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12, 2012

出了醜

現在回想起來,根本就是破綻萬分,不由詫異怎麽會到這種地步。

這幾天我們一下班就在一起練習跳舞。星期六,也就是明天有大型區域性尾牙,每個分行都要表演一套東西,走牛仔風格。

所以我們在練跳舞。

昨天,我們在練習。那時已經下班,我同事接起電話,給我另一個同事,後來他傳給我,説是找我的。

就這樣,腦袋裏面有很多事情充滿的情況下,我就掉入了一個陷阱裏面。

不知道爲什麽,我已經很難回想當時是怎麽樣,可是簡單一句話就好。

我被詐騙集團騙了。

對,你沒眼花,但以理被詐騙集團騙了。堂堂但以理,自以爲很聰明的但以理,自以爲高高在上的但以理,居然淪落到像個無知婦孺的地步被詐騙集團騙了。

實在很厲害,他知道我的名字,我的手機號碼,銀行號碼,不知道怎麽辦得到。

不是貪圖利益的事,而是他們冒充黑道,以我家人的平安要挾我。對方知我名字、號碼,令我不敢妄動。

我被兜兜轉轉騙了幾個小時,後來父母打電話給我詢問我爲何這麽晚還不到家,我告訴了他們,才知道了真相。

真的,完全不能理解,原來我這麽蠢,連我都看不起我自己了。

一個月的薪水也賽喲納啦~ 當然,跟別人比較起來,我的不過是皮毛,問題是,我爲何要跟別人比較起來呢(笑)

我回到家不爭氣的哭了,娘一直在詢問整個過程,後來她發現我把錢轉帳給對方的收據之後,冷不防就給了我一巴掌。

我當場呆住,臉頰也不知道疼。我媽只打過我一次,就是當我人生第一次說「shit」的時候,那時我四年級,還歷歷在目。她說:「你敢再罵一次髒話,我打死你。」 從此我人生中不敢再犯。沒想到過了十幾年,居然又被打一巴掌。

他們一直責備我爲何不告訴家人,爲何不跟他們商量,我怎麽敢單槍匹馬在那裏等他們之類的。我分辨,我弟也在那邊吼:「打電話什麽都不說,我們還以爲你開車撞死人!」 我聼了眼淚又掉下來,我腦袋只想著你們的安全,你們卻以爲我是爲了我自己。

我父母也在那裏鬥嘴要不要報警,看到他們爲了我這麽鬥嘴,我更是難過。我上樓,我媽還說:「吃點東西!」 我弟在那裏吼:「還給他吃,豬都沒那麽笨!」 我終于忍不住回嘴:「沒錯,我的確是蠢。」 我爸就說:「弟,你別説話。」

臉頰上還疼著,我就去洗澡。冷水洗下來很糟糕,腦袋瞬間清晰起來。

怎麽會那麽笨,說出來都沒人信。

回到房間,本來想跟W說,沒想到反而先聽到哭聲。我心裏灰暗,他們家也不甚安寧。我深深吸一口氣,戴上面具,哄/開解他。漸漸W好轉, 我卻已經盡力了。近乎崩潰的我本想跟W好好說一下,可…

大家情人節要快樂喲~

很快的,情人節已經到了。


有情人的請不要太閃,請相信我,一個人所能有的幸福是有額度的,一下子勾肩搭背滿天喧嘩,宣告得太早,額度會如同火燒般迅速消逝,如紅印第安人所說:大地的精靈們很嫉妒美好的事,因爲只有大地纔是美好的。所以他們會撲滅一切的幸福來證明此事。越轟轟烈烈的開始,到中段就漸漸虛弱,至終燃燒殆盡。幸福還是簡簡單單的就好了,我一直是這麽相信的。

你渴慕在電影院落幕時突然熒幕透出「我們結婚吧」的字樣?你期盼大廈突然燈光熄滅然後走馬似的顯出紅心圖案告白?是,貌似幸福浪漫,不過那又如何呢?別忘了,如果膽敢在大庭廣衆示愛的人表示性格極度自我,不顧他人眼光;意思是公然動手打人、餐廳高聲、街上辱駡也是輕而易舉之事。

簡簡單單,醒來吻一下臉頰,睡前握一下手心,吃飯時張口遞食,單是能做到這幾件事情已經不易,要格外珍惜;其餘的只是添加,不可本末倒置。

沒有情人的請不要氣餒/羡慕/嫉妒,無拘無束,自由自在,想去哪裏就去哪裏。自由是很重要珍貴的,多人要都沒有呢。約個餐廳,帶著家人一起吃頓好的,共享天倫,沒有什麽事比這個更好。在這個世代,尤其是我們一輩,還有多少人能放下手頭一切和家人一起坐下飽餐一頓,心中不念及公務、電腦、電視、動漫、功課、派對?

凡事不可過度宣揚,也不必過度隱秘。

簡單纔是真正的幸福。


----------我是分隔線----------

R, 這個日子別玩太瘋喲XD

我已經寫好了,不過還是要問你比較準確,幫我看看,謝謝~

情人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