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要你盡力

吳本嘉比較高,吳本慶比較矮,我看的許多例子都是這樣,弟弟比哥哥長得高,我自己的例子也是那樣。

或許是頭一胎被照顧得太好,被呵護得太過,以致不能好好鍛煉。不像次胎,因為有了第一胎的經驗,所以知道其實不必管得這麼緊密,孩子自有孩子天地,所以放任他們玩鬧,手腳得到鍛煉,所以長得比較高大。這是我自己想的,究竟我對那段記憶……誰會有那段記憶啊!

我的眼光最後落在本暄身上,不禁苦笑,她穿那種八九歲男生穿的迷彩短褲,兩邊各有口袋,後面有一個裝飾作用的口袋(因為只有口袋樣子,袋口根本就是縫死嘛!)上衣不是穿弟弟就是穿哥哥的便服,哪有女生穿白色便服前面會有我裝宅男的字樣。

“喲,帥哥!”她一直揮手,她是我見過少數揮起手來手臂內側不會晃動的女生,我回頭。

“叫你啦,你看哪裡?”

“你叫的是帥哥,不是我。”我丟下陷阱。

沒想到她感覺到了,狡獪地笑道:“噢是嗎,那當我說錯好了。”

這傢伙。

吳本嘉就是那個被喜兒打敗的對手,他問道:“但以理哥哥,你知道喜兒的成績嗎?”

“我知道。”

“喜兒跟我通話,說他不知道怎麼面對你才好。”

我看著長得百分之八十像小泉孝太郎的吳本嘉,只是笑笑。

我找個位子坐下,翻開小說,叫黎明行者號,納尼亞系列之一。

你知道,就是那隻很自負又固執的獅子一直差一點被人幹掉的故事。

本暄從背包裡面拿出一本小說,叫死亡的圖書館,我之前很喜歡那本,那也是一系列小說,那本是系列的開頭,說到老鷹國將一個區域列為終極禁區,後來被一個在裡面工作的員工爆料說他們搜羅到足以覆蓋整個足球場那麼多的書,裡面記載了超過七十一億的人名和日期。

28 07 1986 鈴木瞳 Natus

08 08 1987 C Natus

03 06 1985 E Natus

02 07 198X R Natus

或者…… Mors(我的媽呀)

那個員工和某個即將退休的聯邦政府警探是同學,他最後一件案件就是許多人收到了一張黑色棺材卡片上面冷淡地提說閣下明天會死,屢試不爽,可是死者毫無相似之處可供搜查,警探死不甘心後來找出原來兇手就是同學,可是找上門時同學慘笑說你找錯人了,我不是兇手,兇手是命運,然後給他一張卡片,上面寫年月日[那個同學名字] 死亡,才說完,轟的一聲,禁區裡面的特務衝進來殺人滅口,警探不得不信同學說的話,帶著他盜出來的資料逃逸,打開電腦,用快速搜索,找到自己名字,然後看到裡面記載著的日期是……

我沒想到她會看這種書,現在有許多女生看的書往往只有兩種:純情大少爺之類的愛情小說或者是櫻蘭男公關部的漫畫。

她處處透露出特別。

吳本嘉手上也有本小說,啊,鼎鼎大名,男主角是我最最最欽佩的人,他斷了一條手臂,帶著一隻神鵰和一柄古劍,不辭辛勞地等待一個毫無音訊的人長達十六年,而且永續不變,簡直迷死他。現在的人別說十六年,十六天不聊個天說個話打個簡訊就會發狂只問對方是否不愛他云云,唉。

會看書的人不會壞到哪裡去,這是我的見解。

那個所謂的前年冠軍就不是了,他一本書都沒有,這邊跑那邊跑口口聲聲說無聊,我不悅地抬頭,最討厭那種人,自己悶就算了還要牽拖別人跟他一起發悶無聊,不會找本書看嗎笨蛋。

四十五分鐘後終於聽到廣播,班機即將抵達,我抬頭,“要不要飲料?”

“飛機都快到了,還喝?”

“等班機我在行,要喝什麼?”

喝完之後,果然看見有一大群人從裡面出來。

他們迎上去,我繼續看小說,又不是字母系列人物,迎上去幹什麼?

他們那一批來了,我想他們應該有寒暄問候什麼的,我真的沒看,一知道本暄叫喚我。

“你看,阿雨在那裡。”

我抬起頭,看見喜兒背著貌似羽球包的長條旅行袋在那裡,他看到我看他,就愣住,僵在那裡。

任本暄怎麼推,他就是不敢再靠近我一步。
本暄也不至於用力推他,所以他就是站在那裡。

我不禁好笑,是我嗎?
真的是我嗎?我真的給身邊的人不得不成功的壓力嗎?我真的將成敗看得那麼重嗎?我真的給人感覺若是失敗就不要活著回來見我的那種蠻橫嗎?我又不是什麼超人,標準也從沒放那麼高,只是以我自己的成績勸勉對方希望考一樣或者超越我讓我能炫耀說你看,這人多聰明,跟他在一起萬事ok而已,我又不是要你飛!

我站起來,他居然後退一步,我不由不悅,把我當怪獸一樣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我會將你撕成兩半?

教練在後面叫:“喜兒,我們去某某閣吃飯,快點來。”

吳本嘉說道:“你看,他有來哦!”他也嘗試將他推近一點,卻不得要領。

本暄終於忍不住問:“你們兩個是怎麼了?”

我笑笑:“你問他,我還不知道他馬步這麼紮實。”

“好了,他們已經出發去吃飯,我們別慢了。”

我開口:“也好,喜兒坐我車子。”

他臉色都變了。

我拎起他的行李,他急忙搶回來:“我……我自己可以……”然後獨自走出去,若是仔細看,他彷彿在發抖,真是不爽,我是人不是九尾妖狐好嗎。

坐進車裡,喜兒不是看窗外就是看自己膝蓋,我故意不開車,也把收音機關掉,瞬間氣氛冷到冰點,我仔細聽,他連呼吸都不敢大聲,只怕我突然一喝他
真的會尿褲子。

我終於開口,“你這算什麼意思?”

他全身突然一震,一直低頭,下巴幾乎要壓到胸口,手指抓在椅子旁邊,指頭都抓白了。

“不說話?” 他還是不說話,只是把頭點更低。

“那好,既然閣下不想說話,那從今天起我們不相往來,珍重再見,不——”

“不要……”他終於肯說話,聲音嘶啞到像掐著脖子講話。

“不要什麼?”

他突然打了一個突,用手掩面,再也控制不住,整張臉都漲紅。

然後,開始哭泣。

看起來變我欺負他了,跳到黃河也洗不清,這是哪門子的橋段,瓊瑤?

“別哭了。”

說出來我自己先後悔,果然他聽了,整個人趴在那里大哭,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用手去擦,手濕了用袖子,袖子濕了用手臂的袖子,再下去恐怕會
脫下衣服擦。

可能是我態度錯了,我輕輕按住他肩膀,“好了,好了,哭什麼呢?嗯?”

“對不起……” 又哭。

“對不起什麼?”

“我……我……”

“你?”他哭得咳嗽起來,我輕輕拍他背部,將他拉起來,他那張表情難看得可以,“噓,別哭了。”毀了我一條新手帕。

“我真的……我……我很有信心的……我沒看到……我很想你……你失望……”

我用手帕摀住他的嘴,“好了,吸一口氣慢慢說,都語無倫次起來了。”

他抓住我的手一直哭一直哭,咬著手帕哭,眼淚一直滾滾的流出來。

“我輸了。”他終於肯說這句了。

“我知道,不要傷心。”

“對不起,對不起……”他又哭了。

我摸他臉頰,又不是失戀,哭成這個地步幹什麼?
“一直對不起什麼?”

“我讓你失望了,我很有信心,我真的很有信心的……”說到痛處,他又哽咽,眼淚又流下來,滴到我的手上;他整個人慌了,伸手去
抹,上面都是他之前的眼淚臉汗,越摸越濕,他看了看,突然又哭了。

“你罵我。”

“我哪裡罵你了?我連話都沒說幾句!”

“不是,你罵我吧,你罵我吧,我這麼爛,這麼沒用,答應你的事都沒做到,我……”眼淚又來了。
再不阻止會出事的,我摟著他,“好了好了,不哭不哭,我沒必要罵你。”

“可是我——”

“輸了就輸了,又怎麼樣,一個男生怎麼可以哭成這樣?”

“我也不想,我怕……”

“怕什麼?”

“怕你從此不理我……我怕你討厭我……我怕你不想再看到我……”說到激動處,他哭得比之前更厲害,整個人都在顫抖,手臂又不敢
上來抱我,只是一直哭一直哭。

我突然很疑惑,這就是我給人的印象嗎,這就是我給人的壓力嗎,有嗎?
我從來沒有要求人做什麼不是嗎?

“我不會不理你,不會討厭你,ok?”

“你只是安慰我……”他語氣裡面帶著濃濃的絕望沮喪,肝腸寸斷,彷彿已經沒有以後,沒有希望,路到這裡就結束了這樣。

“我說真的。別哭了,我衣服都泡湯了。”

他掙紮起來,我不由說道:“這樣子,你要我怎麼放心?”

“你擔心我?”

“不然呢?我擔心我自己?”

“你不該擔心我,我沒用,我這麼窩囊,我……”

“別這麼說,怎麼這樣看不起自己?”

“我真的很抱歉……”

“好了,你說幾千次了,我沒有怪你。”

“我……我怪我自己不爭氣……”

“你……”

“我說過我會拿冠軍的,我說過的!”他又哭了。

再哭下去會瞎的,我不得不強制阻止他,“好了,再哭我翻臉了!”

他驟然收聲,不敢再作聲,只是雙手掩面,久久不能自己。

看到他這樣,我不禁有點自責,輕輕嘆了一口氣。

沒想到他一悚,“我……我惹你生氣了?”

“說什麼呢,從頭到尾我沒生一點氣。我問你,你開心嗎?”

他搖頭,“都輸了開心什麼。我盡力了。”

“我不是要你盡力。”

他抬頭看我,眼睛紅腫。

“盡力是沒有意義的,一個沒用的人怎樣盡力都不會有成果。你不能要我和你一樣去比賽,我盡力了也不會如你這般能力參加比賽,又如你盡力了也
不能盜取我人生所學,我不是要你盡力。”

“那你要什麼?”

“我只要你開心。”

“沒有勝利,哪裡有開心?”他心情終於漸漸平復。

為什麼沒有?

他回答不出來。

代表城市參加比賽,和許多好手較量,增長見聞,名字上報,不開心嗎?

這完全是自己的心態,有的人家財萬貫,可是終日愁眉苦臉,有的人一貧如洗,可是滿足喜樂。

很多事情我們不能盡力,盡力也不代表什麼,如果盡力了沒有勝利,只會更讓你覺得原來兩人的實力差距這麼大,被遠遠拋在腦後,更是傷心難過。
盡力有什麼用?

追尋快樂才是重點。

輸了固然難過,可是過程開心嗎?
肯定有興奮、緊張、亢奮、蠢蠢欲動、躍躍欲試,那些都是開心。

在一件事情上找到好對手是絕對值得開心的。

相逢棋手是最開心的,最低最高都不好,高處不勝寒嘛。

他聽了,愣愣不做聲,可是我相信他明白。

我身邊決不會有笨人。

“眼淚擦擦,去吃飯吧。”

“你今晚……能不能陪我?”

“好。”

送他到那裡,我自顧回家。

一路上頗自責,是嗎?
我真的是這樣的人嗎?我給人的感覺一直高高在上,得失心重,你不成功便成仁,我只要你給我好成績其餘免談的那種人嗎?我給人這麼多壓力嗎?我……這麼糟糕嗎?

唉,真是做人難。

看來我以後還是不要管太多的好。





心得: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話說第一胎照書養~第二胎隨便養~第三胎當豬養~呵呵~

有點過份的話語~不過是從長輩那聽來的~> w <~!
前面兩個還有感覺,第三個為什麼咧!

話說毛里求斯有中文電視台?
Ting Ting said…
沒有本地的~不過有衛星電視的中文台~但也沒在看~呵呵~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