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 2010

學習

她說:但以理,我想多學一樣東西。

我說:很好呀。

她說:可是我母親不肯。

我說:你想學什麼?

她說:我想學攀岩。

我說:很好呀。

她說:可是我母親說,女孩子不適合學那種大開大放的事情,粗魯得很。

我說:為什麼你想學攀岩?

她說:因為那是用勞力換取成績最明顯的一種運動,當你精疲力盡,卻已經高高在上,放眼天下,十分痛快。

我說: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努力爭取?

她說:因為我母親不肯,她甚至不願意得知我探聽這方面的事情。

我說:只要你有正當理由,並藉機會向她闡述該類運動的優點和優秀的防護措施,我相信她會贊同的。

她說:此外,我還想學一樣東西。

我說:那是什麼呢?

她說:我想學日文。

我說:那很好呀。

她說:我母親贊成這件事。

我說:太好了。

她說:可是我父親不肯。

我說:這又是為什麼?

她說:因為他小時候經歷過那段時間,所以十分痛恨日本人,嚴禁我們家過於貼近日本文化。

我說:你想學日文的目的為何?

她說:我想讀得明白日本漫畫和日本動畫,還有能幫旅行的日本人指導方向,這是其一;其二,我想炫耀。像你,你的日文頂呱呱,和日本朋友聊起天來如魚得水,羨慕死我們了。

我說:不論目的為何,多學一樣東西絕對都是優點多過缺點。

她說:可是我父親十分嚴厲地斥責我,說我若是被發現學日文,他會打我。

我說:請別怪他,這是童年陰影,是人生中最悲慘的一種經歷。若是能夠,請輕輕地在適當時機顯露一兩句日文如打招呼的時候對母親說嘔嗨喲,並且也讓母親接觸一兩句日語會話如早午晚安、謝謝、太好了、真的嗎;藉此向父親提示往事已成過去,不必過於計較,久而久之他會習慣的。

她說:當我看了動畫,我想學畫畫。

我說:我也是。

她說:你也是?

我說:的確,我看到他們能寥寥數筆描繪出許多用言語不能表達的劇情,所以沖動了我,我就學了。

她說:我也是,我也想畫出許多賞心悅目的圖畫。

我說:那是很好的目標。

她說:可是我姐姐反對。

我說:反對是一個很重的詞彙。不肯是我不願意你學,反對是我嚴反你接觸,一個是不願意,一個是絕對不妥協。你姐姐是……

她說:我姐姐是反對。

我說:學畫畫並不是一件可恥的事,她何故反對?

她說:我姐姐自小學起就學畫畫,可是一直沒有大成,她就斷然輟學,然後說我不必浪費,學了也沒用。

我說:其實,個人自有天分,她所不能的並不代表你不行。這件事你只應與父母商議,姐姐的觀念已經偏移,大可不必理會。

她說:最後,我想學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