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11, 2011

甲廿三的朋友

Image
很快的,就要年底了。

有時候想想很奇怪,好像……好像昨天才剛倒數完畢進入2011年不是嗎?好像一兩個月後要準備過年拿紅包的,怎麽一下子,要邁入那個禁忌的2012年了呢(明天過後囧)

我要說的不是這個,而是要說羅拉。是的,年紀比我大卻是我學妹的羅拉小姐。不過真正要說的不是她,而是之前兩個禮拜送一三五七九玫瑰的那個男人甲二十三,或安德烈。

如我弟說的,他一直不喜歡安德烈這個名字,其程度就像我對貝多芬、聖地亞哥的感受一樣。

我本來沒什麽反應,之前也提過很多次,安德烈和我也有一點小過節。你看你看,莫名其妙的就過去,一年就要結束了呢。

我還不知道要看月食= =

言歸正傳,這麽久了,羅拉離開要一年了(天呀),這麽多日子過去了,今天又重新見到他了。

又看到安德烈了,我甚至有點驚訝,沒想到還有機會再看到他。

他直挺挺的向我走來,幾乎所有人都在看他,因爲都知道他和我們銀行之間的緣分(喂)。他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所有人都在注意他,就是向我走來。我朝他微笑,他也跟我打招呼,中間有一點陌生的尷尬。這也難怪,究竟我們所有人和他是陌生人,然而多了一個橋梁稍微涉獵他的私生活,後來橋梁沒了,然而記憶卻還存在。我記得他所作所爲,他也記得我爲了他們的事站在灰色地帶,簡直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究竟是服務業,我還是先開口了:「安德烈,久違了。」 真的,久違了。

「但以理。」 他只是叫了我的名字,之間的尷尬氣氛張力仿佛越來越廣,我馬上打破:「有什麽我能幫助你的嗎?」,「啊,是。我想要請教你一件事。」 我笑問:「金融投資、股票起落、市場研究、經濟走向、各國匯率、交易法規,還是什麽呢?」他仿佛沒想到我會說這麽多,眨了眨眼睛,適應了一下,然後說:「跟銀行的事無關。」

我倒是愣了一下,「那是……」

「我聽説你是心理學專家(我聼了有點不舒服,這『聽説』裏面包含了多少故事= =),所以想來請教你一件事。」我笑說:「怎麽了?是什麽事?」

聽到了他的話,我都傻了。

他居然問說:「人會不會凴初戀的影子來選擇接下來的對象?」

我呆住大概十秒,然後才回過神來,啊……怎麽想都沒想到會被問到這一句,而且這麽久不見了,沒有寒暄(也沒什麽好寒暄),沒有客套兩句(其實也算有了),沒有帶手禮(又不是見家長…),一年過後,突然就是這麽一句,我不傻眼才有問題。他見我不説話,還以爲我沒聼清楚,於是再問了一次。我揚手阻止他,反問(我有反問別人的習慣,這其實非常不好):「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