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6, 2010

A Good Ending?

Image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轉眼一年又結束了(是在寫作文嗎?)

2010年不住發生了很多事,我們得到許多,也失去許多。

世界依然運轉,冰山依然融化,火山一樣噴發,廢氧依然囤積,疾病依然加劇,身高同樣不變,可是突然,噫,又結束了呢。

這個結束有很多很多的關聯。

有人從一個人變兩個人,有人從兩個人變一個人,有的從九個人變兩個人(唉),還有很多。

我不想再次總結這年做了什麼過了什麼見了什麼,沒什麼意義。

我想提的,是我和阿裂的事情。

在這之前我曾說要試試看和阿裂恢復之前那樣。

因為我最近發現,人是很奇妙的(不是早知道了嗎?)我們都在長大,都在成熟,都在老化(我說你們,哈哈哈哈),世界在擴大,經驗在加深,可是有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一直不改變。

那就是交際。

很奇怪,最近發現,無論如何,我們身邊來來去去的其實就是那麼幾個人,或者會多加一兩個,可還是只有那一群,有時分開很久,可是兜兜轉轉,又到了你的生活圈中。

所以,不得不和阿裂談談。

我先拿起電話,突然發現我已經將他手機刪除,電郵也沒留下,家裡電話也沒有,我心想,咦,看來當初很嚴重呢,我很少會做到這麼絕的地步;一方面突然沉吟,躊躇起來,好嗎?這樣子去找他好嗎?一定要找回他嗎?有必要嗎?值得嗎?

說老實話,其實沒有必要,他也不是什麼特別人物,而且朋友三教九流,夾在好壞之間,要身高也沒怎樣,身材沒什麼,腦袋……就不說腦袋了。

可是在這個科技發達的時代裡面,要一個人的資料,像翻鹹魚一樣容易(什麼東西?),我打了熱線,說出他名字,不到三秒已經得到他家電話號碼,二話不說馬上播線。

剎那間,我有點後悔,如果是他接電話怎麼辦?我該說什麼好?

突然又覺得好笑,怎麼打個電話也要費疑猜,又不是談戀愛,神經病。

可能是傻人有傻福,接電話的是他母親。

我對女人……應該說,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天生都有兩把刷子,我熱絡的和她聊天,她還詫異地問:“我就奇怪為什麼最近沒聽到你消息,不久前,他還老愛在飯桌上提你的事情……”
我有一點點失神,是嗎?我們有這麼親暱嗎?

“他都推說你忙,然後又交女朋友,所以沒時間陪他,我說你呀,交女朋友不給我知道,自己交朋友,把我兒子丟一邊,為什麼不介紹一個給他… …”

劈裡啪啦,啪啦劈裡。

我有點想掛電話,好你一個阿裂,這麼爛的藉口也給得下去。

也是,現在會和父母談心事的孩子……拜託,你以為什麼,小說還是電視劇?

“阿裂在嗎?” 終於問到重點了。

“阿裂在呀,(為什麼他要在!)你等等。”…

我不是要你盡力

Image
吳本嘉比較高,吳本慶比較矮,我看的許多例子都是這樣,弟弟比哥哥長得高,我自己的例子也是那樣。

或許是頭一胎被照顧得太好,被呵護得太過,以致不能好好鍛煉。不像次胎,因為有了第一胎的經驗,所以知道其實不必管得這麼緊密,孩子自有孩子天地,所以放任他們玩鬧,手腳得到鍛煉,所以長得比較高大。這是我自己想的,究竟我對那段記憶……誰會有那段記憶啊!

我的眼光最後落在本暄身上,不禁苦笑,她穿那種八九歲男生穿的迷彩短褲,兩邊各有口袋,後面有一個裝飾作用的口袋(因為只有口袋樣子,袋口根本就是縫死嘛!)上衣不是穿弟弟就是穿哥哥的便服,哪有女生穿白色便服前面會有我裝宅男的字樣。

“喲,帥哥!”她一直揮手,她是我見過少數揮起手來手臂內側不會晃動的女生,我回頭。

“叫你啦,你看哪裡?”

“你叫的是帥哥,不是我。”我丟下陷阱。

沒想到她感覺到了,狡獪地笑道:“噢是嗎,那當我說錯好了。”

這傢伙。

吳本嘉就是那個被喜兒打敗的對手,他問道:“但以理哥哥,你知道喜兒的成績嗎?”

“我知道。”

“喜兒跟我通話,說他不知道怎麼面對你才好。”

我看著長得百分之八十像小泉孝太郎的吳本嘉,只是笑笑。

我找個位子坐下,翻開小說,叫黎明行者號,納尼亞系列之一。

你知道,就是那隻很自負又固執的獅子一直差一點被人幹掉的故事。

本暄從背包裡面拿出一本小說,叫死亡的圖書館,我之前很喜歡那本,那也是一系列小說,那本是系列的開頭,說到老鷹國將一個區域列為終極禁區,後來被一個在裡面工作的員工爆料說他們搜羅到足以覆蓋整個足球場那麼多的書,裡面記載了超過七十一億的人名和日期。

28 07 1986 鈴木瞳 Natus

08 08 1987 C Natus

03 06 1985 E Natus

02 07 198X R Natus

或者…… Mors(我的媽呀)

那個員工和某個即將退休的聯邦政府警探是同學,他最後一件案件就是許多人收到了一張黑色棺材卡片上面冷淡地提說閣下明天會死,屢試不爽,可是死者毫無相似之處可供搜查,警探死不甘心後來找出原來兇手就是同學,可是找上門時同學慘笑說你找錯人了,我不是兇手,兇手是命運,然後給他一張卡片,上面寫年月日[那個同學名字] 死亡,才說完,轟的一聲,禁區裡面的特務衝進來殺人滅口,警探不得不信同學說的話,帶著他盜出來的資料逃逸,打開電腦,用快速搜索,找到自己名字,然後看到裡面記載著的日期是……

我沒想到她會看這種書,現在有許多女生看的書往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