跆拳道台灣交流之旅

我打開門之後,發現阿楚站在那裡,本暄坐在那裡看小說。

我揮揮手,不帶走……不是,是跟他們打招呼。

“但以理!好久不見了!”

“的確好久不見了,在報紙上看到你們的報導,我想跟進一下。喜兒呢?”

“一來就找喜兒……”

我看著阿楚,心裡面實在疑惑,你那是什麼意思?我不來找喜兒,難不成你想要我來找你?甚至來找你女朋友?你要的話,兩項我其實都不介意XD

我本來兩邊都沒問題。

本暄笑著說:“喜兒很快回來。”

真的,很多時候你不說沒怎樣,說的時候偏偏那個人就出現了,long life~

門口朝內推開,本暄站起來:“喜兒,看是誰來了?”

“比薩終於送……啊!”

被他這麼一嚇,本暄的小說掉在地上,而且……是岑凱倫寫的(我的天)

“但以理!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這個反應是不想要我在這裡,好,老子走。”

“不行!(拉)我不是那個意思。”

看著他被唬住的樣子,我不由笑了,上下打量他,“你是不是……體重又增加了?”

他喜滋滋地說:“對呀,我又重了兩公斤!總算把腹側肌練出來了!”

“是嗎,那多好。”

“你說的嘛,男人總要有男人的樣子。”

也是啦,骨瘦如柴,像個第三世界饑民,敢脫我還不敢看呢。

“台灣之旅如何?”

“有點熱。不過很好玩,吃了很多東西。我們進去聊。”

“老師呢?”

“今天是別人練習,我休息。”喜兒坐在樓梯的石灰扶手上,雙腳有一下沒一下地晃動著,“你今天怎麼會來?” 我想了想,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想看看你,就來啦。”

喜兒的腳突然就僵在那裡,“你…你說什麼?”,“我是說反正回家也是回家,既然沒事,就過來看看你這樣。” 喜兒突然癟嘴。我不由問:“你那是什麼嘴臉?” 喜兒繼續癟嘴:“你剛才不是這麼說的。”

嘴巴是我的,你管我怎麼說?

“做人要準!說話要準!” 喜兒突然有點小不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台灣去了哪裡?” 說到台灣,喜兒眼睛就亮了。 “那天,從桃園下來之後,搭高鐵去台北。” 唷,一開始就提及我沒做到的事。 “後來,第一天去饒河夜市,因為到了那裡休息了一下,基本上就是去也是吃晚餐了。”

“吃了什麼?”

“首先吃了古早豆花,噢,你知道什麼是古早嗎?”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後來就吃了藥燉排骨,小小一碗六塊錢。”

“我沒吃那個,人太多了,口感如何?”

“不好吃,而且大家擠來擠去,我多怕灑出來。後來又吃了你說的水果串,那其實也還好,後來吃了烏賊燒和胡椒餅,就很飽了。沒辦法,心有餘,胃不足……看到了很多奇怪的東西。你知道有個地方有算命師,用小鳥占卜,​​招牌那裡寫神鳥占卜,三代祖傳。”

啊,那個。

“我真的很想問,三代祖傳,是指人還是指鳥。” 說完自己先笑出來。

我怎麼沒想過這點,哈哈哈哈哈。

“最後出來的時候,買了你說的一家鹹水雞,雞肉不好吃,冰冰冷冷的。”

“還有滷味也是冰的。”

“真的!超恐怖!冰的雞肉!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好恐怖。而且旁邊有人在賣什麼腦袋按摩器,看起來像色情用品,又有人在那裡做美容,叫什麼挽面。

挽面,挽面,挽救你的面子~

“我其實本來想吃生蠔,可是他們說男生吃了生蠔​​會……我就不吃了。”

“那第二天呢?”

“第二天去淡水老街和漁人碼頭。”

“好玩嗎?”

“不知道是我鼻子有問題還是怎樣,那些水明明是活動的,可是我總好像聞到臭水溝的味道……等等,你那個表情,你是不是也有嗅到?!”

“據W說,那里之前是垃圾亂葬崗。”

“我就說嘛!我一直說有怪味,佳宜、阿光、明高、紫樺都說沒有!”

呃……我也是遊客,不方便說什麼;我只是想推人下去而已(什麼跟什麼?)

“在那裡吃了什麼?”

“噢在那之前,我們坐在咖啡廳那裡,有人會在那裡唱歌,好像都是那幾首,什麼我心內——”

思慕的人~

“我就給他們十塊,噢,一百塊。”

“果然是有錢人家。”

“人家很辛苦!太陽那​​麼大在那裡表演,又坐輪椅,我們要尊重殘障人士,他們很努力!”

不是我不相信人,親愛的,只是你確定那個人的那一雙腿……嗯?

“之​​後吃了很高的冰淇淋,又吃了魷魚沾梅粉口味(你不是也很奇怪嗎你!),又吃了阿婆鐵蛋。”

“鐵蛋,你有吃鐵蛋!你吃了什麼鐵蛋!有沒有買回來?!買多少回來?!”

“啊啊啊,你抓痛我了啦,你……不要這麼近……我……喂……太近了啦!”

“對不起。我只是……想念。”

“我吃了鵪鶉蛋,買一包回來,家人吃完了。你很喜歡嗎?你怎麼不告訴我!我可以買多多啊!哎唷,你怎麼不早說?!”

因為我回來根本不能講話,又病了兩個禮拜,為了能夠讓自己提振精神就半天一瓶威士忌,腦子裡面又是……誰有空想吃鵪鶉蛋啊?

“早知道我就多買了,唉,來不及了。”

“沒什麼啦,我……我只是說說。”

“最好是啦,一副失落的樣子。”

“那在漁人碼頭上……”

“看到了情人橋,他們說情人橋很有趣,佳宜和明高就走到對面,阿光和紫樺聽他們說上面好看也上去。”

……呃,讓我們為那兩對情侶默哀十分鐘,衷心希望情人橋的傳說是假的。

阿們。

“回來之後吃阿給和魚丸湯。阿給就還好,我沒想到原來阿給是那樣的,魚丸裡面的豬肉很難吃,其實也還好。”

“最後一天呢?”

“去了基隆九份和金礦那裡,然後101,然後士林夜市。”

“很忙呢,芋頭甜品好吃嗎?”

“好吃,我去的是第一家那間吃,小小一間要一直走到裡面才有空間坐,可是好多人,我最坐在窗邊,可是好悶熱,所以我就坐到角落有小窗的那個位子上。”

“是噢……”

“你怎麼笑得這麼有內容,快說。”

“要是沒錯,你後面十一度是桌子,左邊有六張凳子,右邊有三張,再旁邊就是洗手間,如果仔細看,你會看到鏡子上反射女生廁……”

“你眼睛在看哪裡!”

“我只是開玩笑,哈哈哈。”

“你明明就有偷看,色狼,變態,吃甜品就算了眼睛還要看不三不四的東西!”

“那麼,我們坐的就是同樣的位子。”

“真的嗎?”喜兒突然笑得好開心,“這就叫心有靈犀。”他一腳蹬下來,“感覺好奇妙,那是你坐過的位子,我之後也坐在那裡。這算不算一心同體?”

“那是成語嗎?”

“好像不是,那就叫LUAN FONG和鳴(不知道怎麼寫)。”

“什麼意思?”

“和鳴,就說我們的決定是一樣的,你只要知道這點就好了。”

“什麼鳳的又是什麼意思?”

“噢,那個沒什麼。”說完他自己一直掛著微笑,“你說是不是?”

“你說是就是吧。”

“跟我念一次,我們LUAN FONG和鳴。”

“好難。”

“沒關係,華語這種事,大家都會教你。你一定要學會這句。”

“好啦。九份呢,好玩嗎?你到底在笑什麼啊?”

“九份不好玩,好多人,好多吃不到的食物,不過我有買禮物給你!”

“是什麼?鐵蛋?”

喜兒瞪我一眼,“幹嗎故意酸我。”

“那是什麼?”

“陶笛!”

我聽了突然哈哈大笑。喜兒奇問:“你在笑什麼?” 我好不容易忍下來,說道:“我那時本來想買,可是走到後面忘記了,腳板的舊傷又有點發作,所以放棄了。沒想到被你買了,看來我和那個禮物很有緣。”

喜兒也在那裡笑,“幸虧我買了,看來真的很有緣。你說,這樣是不是L+F和鳴?”

“看來的確有像。”

“我也是這麼想,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下次我給你。”

“好。我回家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覺得喜兒有一點開心過頭了,看來他很享受他的台灣之旅。

這樣也好,都去旅行了,自然也好好享受,快快樂樂的。

可是那裡應該好熱,而且短期內我也不會再去。

不過聽喜兒一路敘述下來,怎麼好像完全沒聽到跟跆拳道交流的故事,彷彿都一直在玩。

好像有點重點放錯了吧。





心得:月全食....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月全蝕只有看到一點點橘橘的月亮~然後就是脖子疼~呵呵~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