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15, 2010

決裂

我和某人徹徹底底地決裂。

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境界。

原因很簡單,可是其實也很複雜,不如你先了解一下,然後告訴我原因是什麼。

五天前的事了,時間過得真快呢。

叫他小裂,不,阿裂好了,小什麼的等級比較高。

我和阿裂的交情開始於他教我中文,我教他日文,日久生情,所以從家教變朋友,再從朋友變好朋友,然後從好朋友再變成死黨。

就是那種本來你只會在他家的書房和洗手間走動,突然多加客廳,慢慢再加廚房留下吃飯,漸漸樓下都可以走,後來可以走到樓上,最後除了父母主人房外什麼都任走任看的地步。

對上升星座在牡羊,月亮在雙子座的來說,這樣的交情不是半年九個月就能夠累積出來的。想想也真奇妙,還以為已經到了忠貞不二(好像不是這麼用)把彼此當作魂伴的地步,可是欸欸,突然就變泡沫了,呵。

人真是奇妙呢,對吧,侑子小姐。

阿裂約我去私人俱樂部游泳,我答允了,坐上車子後發現裡面有另外兩個陌生人。

“他們是我朋友,一個叫(豬朋好了),這個是(狗友)。”

我向他們點點頭,豬朋說:“我看過你,你是那個寫書的,我們去大眾書局時阿裂有給我看過你的書。”我應酬地笑了一下。

狗友沒跟我交際,他突然挺起腰身,伸手到牛仔褲裡掏出煙盒,然後問:“阿裂,打火機。”阿裂看著後照鏡,說道:“你不是答應你媽戒菸嗎?”狗友朝鏡子比了一個中指,“騙三八的話你也信,屌你。”

“丹(還允許他叫我丹呢,唉),打火機在你前面,給他一下好嗎。”

我不語,將打火機給他,默默地搖下車窗透氣。

豬朋突然說:“餵你,打開窗,冷氣都跑掉了!”

“可是他抽煙,總得讓空氣流通一下。”我說。

狗友聽了,冷笑:“抽煙和空氣流通有屁關係,屌。”

阿裂笑罵:“喂,他是我朋友,客氣一點。”

“啐。”豬朋狗友蔑笑,好像我自命清高的樣子。

到了俱樂部,警衛攔下來查看這輛車是否有私人俱樂部會員都有的一張通行貼紙,他看著狗友,指著他:“熄煙,裡面不能抽煙。”

若他當初就把煙熄掉,那就算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懂得乖乖作這個道理,他將燒紅的煙頭直接熄在手掌心,臉上絲毫不變,我一驚,哎喲,是個練家子呢。

“拿!”狗友猛然一揮,歪掉的煙蒂/煙屑彈出窗外,差一點彈進警衛的眼睛裡,他大叫:“開車!”阿裂猛踩油門,車子進去,豬朋狗友轉頭,對在後面破口大罵的警衛哈哈大笑,“不能抽煙咧,他天天晚上跟老婆抽懶X都可以,屌。”

他們兩個哈哈大笑。阿裂只是笑笑,看著我,卻沒注意到我眼中有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