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ood Ending?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轉眼一年又結束了(是在寫作文嗎?)

2010年不住發生了很多事,我們得到許多,也失去許多。

世界依然運轉,冰山依然融化,火山一樣噴發,廢氧依然囤積,疾病依然加劇,身高同樣不變,可是突然,噫,又結束了呢。

這個結束有很多很多的關聯。

有人從一個人變兩個人,有人從兩個人變一個人,有的從九個人變兩個人(唉),還有很多。

我不想再次總結這年做了什麼過了什麼見了什麼,沒什麼意義。

我想提的,是我和阿裂的事情。

在這之前我曾說要試試看和阿裂恢復之前那樣。

因為我最近發現,人是很奇妙的(不是早知道了嗎?)我們都在長大,都在成熟,都在老化(我說你們,哈哈哈哈),世界在擴大,經驗在加深,可是有一
件很奇妙的事情一直不改變。

那就是交際。

很奇怪,最近發現,無論如何,我們身邊來來去去的其實就是那麼幾個人,或者會多加一兩個,可還是只有那一群,有時分開很久,可是兜兜轉轉,又到了你的生活圈
中。

所以,不得不和阿裂談談。

我先拿起電話,突然發現我已經將他手機刪除,電郵也沒留下,家裡電話也沒有,我心想,咦,看來當初很嚴重呢,我很少會做到這麼絕的地步;
一方面突然沉吟,躊躇起來,好嗎?這樣子去找他好嗎?一定要找回他嗎?有必要嗎?值得嗎?

說老實話,其實沒有必要,他也不是什麼特別人物,而且朋友三教九流,夾在好壞之間,要身高也沒怎樣,身材沒什麼,腦袋……就不說腦袋了。

可是在這個科技發達的時代裡面,要一個人的資料,像翻鹹魚一樣容易(什麼東西?),我打了熱線,說出他名字,不到三秒已經得到他家電話號碼,二話不
說馬上播線。

剎那間,我有點後悔,如果是他接電話怎麼辦?
我該說什麼好?

突然又覺得好笑,怎麼打個電話也要費疑猜,又不是談戀愛,神經病。

可能是傻人有傻福,接電話的是他母親。

我對女人……應該說,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天生都有兩把刷子,我熱絡的和她聊天,她還詫異地問:“我就奇怪為什麼最近沒聽到你消息,不久前
,他還老愛在飯桌上提你的事情……”
我有一點點失神,是嗎?我們有這麼親暱嗎?

“他都推說你忙,然後又交女朋友,所以沒時間陪他,我說你呀,交女朋友不給我知道,自己交朋友,把我兒子丟一邊,為什麼不介紹一個給他…
…”

劈裡啪啦,啪啦劈裡。

我有點想掛電話,好你一個阿裂,這麼爛的藉口也給得下去。

也是,現在會和父母談心事的孩子……拜託,你以為什麼,小說還是電視劇?

“阿裂在嗎?” 終於問到重點了。

“阿裂在呀,(為什麼他要在!)你等等。”然後就扯大嗓子叫喚兒子,哦對對對,阿裂的乳名叫阿凸,我實在不明白,這些名字哪裡來?
R的乳名叫阿厝,還有喜兒的乳名叫……

“你跟我媽說了什麼?”阿裂的聲音突然傳來,一點都不客氣,冷冰冰的,如同跟一個殺父仇人那樣說話。

“阿裂,我並沒有說什麼。”

“你最好沒有說什麼,像你這樣的人隨時被你插死都不知道為什麼,我警告你不要再打來,不要煩我!”

嗯嗯,我心想,終於有點現實了,如果現在就聊起來反而好笑。

他重重地把電話掛下去。

幸虧我做好心理準備而且咬牙做下去,不然……

我放下電話,繼續上班。

第二天,我又撥電話過去,這次是他自己接,我吸一口氣,然後帶著笑意說:“這麼早呀阿裂?睡得好嗎?”

他遲疑一下,“你是誰?”

“阿裂,是我。”

他重重吸一口氣:“我不是叫你不要打來了!”

“阿裂,我跟你說,昨天我看到——”

“不要煩我!神經病!”他又掛下電話。

第三天電話又響了,又是他媽媽,我們聊了一下,她說阿裂出去了,我問了他的手機號碼,馬上撥給他。

“哈咯。”

“阿裂,方便說話嗎?”

這次他更絕,連話都不說馬上掛斷。

說到底,我承認我這個人是很賤的,平時冷漠無聊習慣了,要發瘋纏起人來,也是很糟糕的。

我總共打了四次,他都沒有接電話,可能已經記起來這是電話號碼,所以拒聽。

第四天,我繼續打電話,說真的我當中也有糾結、質問、疑惑、放棄,可是總覺得事情已經開頭了,已經一頭砸入糞坑里面,總得要把事情做完才算結束,不然偷
雞不成還要丟一把米?

我也感覺到他也累了。
真的,要討厭憎恨一個人是要付出很大的力量的,要一直提醒自己我討厭他我憎恨他,多累,他終於很不耐煩的問:“你到底要幹什麼?”

“我想你,阿裂。”

他不說話。

“有時候,我會在想,你過得好嗎?”

他有點像裝冷漠可是又累了的感覺:“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意思?你玩什麼?”

“有時候,自己一個人吃麵食看到湯裡有放韭黃的時候,我會想你吃過沒有,你愛吃韭黃。”

他完全沒聲音,呼吸聲還在。

“阿裂,我想你。”

然後再自嘲一下,“我對你講這樣的話,也很變態……”

“沒有啦。”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差點興奮地叫出來。

終於有起步了。

“阿裂,一年都快結束了,你還在討厭我?”

他沒說話。

突然查爾斯揚聲叫我說有一通急電,我不得不掛斷,只好說:“阿裂,我慢點找你。”

可是剎那間他心腸又硬了起來,“夠了,不用找我。” 他就掛斷了。

可是不好意思阿裂,這是我的計劃,不是你的。

結束之後,我又撥了一通電話,是他接,他嘆了好大一口氣。

“阿裂……”

“我不是說別找我了嗎?”

“為什麼不找你?”

他不說話。

“一年快結束了,下一年,人生也是要過,阿裂,我老了,我沒有辦法再跟一個陌生人從頭開始經營友誼來取代你。”

他苦笑:“聽不懂你說什麼。”

“阿裂……”

“夠了夠了,我很怕你叫我名字,像小孩叫媽媽,叫得心都快融化了,去你的。”

“我下班去找你?”

他又不說話,那時我真想知道他在想什麼。

半晌,他才說:“我媽五點出去打麻將。”

“五點半才下班。”

“我知道。”

我突然有點鼻酸,很多事情你說了很多說了很久說了很煩別人不一定聽進去,可是有的人你什麼都不說,他就說我知道。

要說出這我知道的背後是要很多很多的時間經營出來的。

我用了一點點機心,六點的時候到他家。

他打開門,想裝作不尷尬,凡而更尷尬。

他沒看我的眼睛,我也沒有,我向來不做眼神溝通。

我把盒子交給他,他怔怔地拿在那裡,我說:“這是韭黃清湯麵。”

他低著頭拿進廚房,沒有吃。

他還是想裝一點……男生?
哈哈。

他煮了咖啡給我,是那種廉價的三合一咖啡包,味道像洗碗水,可是誰管咖啡是什麼味道?

我坐在他對面,他關掉電視,然後腿開開手腕擱在腿上,上半身彎著看地板,這是緊張又尷尬的身體語言。

我趁機打量他,頭髮越來越長,臉上多了兩顆痘(是因為我嗎我無恥地這麼想著),中等之姿,可是他尷尬的表情真的很可愛。

“我想藉用洗手間。”

“哦。”

我故意逗他,“廁所在哪裡?”

他沒有我意料中的回嘴頂撞說什麼你不是也知道路之類的話,而是尷尬又生分地說:“那那跟我來。”他走到樓梯。
咦,為什麼不帶我去廚房後面的洗手間呢?我當然沒問,問了就破局了。

上了樓,他看著別的地方,指著洗手間,說:“我在房間。”

出來後我敲門,他在裡面說:“嗯。”

我沒有自己進去。

我又敲了一次,他說:“沒鎖。”

我還是沒進去。

我再敲一次,就听到咚咚腳步聲,他打開門,張開口,又閉上,然後坐在自己床上。

我站在那裡,他急忙說:“坐坐坐。”我坐在椅子上。

那個氣氛沉重到不行,冰冷到可以,凝結到極致。

總不能一直玩弄他,我先開口:“阿裂,你頭髮長了。”

他呆一呆,伸手去撓頭髮,然後放下來,一直看地板。

我很想笑,突然之間發現,我已經原諒他了。

我放鬆了不少,所以更可以無拘無束的玩弄他,“阿裂,對不起。”

他震了一下。

“我很自責。”

他又撓了頭一下。

“我那時候沒想那麼多,我有一點反應不過來,所以我……只顧著自己交一個女朋友,沒有介紹一個給你。”

他瞬間把頭抬起來,我故意假裝不知道他抬頭,我只是看地板。

“所以我在想,我必須說一聲對不起。”

只是我沒想到他突然情緒大變。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抬頭,看到他一臉怒容,我知道他惱羞成怒了,可是裝作愣了一下,“怎麼了?”

他站起來,“你來這裡就是為了玩我?你以為現在幹什麼,說笑話時間?你會不會看時間,你這算什麼意思!”

我看著他,說道:“不然你以為我來幹什麼呢?和你重修舊好?”

他沒想到我會說出這番話來,整個人傻掉。

我故意寒著臉,“重修舊好,你想,我還不肯咧,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要不是你媽叫我來,誰想看到你的臉,啐!”

他聲音有點顫抖:“你……我媽叫你來你才來?”

“不然?啐,反正我也做到了,留下來還要被你數落。”我瞪著他。

他在那邊罵,“你真的是神經病!” 後面就是一堆髒話。

後來他受不了,拉開門,“滾出去!”

我倒沒想到他自己會先開門,於是我走出去,他隨手馬上甩門,然後……

“啊!”

這一聲叫是真心誠意的叫。

人說十指連心,真的,痛到心裡面去!

他還在那邊罵:“你又裝什麼!”可能是看到我真的握著手,可能是我的眼淚(痛死了!)他反而慌了,馬上過來,“怎樣,怎樣?”

“我感覺不到手指了。”

他整個人簡直快碎了。

“我……我去拿藥箱!不,我送你去看醫生!”他伸手扶我,我故意推開他:“不要碰我!”他大急:“不要意氣用事了,如果骨折很嚴重
的!”他來拉我,手在顫抖。

才不會骨折,我有大概測量距離好嗎,你以為苦肉計這麼容易呀?

我依然推他,“不用你!骨折也是我自找的,我才不會賴你身上!”

“你在固執什麼!”

我起來,“誰要你關心!” 我自己下去。

他突然很用力拉我,一臉不知道是怒還是緊張還是內疚還是難過,什麼都加在裡面,“你……”他急得頓腳,有千千萬萬話不知道說什麼。

“你……”他嘴角抽搐,一直用手錘自己的腳,就是不知道怎麼辦。

我突然明白了手足無措的意思。

我強忍著痛,說道:“算了,你當沒看到我,我究竟……不想怪你。”

他聽了,唉喲唉喲的,看著天花板,一直大口呼吸,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唉喲……我……”

我很能明白千言萬語在胸口壓抑著不知道先說哪一句的感覺,真的是很難過,抓破胸口把心掏出來那樣還比較乾脆。

“算了啦,注定不能做朋友。” 突然覺得我真的還挺過分的,一直落井下石。

他突然坐倒在地上,眼淚再也控制不住,大顆大顆的掉下來。

他終於哭了。

我蹲下來,“我又沒怪你。”

“對不起……對不起……”

他一拳一拳打在地板,喉頭哽咽,支支吾吾。

“別哭了。”

“對不起,對不起嘛,就對不起嘛……”

他去抱他,“好了好了,怎麼哭成這個樣子,噓……”

他終於從掉淚變成抽泣,然後就嚎哭。

他好熱,我只是這麼感受著。
哭會提高體溫。

我很喜歡看男生哭,因為多數都是強壯刻苦的情況,突然看到他們哭會驚覺他們其實也是普通人,也有脆弱的一面,這樣才有現實感。

“為什麼會這樣……我……我很後悔……我很討厭我自己……我好寂寞……你都不理我……”

“我也是。” 而且,突然感覺這個畫面好熟悉,好像不久前誰也在我面前哭過。

“我很想打電話給你,可是又不敢,我又放不下面子,我……我很討厭……我……”

“別說了,別說了。我原諒你。”

“你不要原諒我!”他大哭。

我反而笑了,“那你要我怎樣?”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哭了好久好久。

他的手過來,我自那時起決定以後不要跟游泳隊的人擁抱。

他們的肩膀太寬了,很難呼吸好嗎= =

後來,我去看醫生了。

醫生說沒事,只是要泡一泡冰水鎮痛。

後來他托喜兒送我一份禮物(這還是我到了今天才知道),也沒包裝,也沒有字條,就是這樣給我。

我感動了。

真的很好看。


今天,他陪同我去買沙發,可是意見分歧,不知選什麼才好。

家裡客廳是Cyan色,幫我看看吧。


其實這才是我的目的啦。

哈哈哈哈哈。

來來來,許新年三個願望。

加薪

平穩

嗯?





心得:25歲了啊……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我喜歡中間那一個~> w <~! 話說Daniel心機很重耶~呵呵~

新年快樂! 祝2011年有哭有笑有長高唷~> w <~!!
嗯嗯,好眼光!它是最貴的一組XD
沒辦法,Daniel就是心機重,可是我又沒有拿來做壞事對吧,不要這樣嘛,不要怪我啦婷儿~(哭)
也祝你2011新年快樂,有哭有笑有長大! (這句我喜歡,收下來了XD)
Anonymous said…
有種做你敵人就死定了的感覺。
還好我跟你是朋友。
我喜歡第三組白色沙發

新年快樂!

台灣之旅確定了?


-Tiffany
Kenji said…
Happy new year Daniel.
@鐵糞鯢:
你又肥來啦~XD
請不要把我設想到糟糕的方面上去啊,我是冤枉的大人!
新年快樂。
台灣之旅?嗯,機票早買好了,只是不知道會不會飛,你知道,廉價航空很常會做那種臨時取消航班的小動作,希望是不會啦(點香?)幹嗎,你想來接機? XD

@Kenji桑:
新年快樂!
Anonymous said…
我沒空接機的說,忙得很。
路長在嘴上,自己問。

-Tiffany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