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12, 2011

跆拳道台灣交流之旅

我打開門之後,發現阿楚站在那裡,本暄坐在那裡看小說。

我揮揮手,不帶走……不是,是跟他們打招呼。

“但以理!好久不見了!”

“的確好久不見了,在報紙上看到你們的報導,我想跟進一下。喜兒呢?”

“一來就找喜兒……”

我看著阿楚,心裡面實在疑惑,你那是什麼意思?我不來找喜兒,難不成你想要我來找你?甚至來找你女朋友?你要的話,兩項我其實都不介意XD

我本來兩邊都沒問題。

本暄笑著說:“喜兒很快回來。”

真的,很多時候你不說沒怎樣,說的時候偏偏那個人就出現了,long life~

門口朝內推開,本暄站起來:“喜兒,看是誰來了?”

“比薩終於送……啊!”

被他這麼一嚇,本暄的小說掉在地上,而且……是岑凱倫寫的(我的天)

“但以理!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這個反應是不想要我在這裡,好,老子走。”

“不行!(拉)我不是那個意思。”

看著他被唬住的樣子,我不由笑了,上下打量他,“你是不是……體重又增加了?”

他喜滋滋地說:“對呀,我又重了兩公斤!總算把腹側肌練出來了!”

“是嗎,那多好。”

“你說的嘛,男人總要有男人的樣子。”

也是啦,骨瘦如柴,像個第三世界饑民,敢脫我還不敢看呢。

“台灣之旅如何?”

“有點熱。不過很好玩,吃了很多東西。我們進去聊。”

“老師呢?”

“今天是別人練習,我休息。”喜兒坐在樓梯的石灰扶手上,雙腳有一下沒一下地晃動著,“你今天怎麼會來?” 我想了想,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想看看你,就來啦。”

喜兒的腳突然就僵在那裡,“你…你說什麼?”,“我是說反正回家也是回家,既然沒事,就過來看看你這樣。” 喜兒突然癟嘴。我不由問:“你那是什麼嘴臉?” 喜兒繼續癟嘴:“你剛才不是這麼說的。”

嘴巴是我的,你管我怎麼說?

“做人要準!說話要準!” 喜兒突然有點小不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台灣去了哪裡?” 說到台灣,喜兒眼睛就亮了。 “那天,從桃園下來之後,搭高鐵去台北。” 唷,一開始就提及我沒做到的事。 “後來,第一天去饒河夜市,因為到了那裡休息了一下,基本上就是去也是吃晚餐了。”

“吃了什麼?”

“首先吃了古早豆花,噢,你知道什麼是古早嗎?”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後來就吃了藥燉排骨,小小一碗六塊錢。”

“我沒吃那個,人太多了,口感如何?”

“不好吃,而且大家擠來擠去,我多怕灑出來。後來又吃了你說的水果串,那其實也還好,後來吃了烏賊燒和胡椒餅,就很飽了。沒辦法,心有餘,胃不足……看到了很多奇怪的東西。你知道有個地方有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