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10, 2008

少年老成

我與家長的關係不好,我常常認為他們忽略我。

有人在我面前哭訴,她父母不愛她,只愛弟弟,他一哭就驚慌失措,我哭還會被罵不成熟。

還有人說,他有父母,卻等於沒有,起床不見人,三餐也不准備,天天自己在外吃速食,一天沒說一句話。

我很害怕,也很倔強,不肯告訴他們我的真實心情,也怕他們會罵我不該這麼幼稚。

我嘗試打破這種隔閡,於是主動對我父親說話:我今天的老師說了個笑話、隔壁班的女同學和班長談戀愛、我成為籃球校隊主將。我父親卻對這種事情不感興趣,他只問我功課作了沒有,之後匆匆掛電話。

我再次嘗試,另外一個比較溫柔。他會聽我說話,我也將很多事情告訴他,但是,我敬畏他多過我愛他。他非常出名,起碼在我們這裡是的,以前常常有人 想替他做專訪,都被他拒絕了。我曾經問過為什麼,他只是淡淡地微笑,說:我的付出不是要換來專訪。他雖然很可親,我和他說話卻像和女皇說話,親切卻不敢越 舉,也從不能在他臉上看出任何情緒。他也嚴禁家中出現髒話。

我嘗試了很多次,很多,很多次。我常常問候他們,關心他們是否吃飽喝足,問今天過得如何?

一切似乎都很溫馨,直到最近的這一次,我看見他眼角露出厭惡的眼神,我才明白。

我才是我想要的父母,我在扮演大人的角色,且失敗了。

自那時起,我不再這麼做,與家長的關係也保持如此,我愛他們,他們也愛我,我是這麼相信的。

雖然,我知道,在我心深處,我在質疑他們對我的愛。

每一個人都有這種困惑嗎?還是只有我這麼會胡思亂想?我曾經生氣地對他們說他們並不愛我,卻換來一場罵,還記得父親說:“我不了解你?我在你身上花費心血,將學業一塌糊塗的你變成校園榜首風雲人物,還讓你日後生活無憂無慮,我不了解你?”

還有另一個答案,他只是用手託我的臉,柔聲地問:“為什麼我不愛你?”他永遠這樣,以一個問題來壓住我的問題,我卻永遠沒有答案。他見我說不出答 案,會輕輕微笑,說:“愛,不是心情。LOVE的意思是LAUGH-OBSERVE-VERIFY-ERASE。我有沒有對你做過這四種事?我和你一起笑 過,我花費時間觀察過你,我在你的表現上檢驗你,並且抹去你曾經的過錯。說,我愛你嗎?”

聽了這句話,我真認為自己是壞人,他們愛我我卻在質疑,我記得我哭了。

我和家長的關係並不好,不過我愛他們,他們也愛我。

這是事實,直到永遠。



By: Edward Roy Shasarzade





------------------…

Le Sex and Le Citié

---以下這篇給熟悉名小說《慾望與城市》的人才有看頭---

“喂,線上心理諮詢,我是但以理。”

“是我,本傑明。”

我一怔:“這不是你來的地方。”

本傑明笑說:“放心,我想來不吃心理醫生那一套,我只是要向你介紹一個人。我把電話交給她。”

她?

換個人,她說:“學長,你好,我是編輯部新成員,歌羅莉亞(很難中譯也= =)。”

我老實不客氣:“什麼事?”

“學長——”

“別叫我學長,我有名字。”

“是,沙沙拉捷先生。”

我打鍵盤的手指停下來,厲聲問:“誰告訴你!”,“老大,本傑明。”

這個大嘴巴。

我真的很討厭敵暗我明,“什麼事?”

沒想到她也是厲害角色:“你都這麼不可一世的樣子嗎?”

“這與你無關,不說重點我掛斷。”

她緩緩道來:“我想寫第800屆優等生的故事,意下如何?”

“不需告訴我,與我無關。”

她笑了:“其中一位是你。”

“又來了,你們就不能忘記歷史找新風雲人物嗎?”

“我寫的是第800屆,不是801,你說笑了。”

哇,碰了一個軟釘!

我興趣來了XD

她說: “我已經有充分資料,其實我是想問其中兩名。”

“誰?”

“你的兩位好朋友,提摩太方俊偉和雷蒙羅少華先生。”

T? R?

我奇問:“他們有什麼代表性?”

“最性感男生及最印象深刻男生。”

最性感、最帥、最風趣……T當之無愧。

不過……

“最印象深刻?他?什麼時候?”

“例如,在大禮堂(The Great Hall)中提前引爆晚會的煙火?”

對對對對對,倒數才到八,漫天煙花已經亂飛。

我倆大笑,老好R。

“其實我有一個主意,你眾多朋友中有沒有溫柔體貼家教很好卻對愛情充滿憧憬的天真男生?”

我很努力地回想,“彼得,彼得•傑曼尼。他是婚姻男人,而且,目前還是處男。他認為第一次需要給他的靈魂伴侶。”

歌羅莉亞呆住:“活化石!”

的確,世上還有這種人嗎?

“不過我們不熟。你有什麼構思?”

“我想學Candace Bushnell筆下的慾望與城市四大女主角方式寫屬於四個男人的故事。”

“哦,哦,好構思,雖然是抄襲貓,可是我喜歡。”

我一頓:“好,T是女主角中的24小時性愛女王Samantha Jones,彼得是溫柔婉約天真浪漫且喜歡婚姻的Charlotte York——”

她開心地繼續:“雷蒙羅少華是女律師Miranda Hobbes。”

我本來想笑,可是,“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她卻不聽:“而你,就是幾乎…

AUGUST RUSH

今天看了這部老電影

看完之後,獨自對著DVD放映機用力鼓掌。

太精彩了,是怎麼寫出來的,MANA SEKOLAH?(謎:喂= =|||)

拍到手都疼了才停下來,臉上笑容久久不斂,還有什麼比炎熱的午後看一場好電影來得滿足?

故事是說一個搖滾樂團帥哥主唱(主角當然要帥)在偶然一個機會下和一個大提琴演奏師的富家千金在友人陽台上發展一夜情,然後約好私奔,但是富家千金敵不過嚴厲父親只好放棄了。

他傷心欲絕,四處打探女孩下落,久訪不尋也黯然離開樂壇做生意去。

他以為女方已經將他忘記,沒想到女方懷孕,父親暴怒,在生下孩子之際告訴女兒孩子已經沒了,女兒深信不疑,肝腸寸斷。

艾凡•泰勒,這個小孩其實被送到孤兒院去,天賦異斌,能聽見大自然中的音樂,對音樂有卓越的天份,並一直相信靠音樂能找到父母,後來幾番巧遇,不斷發掘他在音樂上的超級異能,後來引起軒然大波竟然開了自己的演奏會。

被冠為天才的他正要推廣自己天份的時候被一名領養他的街頭賣藝者要挾回去當他在路邊賣藝的搖錢樹,竟巧遇重新回到樂壇的父親,兩人相見不相識,各自交換樂器彈奏,印象深刻,幼小的他對他說:“我對音樂有天份,不久將開自己的演奏會。”他笑:“你認為我該相信你?”他敷衍的和他道別。

“你叫什麼名字?”

“奧格斯•萊許,AUGUST RUSH。”

“我叫路易斯。”

父親要死了,女兒感傷坐在床邊,沒想到聽到駭人聽聞的事實,父親背著她將孩子丟給孤兒院,她有一個孩子!

內心煎熬,她馬不停蹄四處找尋失子,四處刊登尋人啟事,被領養人發現,卻因不想失去搖錢樹所以不說;她找上了孤兒院,但是沒辦法找孩子。

“他名叫什麼?”

“艾凡•泰勒。”

“長相如何?”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一定和她父親一樣,有雙明亮的藍色眼睛。”

“對不起小姐,我們不能……”

她失控:“我不管你們的程序怎樣,我要我兒子!”

孤兒院負責人找上她:“身為一個母親,你怎麼連基本的都說不出來?”

她神傷:“足足過了十一年,我才知道我有一個兒子,一個活著的兒子……”

“請告訴我,他的誕生日期。”

負責人找了找,臉上一絲訝異,他起身去找資料。

她在房內渡步,牆上滿滿失踪兒童檔案,忽然,她看到泰勒這個字,伸手一翻,失踪人口:艾凡泰勒,他正好有雙明亮的眼睛,像他父親路易斯一樣。

奧格斯(泰勒的藝名)卻已經進入皇家學院學習音樂,開始排練他自己編寫的音樂。

同時……

“我想我需要重新找回音樂才能找回我兒子。”她篤定的說:“我知道音樂能讓我找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