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3, 2010

熱臉貼在冷屁股上

出差回來之後遭受朋友們炮轟:幹嗎不回電話/電郵/簡訊/上線/玩失踪/搞神秘……

索性來個君不見——好好工作。

接著老闆就說:“大家星期一準備好,auditor (我真的不知道中文是什麼)要來了。”我google了一下,auditor似乎稱作稽核員。

隨便啦。

總之要來了,大家就一片慌亂,因為他們的工作就是負責挑骨頭,自然是有洞就鑽有隙就探,被人挑麻煩找錯誤,自然是不開心。

星期一,沒來。星期二,沒來。星期三,沒來。星期四應該沒來,可是咚咚嚨咚嗆!來了。

我看了都傻眼,女的!(女的在找麻煩這件事上根本就是天才,要反駁時候又不好直接回嘴,麻煩了!)而且年紀比我大一點而已,這麼年輕!(年輕氣盛,更是會不辭辛勞找麻煩!)沒有戴耳環/手鍊/項鍊/水晶指甲/染髮/化妝品,還是戴著最普通的黑色鏡框眼鏡,完了!首都來的人耶,不是個個穿金戴銀走路會嘀嗒嘀嗒響嗎? !

她進來,自以為熟稔地和所有人握手,你好你好,我叫麗蓮。大家客套寒暄了之後,老闆走到我面前,“但以理,今天開始她會坐在你的辦公室,你東西整理一下空出來。”查爾斯聽了雙目圓睜,在我耳邊用標準的日文說道:“老闆,你被貶值了,好個喜新厭舊的寫照...” 我笑著回答:“不要多說,幫我忙就好”,“是。”

後來她就開始稽核(這兩個字是這樣用吧),可是她萬萬沒料到這個小鎮中有查爾斯這號人物(查爾斯我愛你!),她給出再刁難的要求如2007年四月13號-24號+2008年九月十月+2009年正月到六月+2010年五月3號而已(你是白痴嗎)報告/收據記錄/賬目,查爾斯手揮目送,人高馬大/年輕力壯的他搬起一堆堆滿滿的紙箱像拿一盒撲克牌一樣不費吹灰之力,真的是太好用了!

第一天沒什麼好聊,也被她弄得夠煩了,查爾斯負責扛扛抬抬就好,核數簽名解釋員工規條的瑣事全歸我,好像一副她來了別人就不用上班/不用做其他事的態度,實在惱人得很,所以查爾斯啤酒近日來灌得頗兇。

昨天,開始多聊了一下,這個麗蓮的城府水準大概兩顆星既她想什麼我們知道的那個小朋友水準,所以就好控制了,於是她也聊得比較多,查爾斯又不辭辛勞親自下海(什麼?)端紅茶(還問要方糖還是煉乳!),外加優秀長相體態,實在能做很多事,那像我們這種一無是處的廢物(笑)

鬆懈對方心房之後,就能探聽很多事:她喜歡甜食可是不喜歡巧克力(奇妙)喜歡中華食物不是很喜歡西餐(蒼蠅蛋~),沒事喜歡看DVD然後最近在看美國影集吸血鬼日記和Go…

分手

我其實有很認真地想過。

我還是不得要領。

因為對我來說,這是一件很不可能的事情。

是什麼造成一對戀人/夫妻以分手/離婚為收場?

我問過很多很多人,得到的答案很多種,卻沒有什麼獨一的結論。

先說情侶好了。

世上交往方式分四種:博拉圖式、半埃克勃式、美索拉式、賽德式。

博拉圖式大家都很熟悉,簡單來說是精神戀愛式,即俗稱的最巔峰的魂伴愛情式。這是最舒服最不可得最聖潔最鞏固最奧妙的一種關係。沒有距離的分別,兩個人在一起比兄弟姐妹更親,揚一揚眉毛動一動目光就完全能夠了解對方的用意,彷彿不是兩個人,而是用同一個靈魂、同一個氣息生活在世上。

這種關係,一輩子只能有一次,或者一輩子一次都沒有。因為那種關係不是你和我,而是魚和水的關係;我離開你,你離開我沒什麼大不了,可是魚不能沒有水,有水一定有魚。沒有人能取代、捨棄、遺忘這種關係。

要斬斷這種關係所需要的力量是很強大的,逼近生與死那麼極端的力量,所以基本上來說是不可能分得開。

博拉圖式的例子就是虛構的衛斯理和白素,實際的例子是但以理和R。

不說那個。

第二種是半埃克勃式,是日漸龐大/目前最普遍的感官交往式。即在開始交往、正在交往、不再交往的三大階段裡面都有肉體為成分的一種交往方式。這種關係淡能非常淡,重能非常重,是一種很不知所謂的關係。他們把肉體關係也加附在交往的條件裡。這種關係有距離限制,需要在能看能摸能碰的距離裡才能維持得住,而且肉體關係的影響十分龐大,有時若不能在肉體關係裡得到滿足,關係就會淡化損壞,甚至自我斷裂,不比任何外來因素。

更簡單來說,這是一種條件論交往。滿足了彼此的條件就能開始,只要一點沒了那就多數不能繼續。心的成分也有,可是不一定明顯。條件論不一定是自己開的,也包括很多:家庭背景、社會階級、性別問題、金錢話題、喜好因素……太多太多的變數,所以只要在其中一項有了缺陷,關係就能隨時告終。是為最不穩定的關係一種,長久的也有,不過那隻是變數不夠大而已。

實際例子的話,請轉眼看四周,能看到的情侶百分之95都是用這種方式交往著。

美索拉式的解釋很長,也是這四種關係裡面最年輕的一種。簡單來說就是所謂的遠距離戀愛式,乃半埃克勃式的進化版,也是最最脆弱的一種。

因著社會歪曲的社交方式一直如毒瘤般蔓延,人和人可以淡泊到一種接近變態的關係,選擇不敞開自己,卻又因為基因作祟想要得到別人的認同、同意而有實際的存在感,所以就發展出很變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