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16, 2011

Nate

Image
我說的不是飾演Nate Archibald 的Chace Crawford,當然不是。

是我表弟,他也叫Nate,奈特。

奈特是簡稱,就像但以理叫丹,雷蒙叫雷,潔西卡叫潔思……奈特是拿單尼爾Nathaniel的簡稱。這是一個還算普遍的名字,卻遠遜於彼得、大衛、尊、尊尼他們。拿單尼爾,如果沒記錯是來自古希伯來文,意思是神所賜予的。

但以理叫神的裁判(正義感滿滿XD)。我弟蓋伯利爾Gabriel代表神是我的力量(所以欺負我?!)。凱文是拉丁文,意思是勇猛粗壯。愛德華是古英文,意思是喜樂。雷蒙是守護者。提摩太源自古希臘文,意思是尊崇神的榮耀。辛西雅是希臘文,表示來自天堂。

蒂芬妮表示神的手藝,艾麗絲意表典雅尊貴(超不准!)所以蒂芬妮和艾麗絲是神的手藝典雅高貴……感覺還不錯! @@

溫蒂的意思是慈愛的朋友。艾文是古英文,字面解釋是善良的妖精(跌倒)……另一個翻譯是珍貴的朋友。

所以溫蒂+艾文=慈愛的朋友遇到了一隻善良的妖精爾後變成珍貴的朋友。感覺好像哪裡……嗯……嘿……唔@@

言歸正傳。

我表弟奈特是個奇怪的人。容許我這麼說,他真的是非常奇怪的人。他是華人,卻不大會中文。也不能怪他。他母親是早稻田大學榮譽畢業生,他父親是牛津大學工程系畢業生,不會中文是能原諒的。所以跟他溝通最沒有負擔,多數用英文,不時用日文,迫不得已才用中文。

他9月7日出生(天呀~我是造了什麼孽嗎!),小學四年級,不知道為什麼特別粘我。

粘我到一個地步,如果有去非死不可的話,就能發現我說了他不少壞話這樣(掩面)

我最不喜歡被人粘著,透不過氣來。

話說13日逛完玩具城那天傍晚,我突然接到電話,還以為是阿姨,就打了聲招呼。沒想到是表弟,他每次叫我但以理尼桑,不然就是但以理葛格,從來不可以叫但以理。別忘了他母親是受日本教育的,在禮數這方面有過人的執著。

“但以理尼桑,你吃了沒?” , “我吃了,謝謝關心。有什麼事嗎?”, “你明天有空嗎?”

這其實不能算是問題。如E說的,有空沒空,其實完全取決於個人。所以我從來沒有是與否,都是先反問。

“怎麼了?你想一起玩?”, “不是,我想請你去一場生日會。”, “誰的?”, “我同學的,我們在速食店舉辦生日會,邀請同學和家長一同出席。”, “咦,爸爸媽媽不去嗎?”, “因為媽媽說我可以帶你一起去。”, “媽媽說可以?不是只有一加一嗎?”

他是這麼回答的,我印象好深刻。

“是呀。我是一,and you’re…

LEGO: LET GO

Image
地點是某由三間單位構合而立的玩具城。

一進去我完全頭暈目眩失卻方向,彷彿掉入蟲洞裡面。

這麼多玩具!

這麼多這麼多玩具!

這麼多這麼多這麼多玩具! (夠了)

不是我誇張,真的超離譜,還分區咧,幾歲到幾歲,技能區、科學區、絨毛區、自然區、零食區,像個城堡。連我這樣年紀的老伯進去心頭都撲通撲通亂跳彷彿第一次……呃,我是說,何況是那些小孩呢?!

根本不可能不掏錢嘛!

我看到了好多我喜歡的玩具,要不是我這次包包帶很小,我根本不可能會動腦筋考慮,拉了手推車就是狂掃一頓嘛!超令人心動>.<



心裡面油然生起一個想法:如果我現在是小孩就好了…

我會有魔術帽從裡面拉出白兔,我會有彈力球掉在地上發出紅色閃光,我會有搖鈴繩子放下來的時候裡面會發光,我會有暴龍的模型,裝兩顆AA電池還會搖尾巴甩頭,摸頭的話他的眼睛會從三角形變愛心,一堆自己下廚的粘土玩具,好神奇,我以前也有麥當勞送給小孩子的一個自己用麵包做薯條的薯條機XD









不過因為狗爺問題,我絕對不會覺得這個賣點很吸引。

狗爺又是另一個故事,暫表不提。

看到了UNO牌的發牌機,感覺好神奇,他說你把牌放進去,設定人數,他會自己轉動然後發牌!超神奇!



還有UNO最出名的抽塔,我身邊有個作父親的人把他孩子手上的塑膠塔抽走,拿下原木材質,說:“木的比較好,塑膠的有靜電,會粘住別的,很容易垮掉。” 活生生上了一堂課,是嗎?我怎麼都不知道。

到了科學區更不得了。

看到了一個很奇妙的東西,它是凝膠狀的透明盒子,裡面的組合成份是某某某某,功能是製造自己的螞蟻巢穴!話說只要丟螞蟻進去,不需要食物水分,螞蟻能靠裡面的凝狀物生存,一方面又能鑽出通道來製造蟻巢。對於曾經用真正土壤造出十代的蟻巢的學生來說,我看了整個就是心花怒放,好想買下來!經過行李大小、價錢、旁邊那個小孩的目光……我還是放棄了。





還看到了立體的拼圖,都是世界級建築如英國鐘樓、巴黎鐵塔、凱旋門、自由女神、聖保羅大教堂等等,握在手裡好紮實,圖畫上看起來也十分完美,我看著不同的選擇,恨不得全買了,後來又因著幾番思索,又放了回去。

接著又看到了立體模型,簡介是說這些東西全由李奧納多達文西發明的如螺旋槳直升機、鐵甲車,最特別的是投石器,我真的沒想到居然是他發明的,我還以為公元前應該就存在了不是嗎?還是好想買,可是幾番思索……你也知道。





最後到了一個角落,我就完全的放棄我自己了(?)

是我最最最最最最愛的玩具,樂高。





就像Glee第一…

派崔&韋恩

Image
約莫晚上十點半到十一點之間,我接到了一通電話。非常的奇怪,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

“哈咯,你是韋恩嗎?”

打錯了吧先生,我怎麼會有那麼做作的名字,我是——

等等。

“你是韋恩吧!” 他開始覺得自己打錯電話。

“是,我當然是(有空找個神父告解一下…),你是派崔吧,有什麼事嗎?”

“噢,我是說明天想找你出來吃早餐這樣。”

“你有車?”

“我當然有車,問什麼廢話,哈哈哈哈。”

“不過我住親戚家,不方便直接來,我們找一個地方碰頭好了。”

“好,你決定了傳簡訊給我,對了,你姓什麼?”

“我姓江。”

“水工江?”

“對(我還水電工咧)。不是薑,我還蔥咧,哈哈哈哈。”

掛下電話不到三秒我就被罵了:“剛才那整番是問題發言啊!亂用別人(or我)名字!”

這就叫現世報。

後來我二姨家的狗爺(名叫Enigma,我還Eureka咧= =)實在是非常厲害,在夜裡跟隔壁的阿花混生種在那裡你來我往打情罵俏,我翻來覆去,終於到了早上五點才睡著,七點半就被阿姨夫婦在廚房煮食說話聲吵醒,所以嚴格上我睡了兩個小時,而今天的行程是十一點出來,七點回去。

我開始懷疑我會不會再一次生病,我沒喝雞精啊……

再加上表弟時不時會來二姨家找我,我真的有點擔心了。

表弟Nate是另一個故事了,暫且不提。

派崔終於來了,穿著sleeveless tee(不知道中文叫什麼),就是一種沒有背心凹進去的剪裁而是一件有袖子的T恤直接把兩條袖子除掉,我很久沒看見這種衣服了,T以前常穿,不像背心一樣裸露過多(膀臂+背),卻顯得更合身好看。

就像官網中ipod shuffle的廣告裡那個壯男所穿的藍色一模一樣,只是派崔穿了白色。

除了白襯衫和一件白棉衣之外,我活了這麼久沒穿過白色便服。

根據心理學,穿白色,喜歡白色的人多數心裡缺乏安全感,下意識選擇純潔的白色來逃避以至安心。

所以在朋友群間,我們向來都很注意在非正式場合一直穿白色的人。

幸虧我沒有如斯困擾,叔叔我不穿白色,哈哈。

“喲,早。”

“早,猛男。”

他聽了只是哈哈笑,“進車,我帶你吃好東西。”

我萬萬沒想到他所謂的好東西是雞蛋青瓜三明治和油蔥拌板條加蛋。我不由歎息,果然都是蛋。布萊恩頓頓吃水煮蛋,查理斯三餐吃蛋沙拉,小狗杉一早醒來就啤酒打生蛋,T……算了= =

“來一杯咖啡。”

我身邊那個人馬上神經都蹦起來:“喔,喔!等一下!咖啡?”

“對,我喝咖啡。”

“涼茶不好嗎?”

我微笑:“我腦袋裡對茶的定義不是早上喝的。” 誰在早上喝茶,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