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1, 2008

馬戲團

你經歷過嗎,我有。那時我才六七歲,一天發現離家不遠的空地有一堆人將一塊很大的布蓋過很大的鐵柱,尖尖的,還以為只是擺設,咦,隔天報紙就說裡面有紅色鼻子臉花花的人。

那是真正土式的馬戲團,騎輪子的瘦子,走鋼索的侏儒,吃得滿口滿身粘膩的棉花糖球……

後來因為經濟效益不好而漸漸沒落,曾一度感謂,呵,那是一塊美地,你永遠有驚喜,永遠有快樂,沒有怒罵,沒有責備,簡直不想離開。

漸漸長大,明白事故後才得知,那些快樂興奮是多少人斷手斷腳流血流汗換來的片段麻醉,嚇了好大一跳,原來人在鋼索上走路得先體驗腳板被割出幾十條傷痕,又不能休息,所以傷口才好又破,苦不堪言。

再長大一些,才發現,嘿嘿,誰說馬戲團已經沒落,他們何止存在,甚至已經進化到進入我們生活周遭,所有人都參與其中。

這世界就是一個大馬戲團,班主名叫“生活”,拿著皮鞭站在咱們背後使勁地抽打,逼咱們跳火圈、上刀山,你敢不去嗎?皮鞭子響了,狠著勁咬緊牙關,我們也就上了。

混種兒

哥倫比亞中學校刊最近發表一片偏激文章,作者筆法偏激用詞簡單,思想稚嫩,年紀不會多大,他說混種兒不好。

文章佔四分之一頁,洋洋灑灑八百多字,他說混種兒不好。

尤其是中混西的最糟,兼得西方的無賴高傲同東方的無能和低俗。

哇,朋友!

這種嚴肅問題肯定受人批判,短短一天有16封回函,將其罵得狗血淋頭,個個都中了他的反面宣傳手法之計,文章閱覽人數倍數增加。

結果,安妮(友人的表妹)回了這麼一句:

“你若不是混血兒,這麼偏激是不是羨慕人家父母有本事發生異國艷遇而你父母只是忙婚啞嫁匆忙給你這個不速之客一個名分;你若是混血兒,在這里為稿費連自己人都批評豈不更低賤?”

那人是不是混種兒都要被罵一頓,還要被貶他會不會是未婚生子,簡稱麻煩貨。

先不談論安妮衝動看不開和他一番見識的事情,單單讀到她的回條,我在電腦前站起來鼓掌三聲。

好!妙的是安妮乃港裔與英裔混種,美麗動人。

我對愛德華說,若是要,可娶安妮入門,女方稍長不是問題,我傾家蕩產願意送聘禮。

混種兒這件事也算奇妙,其實他們沒什麼特別,不都是人類嗎,難道割破手還會流藍色液體?

不過他們也有特別之處,女的長得都很好看如安妮,一生出來接受東西文化,吸收兩大族類文化背景,一邊劈裡啪啦用牛津口音罵人,再不爽就用粵語直接罵仆街!

多厲害,就算是純東方或純西方也不錯,除了長相,他們口音都很好笑。

並且,這不是好事嗎,壞習慣相加是不錯,好習慣也如此行。以英國混東南亞來說,一方面有英人冷靜鎮定聰明斯文的素養,同時兼有東南亞人勤勞單純上進的性格,豈不是完人?哈哈哈!

混種兒莫介意,現代人越來越蠢,只注重外表,就算真以混種兒為恥,也請化羞慚為力量,最好個個移民到台灣,只要搬出我是混種人一句,第一天馬上變 時裝模特,第二天拍廣告,第三天做演員,第四天上雜誌,第五天收拾行囊,第六天四處留情,第七天上機走人,只留下滿滿一地的破碎少女心,人才兩得,如粵人 說的,勁!

怕什麼,有的人千方百計要混都混不著,該好好利用,閣下已經比同倍多了一份特色。

被歧視,被孤立,清人罵你洋鬼,洋人喚你中華豬這種事情就暫且忍一忍,想想前面的飛黃騰達,很快會知道利多於弊。

況且孤立就孤立,誰需要朋友,你聽過牛頓撿起蘋果給朋友吃,哥白尼被人欺侮時有朋友收容?你我所要的是情人和家人罷了。

來,舉起杯子,願天下所有混種兒抬頭挺胸,要所有看不起你的人好看!

Cheers!




Ps:祝所有華人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