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9, 2009

Dada

我去逛街,找超大號杯子,布賴恩說要買日常用品,所以就乘了他的順風車。

“基本上過了十二月,你已經不是我弟弟的老師了。”

“誰說的,一日為師,終生為師。”

我一愣,“我還以為那是華人才有的思想。”

“道理本來就是這樣,不像洋人那樣亦師亦友沒規沒矩。”

“喂喂餵。”

“事實如此,我以前在澳洲唸書的時候,女學生和教授勾肩搭背,眉來眼去,哪像我們馬來西亞人,說到老師就縮小三分,乖乖聽命。”

聊著聊著,我找到杯子,他找到小孩子。

沒錯,是一個小孩子,小女孩。

小女孩應該快四歲,藍色眼睛(嗚!),淡棕色頭髮,穿著類似睡衣的小洋裝,肩膀縮緊,縫上白色碎花邊,腰間也有花邊,活脫脫是一個小公主的樣子,胖手胖腳,嘴唇微微嘟起,睫毛好長,頭髮毛毛的,頭頂上有兩個渦旋(嗚!),現在是天使,以後肯定是惡魔,有兩個旋的都不是好相處的人。

小女孩身邊沒有父母,看樣子也不像走失,她一直盯著她摸不到的一個紅黃藍白水晶串在一起的十字架耳環,她墊腳去勾,可是走路都不穩,何況墊腳,所以拿不到。

不止我們再看她,很多人也是,因為她實在太可笑,不,太可愛了。

布賴恩著名地喜歡小孩子,他於是拿下耳環,蹲下來,故意問道:“這個是你的嗎?”

小女孩凝視布賴恩,遲遲沒有回答。

我拉著布賴恩,“不要惹她。”

“惹她,你說什麼話?你那是什麼表情?”

“你認識我不深,我但以理與小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要處在一起肯定鬧得飛沙走石天地變色世界末---”

“太誇張了,老兄。”

這時小女孩說話了,“那個不是我的。”

我倒抽一口氣,那個聲音!

這麼甜!

小女鬼,請你長大後手下留情,不要傷害超過 10個男人的心,不幸的是,你所擁有的太多太強太誘惑,能抵擋你魅力的人少得可憐,連快步入中年的布賴恩都被你迷惑,太可怕了。

“你喜歡嗎?”

“嗯,我喜歡。”她有一口標準的英文。

“你父母呢?怎麼只剩下你一個?”

她轉頭看這邊,看那邊,又轉回來:“Dada迷路了。”

聽者無不哈哈大笑。

“我帶你去找爸爸,好嗎?”

“布賴恩--”

小女孩已經主動伸手拉住布賴恩的手指,“我帶你去找Dada。”又是一陣哈哈笑。

“布賴恩---”

“別叫了,但以理,你來不來?”

“她父親來了。”

大家轉頭,一個穿著棕色卡其短褲,藍色圓領上衣的洋人過來,嘴裡嚷著:“甜心,甜心。”

小女孩馬上放開布賴恩,張開手臂跑過去,用她全身的共鳴腔發出無比尖銳刺耳的聲音。

“Dad…

阿筆2世

Image
我沒有鍵盤,所以所有的文件處理:小說、聊天室、部落格、股票數據、加班費計算、每個月開銷收支簿、賺零用錢的畫畫或卡通設計等等,全部是靠著那把數碼畫筆寫或畫出來的。

可是那把畫筆aka阿筆今天……蒙主寵召,安息主懷了。

不,我沒有哭,我不是神經病,只是有點感傷,那是一種啊,我們也有分離的時候——的那種離別感。

接著的兩天,我跟布賴恩借了他家的鍵盤,那是一種塑膠鍵盤,透藍色,可以扭來拗去,好神奇!可是神奇歸神奇,實用度是很淺的,沒真正的鍵盤敏感,也太小了一點,可是還是很新奇,我將它扭來扭去的時間比我拿來打字的時間更久,哈哈哈。

後來我去找阿筆2世,可是商場所有的電腦店說阿筆已經是以前的東西,現在沒有出了,他還問:“你一直用那麼老舊的筆用到今天?能夠用嗎? ”我差點脫口而出:“老兄,單用阿筆畫出來的畫已經為我賺了比你月薪更多的零用錢。”當然我沒開口,可是心裡依舊不服,侮辱阿筆,你不想活啦!

結果買了阿筆2世,那是我要求老闆打開包裝裝進電腦讓我實際操作十五分鐘後才買下來的商品。如何拜託老闆打開包裝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可是回家用了之後,才發現不,他雖然不錯,可是他不是阿筆!他不是阿筆!他不是阿筆!

阿筆知道哪裡輕哪裡重,有時我錯手,可是阿筆也會幫我衡量輕重,它是很挑剔的!雖然他中文不好,經常害我寫錯字,可是他還是阿筆。

這個不是,像個高傲的羽毛筆,輕重都要拿捏得很仔細,不然褲子會畫得很色情(If you get what i mean)。

沒辦法,就是這樣吧,第一次合作都需要你遷就我我遷就你,大家和平共處,彼此退讓。

要合作的時間還有很久呢,阿筆2世,嗯?

看了曙光第二部:新月,發現了泰勒救起幾乎溺水的女主角一幕。



覺得非常好看(我是指那個畫面,故事真的很爛),於是脫口大嚷:“阿筆2世,快點,幫我畫下來!”

所以就有了阿筆2世的處女秀。



若是還沒看新月,那就听我和阿筆2世的勸——不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