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7, 2010

Happy Birthday R

又一年了,你又老一歲了,我們的年齡差距也越來越大,四捨五入的話你已經三十歲了,我卻17歲<--史上最大謊言

你有沒有想過要怎麼慶祝?有沒有想過要慶祝?你……有沒有想到今天是自己生日?

我希望你慶祝,這句話我已經說了快一輩子,這麼這麼重要的日子,7月2號,怎麼可以讓它就這麼輕描淡寫就過去?

一年365天,除一半,就是你的日子,意思是你出生的那一天就剖開了上半年和下半年,經濟面來說,就是大家要開始做賬核數,政治面來說就是要表現出貢獻的時候,環保面來說報紙已經變成回用石油用做燃料,愛情面來說就是決定這個人到底能不能繼續交往下去的時候。

不過沒關係,反正肯定有人陪你慶祝。

我只是想跟你說

羅馬建立的歲月我其實不知道

少年的時期知道多少也不重要

華麗的歷史刻痕我想起就想逃

我知道時間還沒到

祝福的機緣一直在彼此間環繞

你的微笑容貌還有身上的味道

生生不息地在我腦中消滅不掉

日子越多就越想要

快樂時光總是在回憶中更美好

樂意傾聽回憶的人也少之又少

而你卻是少之又少的其中一號

且還對我如此的好

我的心意是怎樣你其實很明了

愛說笑愛胡鬧有時也愛跟你吵

你也回應我同樣的氛圍和律調

然後剝奪我的心跳

而剝奪了之後又給我一堆美妙

你總是傷我重重後又捧我高高

能否別再以這種方式令我煩擾

否認我們的薰衣草

明明愛我又故意想裝得很低調

白沙握得牢終究會從指縫流掉

這時候惋惜感傷依舊挽回不了

首首情歌變無聊

詩詞歌賦再多只會讓我更想跑

的確很多時候我想你給我擁抱

隱隱約約彷彿等待聆聽你心跳

藏在手裡就很好

意義看似渺小其實對我很重要

思念總在不經意間在裡面焚燒


好,就跟往常一樣,請開始找尋生日禮物,這次就給你容易一點,究竟不要太苦虐老人家XD

12個好了,因為我重逢了E,就用他的姓氏筆劃來決定你的關卡。

別怪我胡亂找一個人來判斷你的生死,因為E和你一樣都是我認定為影響我人生的26個人其中之一。當然你有不同之處,你比他……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我要去睡了,生日快樂。

我愛的人,我愛一輩子。


問題1:埃及豔后和安東尼死了,旁邊有一個破掉的玻璃缸,請問他們是怎麼死的?

a.被人用缸砸死
b.缸掉下來砸死
c.他們的死因跟缸無關


A –查你的gmail
B –查你的ymail
C –查你的 livemail

你早點睡

女朋友to-be?

Image
電話一直響。

“喂?羅拉?”

“但以理,出來燒烤。”羅拉的手機里傳來戴芬妮的聲音。

我的耳朵離開手機看了一下熒幕:“呃……各位,現在快9點了耶。”

“笨蛋但以理,你沒聽過一句越夜越美麗嗎?”

“親愛的,你沒聽過越美的東西越有毒嗎?”

“厚~你很囉嗦耶,總之快點換衣服,我馬上就去帶你出來。”

“喂,我不——喂?喂?喂!”

我不敢相信眼睛,哪有人還在用這種趕鴨子上架的爛招,況且我換什麼衣服啊,我從來不管的好嗎XD

很快地我就被押走,不,是被她們帶去吃燒烤。

“涮涮鍋?晚上吃這個?兩位大小姐,你們敢嗎?”

“當然敢!”他們兩個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可是我嗅出裡面一個特別的味道,這頓飯局沒這麼簡單。

我們上去,一開門,裡面的人紛紛迎上喊道:“いらっしゃいませ!”可是應該是被日本動畫女性化口吻影響,他們的結尾常常都會拉長音,這句話應該干淨利落一說完就斷的陽剛口吻,而不是いらっしゃいませ——長吟到飛沙走石天昏地暗(?)不過別介意這麼多嘛,出來快樂時光,就好好出來快樂時光,做人何必這麼嚴肅,對不?

她們訂了一間和室,一個女生彎著腰輕輕拉開,裡面傳來很特別的薰衣草味道,“請進。”

氣氛是不錯啦,我們坐下,一個很帥的服務生過來,將菜單遞給我們。

“欸,但以理,好久不見。”

“梁朝偉,好久不見。”

他哈哈笑,“我若是梁朝偉,就不需要做服務生了。”

戴芬妮和羅拉看著我:“你們認識?”

梁朝偉一支手軸擱在我肩膀上,“這個,是我老大。”

“亂講。”

他笑著說:“不說了,點菜點菜。”

戴芬妮發揮她點菜能力,究竟是在美國某間連鎖餐廳做過的人才,點菜起來毫不含糊,向個人肉電腦:“但以理喜歡花椰菜,羅拉喜歡高麗菜,我想吃點菇類,對了,燒烤的雞肉牛肉羊肉豬肉各來三盤,不對,但以理不吃豬肉,不要豬肉。”

我和羅拉同時制止:“先各來一盤,三盤怎麼吃!”

戴芬妮和她打個眼色,彷彿交流了什麼,羅拉折衷:“各來兩盤好了。”我笑說:“別取消豬肉,你們可以吃嘛,不差。”

點了快兩分鐘,簡直是像在吃酒席,梁朝偉(他其實並不姓梁)笑問:“你還錢?”我笑說:“你和女生出來吃東西,誰還錢這件事並不是一個選擇題。”

“是啦是啦,你最男子漢啦。”

“你也是。”

我們相視而笑。

突然,有個女生咯咯嗒嗒穿著高跟鞋跑進來,在門外脫鞋,戴芬妮和羅拉馬上叫道:“你終於來了。”

“外面下雨,我來遲了。”

她一進門,我們就對上眼,她沒有打招呼,只是坐下整理頭髮,戴芬妮這時說:“但以理,容我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