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8, 2009

小笠原一家

時間真是飛逝。

幾年就這麼過去了,雅美子的孩子大的都快四歲了,忘記她是誰了嗎,請點我

我去他們家拜訪,開門的是山,他看到我笑說:“天氣熱,對吧。”我點頭:“13度以上都是高溫。”他俯身給我拖鞋,白棉針織背心領口往下倒,結實的胸膛平 坦的腹部一覽無遺,我彎下腰,替他將領口往後拉,柔聲道:“我說過很多次,穿這種寬衣衫的人……”他搶著說:“天生就是頂天立地的人,所以不能在任何人面 前彎腰。”我質問:“那你還彎腰?”山說:“因為你不一樣。”

他站起來,微微掠起一陣風,帶來他身上的氣息,還是那麼清新穩重,我衷心為雅美子開心。他喚:“雅美子,客人來了!”

馬上聽見咚咚咚腳步聲,一個小女孩先跑下來,路走得好可是總覺得像鴨子,山將她抱起來:“來,叫哥哥。”那小女孩看著我,兩隻眼睛鬼影憧憧 (餵),一副不想開口的樣子,山催她:“叫呀,他可是爸爸的大恩人呢,來,但以理哥哥。”小女孩上下打量我,我基於禮貌才不給她一個耳光,綁在柱子上,在 腳趾滴火油,肚臍放蠟塊,然後在她頭上點火!

小孩子向來有天然的靈感力,她或許感覺到我想對她幹什麼,頓時號啕大哭,山不高興:“你怎麼哭了,沒有禮貌!”禮貌可是比性命還重要的呢,日本人都這樣,禮貌的是他們,發動戰爭在路上姦淫人妻的也是他們。

山將小孩抱到樓上,“應該是想睡午覺了。”雅美子這時下來,他們在樓梯晤面,雅美子先停下,山也停下,他們兩個交目,慢慢將臉湊近,嘴唇貼嘴唇,輕吻之後分開,山溫柔地說:“我抱她上樓。”雅美子輕聲說:“我去招待客人。”

看到這一幕,我臉色都變了,太明目張膽了吧,夫妻了不起呀,親熱不會進房間去呀,在嬰兒面前也,成什麼樣子,重點是,嫉妒死我了!

雅美子下來,手上又抱著一個小娃,她伸出一支手與我擁抱,“很久不見了。”分開後才問:“你剛才怎麼了?”我半真半假地說:“嫉妒。”雅美子笑瞇瞇:“噢,別傷心,我還是最愛你。”我吐舌頭:“虛情假意。”雅美子哈哈大笑,單純地可愛。

山下來,在廚房里揚聲問我:“可樂?”,“你要我喝可樂?”山笑瞇瞇地出來,手上端著盤子:“貴客到,一定要喝上等貨。”我看見器具,嚷起來:“ 茶?”山從短幾底下拉出蒲團,正襟危坐,原本笑瞇瞇的表情馬上沉澱變為嚴肅,他吸一口氣,開始拿起熱水壺,雅美子見了也坐下,我也連忙從沙發上下來正坐。

山的母親是茶道師家,曾經見識過,有三句口訣,第一是和敬清寂:心平氣和,主人與客人相互尊敬,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