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18, 2011

Jeff & Watanabe

Image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轉眼間,我們——(是寫小學作文嗎!)

今年已經是第七屆婆羅州國際風箏節了,到非死不可就會看到陸陸續續我又上傳了一些風箏(昨天才開始啦)照和一些來參加的隊伍照。

我是趁午餐時間跑到那裡去看,和銀行的差距不過就是十分鐘腳程。

卻忘了烈日當空,結果我曬傷了,昨晚兩臂痛,今早臉頰鼻頭痛,大概過幾天會落皮,蛻變成……帥哥? (癡人說夢話)

那時並不知道我會被曬傷,我帶著小機阿白跑去看他們練習,在廣大的場地上有人在練習技術風箏,有的只是單純放風箏,有的是……吃飯。

很奇妙的,我認識了新朋友。對一個只是純粹過去拍照的人竟然會交朋友,對我來說是挺特別的。一切也和小機阿白有關。

我本來在那裡拍照,可是陽光像天噬般大光照耀,我都快看不到了,只能看到有人在那裡練習,所以就進一步退一步,想抓個好角度拍照,沒想到他們動來動去,一下跑前面一下跑後面,還我一直在那裡枯等。

早知道買攝錄機。

拍了之後我在那裡檢查,陽光劇烈所以我必須很湊近熒幕才看得到,就因為這樣,我沒看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有人撞到了我左肩,我整個失去了重心,往後退了好幾步,阿白差點脫手。撞到我的也是退了好多步,身體晃動差點跌倒。

他是那時在練習六人技術風箏的其中一名,也因為撞到了我,他和隊友們的風箏發生交纏,細線交錯勾叉在一起。我大吃一驚,心想這下糟糕,要是線斷了,我豈不是變成千古罪人?他們是來比賽耶!

可是我料錯了。其中一個隊友操弄著手上的器具,擺動幾下,風箏就乖乖地飛下來,彎上去,再掉下來,再彎上去,然後從左邊飛開。絞纏在一起的線就這麼鬆開了。

太神奇了!

好了之後他們都跑過來,一個女隊員問道:“大丈夫德斯卡?”

我一呆,看著他們的製服。

竟然是來自衛生綿國的耶!

那個被我撞到/撞到我的人說沒事,然後跟我說索利索利,笑瞇瞇的。我想了想,反正這輩子也不知道會不會再見面,也不必隱瞞,於是輕輕頷首:“對你造成困擾真是十分抱歉。”

然後……我就後悔了Orz

他們六個人全部帶著看熊貓的眼光,異口同聲輕輕地“哦~”的一聲,全部眼睛變成-----> O.o'' 那樣

像獵人發現獵物,像哈比長出翅膀,像鳴人說我以後不會用影分身之術,像蛇姬說其實它不是鹿它是狗!,像一護突然雙腳與肩同寬,右手托著左手臂肌,沉聲喝道:破道之八十八——飛龍擊賊震天雷炮!!

……之類的那種震撼感

“你是日本人嗎?”,“我當然不是!”,“……‘當然’……不是?”,“…

Grave

我發覺特別是東方人,都非常忌諱論及這種話題,彷彿一提明天報紙上就會自己的黑白照似的。

我們就還好,究竟是必經的路程,我可不想變成謫仙Orz

當然也不是說一直會掛在嘴上,而是恰巧談論到了這件事。

辛西雅參加了一個入殮儀式/葬禮,之後就頗為感嘆。她說:“生命真是脆弱。”

說得真好。

她一邊整理波濤洶湧的棕髮,盤了兩下,最後用一個鯊魚夾夾在腦後。

後來拿了一條大概一根手指半寬的亮黃色緞帶纏繞在盤起來的髮球上,繞了兩圈,打一個緊結,兩端輕巧地墜下,她頭輕輕晃一晃,緞帶的兩頭宛如有生命般隨著身體的律動輕輕搖擺,走路的時候一下一下的微舞,端莊中帶了幾分稚氣,成熟中又帶了少女的情懷。

又像電視上中國古代戲劇中的頭束,後面長長的兩端,飄逸脫俗。

難怪連T這樣的男人都會愛上她。

為什麼就是不結婚呢,唉。

“我的墳上要每個季有專人清理,最後要有白色玫瑰花。墓碑上只可以寫年份不可寫日期。我的名字要由右至左,一字一段,每段比上段進三寸,倒入式的書寫。墓碑要半圓形,旁邊要有紫藤花的藤蔓交纏做圍。”

R笑問:“那石頭呢?”

“當然要白玉石,一點石灰都不可添加。”

生意人開始打算盤:“沒有八千來不了。”

辛西雅微笑:“你送我。”

“本國和美國有曖昧關係,我怕到時不能見你,哈哈哈。”

“沒關係,但以理會來看我,對嗎,親愛的?”

“如果我湊得了經費……”

卻有個白痴哪壺不開開那壺:“得了,你根本只想一個人出席,別人去或不去跟本無所謂。”

“別——” 要出口阻止已經太遲。

辛西雅臉上笑容頓斂,“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字正腔圓的中文飆出來,我嚇到了。

安東尼生氣的時候會冒法文,彼得生氣的時候會口吃,辛西雅和T一樣會爆中文,R……只會爆髒話(低級= =)

“好啦好啦,說到這個就生氣,會長皺紋喔。”

“少嬉皮笑臉!”

“……對不起。”

“一句對不起就算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會準時送上禮物。”

辛西雅喝咖啡,“這還差不多。你們有否想過這個話題?”

“嗯,我和銀很早就談過這件事。”

“有嗎?”

“沒有嗎?”

嘻嘻哈哈間,辛西雅就去工作了。 “那我去睡覺了。” R說。

“你不是應該去上班嗎!”

“要開會,太麻煩了,我不想要。晚安。”

“早安!”

“隨便啦。”

其實這種事情或多或少,或遲或早都會來臨,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把握現在,拿捏未來。

一切我們所能做的就是能令自己不忘記我們的事,而不要太期盼於未來。

明天會發生什麼,我們都不知道。

不過總要先提。這種事不能有個萬一,大家都要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