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6, 2010

唱歌抒發情緒

以前總是聽人說心情不好他們會和一群朋友去唱歌發洩情緒。

我一直很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唱歌,和發洩情緒有什麼關係?唱歌是一種藝術、一種嗜好、一種工作、一種謀生器材,就是沒辦法和情緒連接在一起,有這樣的事?

後來終於知道了,或者說,體驗到了。

繼上一篇的事情之後,一直想辦法躲人,而且不住用念力(念念念念念念!XD)脫離那個不能淌下去的渾水,所以有點疲憊。後來遇到布萊恩,我幾乎是撲著過去。

“但以理,好久不見!”

我沒有打招呼,而是直接問:“要如何揮走悲傷情緒?” 布萊恩莫名其妙地說:“做快樂的事呀。”我瞪他:“我會不知道這一點嗎,我是說什麼是快樂的事?”

“你的話就不知道,我可以做的快樂事很多,最方便的就是唱歌。”

“唱歌?”

“你不知道嗎?唱歌能夠發洩情緒,開心不開心,唱完之後整個心情就會平復。”

真的?世上有這樣的魔藥?不需要心理醫生?

布萊恩勾著我肩膀:“好呀你,心情不好不會找朋友分享。”

“朋友?我?誰是我朋友?”

“咳咳。”布萊恩暗示。

“你?我怕說完會自殺。”

“怎麼這麼說我!”

“不說了,你到底有沒有辦法?”

“放工來我家,我陪你唱歌。”

“啊?還是不要了。”

“你害羞什麼!”他一把拉住,打排球的人手掌肌肉十分有力,我竟然掙脫不開。

“我才不要在你面前唱歌!”

“不行,我已經決定了,就這樣,下班我就在銀行門口堵你路。”

“好啦,好啦。”終於放下所有戒備。

到了他家,吃他那頓……put it this way,很耐人尋味的晚餐後,他就打開音響。

我有沒有提過,他家裡的那套音響和一台豐田汽車同樣價格,媽呀。

“現在七點半,你唱到十點保證雨過天晴。”

“不要啦,會吵到別人。”

“不會。”

“明明就會!你當我三歲小孩?”

“你很囉嗦,要還是不要!”

我怕再說下去,被別人聽見會以為出現什麼18禁的劇情,只好答應了。

“測試,測試。多——列——米——”布萊恩在那裡測試麥克風,我在那裡找東西。

“多——列——米——你找什麼?”

“唱片。”

布萊恩大笑:“不需要唱片,所有的音樂能馬上從這台機器裡面下載。”

我猛然回頭,盯著那台機器。

“這麼神奇?”

“嗯,一首歌5角。好了,麥克風拿著。”

我接過,“這麼重,這麼多按鈕!”

“因為這個是功能麥克風,你可以用上面的按鈕調高音、低音、回音、逐漸小聲、截斷補貼小節,像經過精心修剪過的唱片、修走音……”

我聽得都傻住,我們在講的真的只是一個麥克風嗎?你確定不是一間音樂室?

我怕他再說下去,我會開始膜拜那個麥克…

喜歡……這種感覺

我是對方最最最好的朋友,這是對方說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只知道在前天,我猛然發覺我喜歡上對方了,而且不是用天用星期用月來計算了,只是那時候我還不知曉。

這句話說來簡單,可是其實錯誤百出。

什麼叫喜歡?

想天天看見對方?想無時無刻跟對方說話?想傳簡訊給他之後會得到回复?想開口要求幫忙馬上義不容辭得到幫忙?想他多數陪伴在自己身邊?看見他為別的事情煩惱你也會很煩惱?看見他開心你也很開心?聽不到他的聲音心裡就像吊著一件事無時不刻都在想念?想听見他開口叫你的名字?想他約你出去逛個街走個沙灘甚至喝杯茶都好?想他無意有意地觸碰你的肢體?想他有事的時候第一個就是想到你?想他在無預警間關懷你一下?

如果真是那樣,那嗯,我是喜歡上一個人了。

這種感覺非常齷齪,明明想要,可是不敢說。

況且,這是一段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我努力封鎖自己,逃避對方,盡量拉開距離,刪除一切或可能聯繫到他的事,一旦萌生開始想念對方或一些煽風點火的念頭的時候就趕緊去散步、去圖書館看一堆一堆的小說、看DVD電影、看綜藝節目、寫稿(就像現在)、跑進教會幫忙整潔、召會有愛筵(就是大型招待會)的時候頭一個報名幫忙伙食,一個男人被十幾個媽媽圍住,逼自己拿出鍋碗瓢盆,開口要鹽要胡椒要醬油,全副心神投入這些瑣事當中,務必就是要忘記喜歡的那個人。

很有效,和那些媽媽說說笑笑,或者是綜藝節目好笑,或是將自己埋入小說故事的天地裡面,對方的影子會完全不見,沒有聲音沒有畫面沒有一丁點。

可是難題來了,當手機鈴聲響起,我會馬上看是不是對方,然後那個大腦就非常過分努力地把對方所有的事情又從一個不知名的地方拉出來,串聯在一起展現給我看,好像在嘲笑我:“忘記?真的?你這個自小被稱聰明超級記憶力的腦袋真的能夠這麼快忘記一個你認定這麼重要的人?”然後手機上面出現的人名不是對方時,心裡會有稍稍失落,原本心情還不錯,見人會打招呼,可是情緒一失落馬上就沉到谷底,馬上愁雲慘霧,難堪不已,那些一直誘惑一直鼓吹一直挑逗的邪念風起雲湧,要我找對方、打電話、傳簡訊、和他說話,慚愧的是,這三天來我都控制失敗,每天都會通一次電話,對方在三次中有兩次在睡中覺,所以聊不到十句就掛斷,儘管不到一分鐘,可是心裡就洋洋得意,完全不是我自己。

身邊有很多事都能讓我想起他,一旦開始我就想盡辦法離開那處地方/那件事情/那個東西,然後又用上述方式令自己離開那團困惑的迷宮裡面。

目前非常得意,看來這個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