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18, 2011

給我

Image
這幾天有點發燒,昨天硬逼自己跑步流了一點汗,頭暈目眩之下體溫也開始下降。

不然就要沖到攝氏四十一度了(暈)

突然了解世上真有命運這種事,無論多麽小心,該生病的總會生病。我還特地早睡呢,還是生病了,唉,不得不承認自己日益衰老,年久失修(?)

我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夢,不是夢到外星人還是異型要來吃我,它沒那麽複雜,可是卻令我整個人從床上蹦起來,渾身大汗,氣喘如牛,後來完全不敢闔眼。

夢到白茫茫一片,仿佛是在山上,可能是登山還是什麽的,總之在山上。渺無人煙,沒有登山隊,只有我和某人。我不知道他是誰,只知道是男性,比我高,我們倆都穿戴禦寒衣物,手上綁著登山杖、繩索等一切必備工具。

在護目鏡下都是白皚皚一片,怪石延綿,陡崖聳立,只有白雪、灰崖、藍天這三种顔色。風雪不時不時吹來,雖然有禦寒衣物,依然覺得風如刀片刮身,除了踏雪聲和風雪聲,四周一片靜默,近乎嚴肅。這種寂靜把這些高到似乎觸碰天際的山巒添加了神聖不可侵犯的臨越感,令人敬而生畏,警惕萬分,怕無知舉止褻瀆了神聖。

夢裏的我們兩個漫無目的的走,一路上一直沒説話,也沒有指指點點看風景(也沒什麽好看),也不敢發出異響(你也知道在這種地方發出巨響會發生什麽事),就是一直往前走,不知道去哪裏做什麽。

中間的我忘記了,唯一記得的就是我們到了一個地方,仿佛是條非常狹隘的山徑,必須貼著石壁,腳底要用滑的游過,不能擡起來再放下如步行。

我的同伴先過去了,我也即將抵達,而白癡的我突然眼光往後瞄,我就看到了腳底下的一切。

那是一個你看了腳心會整個麻癢起來的高度,全部都是白色,然後灰色,最後最後居然變成黑色,連顔色都看不到,到底有多高的距離!一瞬間我手腳發麻,再也沒有勇氣繼續,卡在中間,不知道是要回去還是要前進,我扶著石壁的手不住顫抖,手心盜汗,不由自主氣喘,吐出來的霧氣蒙蔽了我的護目鏡,我眼前一片朦朧,更是心裏撲通撲通跳,膝蓋不由自主地顫抖。

我鼓起勇氣,往旁邊踏出一步,一陣風吹來,冷不防一顆小冰雹砸在我護目鏡上,啪啦發出聲響。本來他應該是非常非常小的聲音,可是在精神狀態有點緊綳下的我,這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就令我嚇了一大跳。

我的腳因此滑出去。

那一瞬間墜落的感覺把我整個人嚇壞了,腸胃整個翻騰,仿佛心要鑽到喉嚨跳出來,我的腳底發冷,如同一條蛇一直從腳底爬到我的背脊一直到我頭頂,我的頭頂整片發麻,我不由驚呼。

我的同伴往前撲來,趴在地上,上半身離開懸崖邊,卻因此拉住了我。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