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19, 2008

風鈴

猜猜我遇到誰了?

晚上,我坐在電腦前一直寫一直寫,音響開著,播我喜歡的一首歌:公主徹夜未眠。唱完一遍又一遍,我有種很不好的習慣,會重複地播放喜歡的歌,播到新鮮感沒了才肯停。這不好,過於極端,後來會對那首歌生厭,慢慢地那張唱片就丟在角落不會再聽,形成廢鐵(片?)。久而久之唱片堆積成山,畢生積蓄有三分之一就這麼丟了。

時間是11點19分,對不喜歡夜生活的我,或者對上班族來說,此時不睡更待何時?可是沒辦法,寫作的人有種怪基因,越夜越有精神,靈感像洪水一樣一直撲進來。上次和冷香見面之後,我心情豁然開朗(看破了?)。下筆如有神。聽著聽著,我也哼起公主徹夜未眠。

23點42分,鬧鐘是這麼顯示的,我挺起腰桿,鬆鬆筋骨打算再戰,但是我沒有。我嗅到煙味,味道很淡可是持續很久,聞久了會膩。我怔怔地想,不會吧,遠處著火? 然後,我聽到鈴鐺的聲音,丁呤,丁呤,像風吹過風鈴一樣,清脆悅耳。聲音漸漸靠近,我轉過身時,門已經打開了,一個女郎穿著窄裙,抱著胸,左手拈著一根長煙,用很譏諷鄙視的聲音說:“人說認真的男人最帥,我怎麼覺得你可憐?”

她背著室外的夜燈,我看不清楚她的長相,但是不必,看到她身材曲線,她無論如何是一個美人。

聽到那陣鈴鐺聲,我已經知道她的身份,於是笑說:“是你。”她輕輕哼一聲:“你不怕?”,“我怕什麼?”,“不怕我上你的身?令你中邪?”她說話有種輕輕的鼻音,仔細聽起來像在撒嬌,可是語氣又十分高傲鄙視,是靜態的潑辣。

“請進。”她走進來,漸漸露出她的五官,她還是一樣,臉微圓,有一對巨胸,嘴上有顆痣,一雙眼睛帶著三分妖氣,像貓一樣;她的右腳上有一條金色的腳鍊,上面有四個鈴鐺,無論她走到哪裡,都會先聽見丁丁噹噹聲。

她坐在床上,蹺起右腳(丁呤丁呤),繼續抽煙。我輕輕拿過她的煙:“在我面前,你別抽煙。”她搶回來:“我的事你管不著。”我說:“吸煙對身體不好,王小路也勸過你不是嗎?”風鈴聽見王小路三個字,臉色一變,隨即又恢復她孤傲的神情,但是乖乖地把煙拈掉。

有了上次的經驗,我已經不怕,我反而拉住她的手:“風鈴,你好嗎?”風鈴掙脫:“把你的髒手拿開!”我舉起手:“好好好。”風鈴伸手,她的手並不好看,關節突出,骨骼很大,是一雙做過苦力的手。她掌心也有顆痣:“先給錢。”我咂舌:“我並不打算跟你怎麼樣,也要交錢?”風鈴冷冷地說:“你就算給我全世界的錢,我也不會和你上床。”

“風鈴,別這樣,女孩要矜持一點。”

“I…

改變我人生的3個故事

(1)
猶太人有個笑話是這麼說的。

一個父親要訓練小兒子的勇氣,於是將他放在樓梯第二階,說你跳,我會接住你,然後放他在第三階,同樣說你跳,我會接住你。

小兒子起初害怕,不過選擇相信父親,於是往下跳,父親馬上接住他,第四次,第五次……

孩子每次安全倒在父親懷裡,父親讚他是乖孩子。

之後,孩子從非常高的地方興奮地跳向他父親,可是這一次父親退後一步,兒子從高處正面摔在地上。

他爬起來坐著,滿臉是血,嚎啕大哭。

父親告訴他,“這會教導你。”

There is a Jewish story, an ordinary Jewish joke: A father was teaching his little son to be less afraid, to have more courage by having him jump down the stairs. He put his son on the second stair and said 'jump, and I'll catch you' then on the third stair and said 'jump, and I'll catch you', the little boy was afraid, but he trusted his father and did what he was told and jumped into his arms. The father put him on the next step and then the next, each time telling him 'jump, and I'll catch you'. Then the boy jumped from a very high step, but this time the father stepped back and the boy fell flat on his face. He picked himself up, bleeding and crying, and the father said to him, 'that'll teach you.'"

(2)
這是德國的歌謠。

女孩快樂上學,路旁有隻小…

ブルーバード (青鳥)

羽ばたいたら戻らないと言って
目指したのは苍い苍いあの空
悲しみはまだ覚えられず
切なさは今つかみ始めた
あなたへと抱くこの感情も
今言叶に代わってく
未知なる世界の梦から目覚めて
この羽を広げ飞び立つ
羽ばたいたら戻らないと言って
目指したのは白い白いあの云
突き抜けたら见つかると知って
振り切るほど
苍い苍いあの空 苍い苍いあの空 苍い苍いあの空

爱想尽きたよう音で
锖びれた古い窓は壊れた
见饱きたかごは
ほら舍てていく 振り返ることはもうない
高鸣る鼓动に 呼吸を预けて
この窓をけって 飞び立って

駆け出したら 手にできるといって
いざなうのは 远い远いあの声
まぶしすぎた あなたの手も握って
求めるほど 青い青いあの空

落ちていくと 分かっていた
それでも 光を追い続けていくよ

羽ばたいたら 戻らないといって
探したのは 白い白いあの云
つきぬけたら 见つかると知って
振り切るほど 青い青いあの空
青い青いあの空
青い青いあのそら

如果張開翅膀說好不會再回來
心系所往的是那
蔚藍蔚藍的天空
還沒來得及銘記住悲傷
痛苦卻早已接踵而至
對你懷抱的這份感情
此刻也化為萬語千言
從未知世界的迷夢中醒來
張開雙翼飛向藍天
如果張開翅膀說好就不會再回來
心系所往的是那
潔白潔白的雲朵
我知道飛越千山萬水就會抵達
奮力拍打翅膀
朝著那蔚藍蔚藍的天空
蔚藍蔚藍的天空
蔚藍蔚藍的天空
冰冷的聲響
鏽蝕殘舊的窗
厭倦了牢籠就棄之而去義無反顧
心潮澎湃與呼吸交融
破窗飛向那蔚藍的天穹
夢想將跟隨著心的翅膀
牽引著我的
是那遙遠的召喚
如此眩目耀眼緊握住你的手
追尋那蔚藍的蔚藍的天空
深知終將墜落
即便如此
我也依舊追逐著光芒飛翔
如果張開翅膀說好就不會再回來
一路追逐那潔白潔白的雲朵
我知道飛越千山萬水就會抵達
蔚藍蔚藍的天空
蔚藍蔚藍的天空

habataitara modorena ito ita
mezashita no wa aoi aoi ano sora

kanashi i wa mada oboerarezu
setsunasa wa ima tsukami hajimeta
anata e to ida ku kono kanjou mo
ima kotoba i kawa at teku

michi naru seka ino yume kara mezamete
kono hane wo hiroga tobitatsu

habataitara modorena ito ita
mezashita no w…

Bad kisser is a non-negotiable

這句話是從我美麗的解夢師辛西雅小姐說的。

太贊成了,親吻是一段戀情中最重要的過程,享受與否,默契與否,能挑起慾火與否,一個吻就能決定。

不論身高體重長相,那些不過眨眼間事,只有這一項永恆不變。

十分要緊,且能從親吻的模式中探索對方性格個性,是,不必假想為王子親吻公主,可這是人生,又不是博拉圖,到最後都需要肉體上的接觸;這種事,越快知道越好,否則耗了三個星期才發現對方一點技巧都不會,像個鄉下佬進城,胡亂摸索,怎麼吃得消!

切勿嘗試改變,不行就是不行,請妄自菲薄,別幻想能改變其之能力,過程只會徒惹煩惱,滿口滿臉是對方口水時方懊惱已經太遲,尊駕不是救世主,不必將別人的缺點籠統攬到自己身上,海底有的是珊瑚,山上多的是樹木,這世上並沒有單獨孤寡一輩子等著你的契合配偶,這不是童話故事。

人生就是這樣,我們愛的是一批人,結婚的是另一批人。

不過,只有這一點需要堅持,否則苦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