為何沒有人同我說話,只是自顧自地走。走 到了街道的末端,街角處還有一間樓上是客棧,樓下是餐館的大房子,餐館裡有很多客人,他們坐在長木凳和木桌那裡吃早餐,水杯是現在很少見的那種銀色金屬 杯,人工做的,陽光照在杯子上時能看見敲敲打打的不規則光面,客人穿著短牛皮夾克,褐色的,穿長褲,腳上是牧羊鞋,沒有牛仔帽,男客居多,多數都很胖,瘦 子則多數都有很濃的虯髯,年紀都不大。

我走進去,照道理來說在這種小鎮上應該王家通李家,至少都有幾個人會打招呼,但是沒人向我搭腔,我也沒有向任何人打招呼。我走到櫃檯,看到一個頭髮很亂的女人在肩膀上披著一條骯髒的布巾正在忙。我用右食指背敲敲檯面:“妮奇,妮奇,老好妮奇,你在忙什麼?”

妮 奇轉過身來,看到我就罵:“幹什麼,幹什麼,沒見到我在忙!”她臉上有黑斑,還算清秀,三十來歲,體形很胖,胸部大得驚人,她穿著白色的汗衫,領口被撐 開,胸脯中間也有陽光曬過的汗斑,皮膚很不好。我帶著吊兒郎當的口氣:“喔,妮奇,你知道我需要什麼。”妮奇笑了出來,用她臃短又肥胖的手掌輕輕拍我一巴 掌,就朝廚房裡喊:“啤酒,啤酒和肉!”(我的媽呀)

我領過銀質的餐盤,裡面有三顆小番茄,一段生蘿蔔和一塊還在冒煙的腿肉,“謝啦,妮奇。”我叫人挪了一點位子,擠在一個大胖子和一個瘦子中間。

我 旁邊的胖子發出一陣酸臭的汗臭味,腋毛和胸毛像雜草一樣露在外面,令我一點食慾都沒有,他還突然伸手去抹汗,自顧自地說:“熱死了! ”他抬手臂的那一刻幾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