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10, 2011

Bieber Sweatshirt

Image
已經很久沒有熬夜了。兩三點睡覺那不叫熬夜,是你從夜空一直看看看看看到灰濛濛然後大放光明,成夜不眠那個叫熬夜。

我是越來越討厭日光了,清潔、亮白、耀眼、強迫性入侵,怎麼擋都擋不住;只能從直躺變臥躺,然後不得不坐起來,慢慢不得不坐進去一點,接著就要用手攬住雙腿,最後不得不退到床的最角落。它慢慢地擴展、吞噬我需要的闇,不留情地掠奪我的黑。

總要站起來面對日子。眼皮好重,真的,這有點要克服地心引力的定律了,牛頓老哥你要小心啊……

翻來覆去,明明疲憊困倦,可是裡面燒得厲害,就是睡不著。

那就讓我來問問好了。

一天你在逛街,看到了一件非常滿意的衣服可是沒有你的尺寸而離開,不久後你姐姐的同學的男朋友(簡稱完全沒關係且不是單身的陌生人)來訪,說:“啊,我送弟弟來這裡,順便要給你一件東西。”結果你打開一看,裡面正是你那時所看到的那件衣裳,穿起來的時候是7.5 fit cut,標準合身,恰到好處的尺寸,把你襯托得光鮮亮麗,明亮動人,仿佛專身訂制。

可有看出裡面十處不妥?

第一:過度觀察。

只是在逛街中隨意摸的一件衣服,沒有特殊指明,卻印在腦海裡;又不是一對一逛街,這樣的事都記得住,申請之後說不定打破世界紀錄呢~

第二:心多

我是陌生人,你是陌生人,又沒有直系關聯(姐姐的同學的男朋友,八竿子打不著)這輩子會說到的話不超過三百句;是什麼驅使從錢包裡掏錢買衣服送給一個陌生人?

第三:順便

侑子小姐一開始就說了:世上沒有偶然,更不可能有順便。你會順便記住款式、記得到別處購買一件衣服給一個陌生人嗎?這麼美妙的順便,貝多芬差點要從墳墓裡面爬起來寫交響曲。

第四:Too intimate

Not even need to elaborate!

第五:踩界

我都要唱鄭伊健的急速了呢XD

第六:太可疑
You have a girl friend! Yet you bought a sweatshirt (even a fit!) for a guy, are you a closet case or what?

第七:等價交換在哪裡?

會不會一天也“順便”去one bourbon, one scotch and one beer 然後“順便”等價交換?凡事都有兩面,能給你穿上衣服,自然也可以脫下衣服。反正聊天而已嘛,“順便”解開束縛,“順便”躺下蓋棉被純聊天,同時“順便”點一下碰一下……

第八:過度友好

他們祖宗上輩子在愛爾蘭挖馬鈴薯,後來過…

戀曲

從喜兒嘴裡出來的,他說:“戀曲之所以叫戀曲,是因為在談戀愛的過程或開始會共享一首特別有意義的歌曲,不是聽了就算,而是聽到這首歌就會馬上想起那個人,就算分手了也會。”

聽了這句話,查理斯沉吟(他腳好了),“好像有道理。”

“舉例?”

“我到現在聽到了Beautiful girls(suicidal)會馬上想到君。”

喜兒笑道:“就是那個意思沒錯。”

我倒忘了,還沒跟他算與君分手的這筆帳。

“聽到Black eyed peas的Don’t phunk with my heart會讓我想起另一個。啊,我明白了。”

喜兒吃著包子邊說:“我聽著布蘭妮的I’m a slave 4 u也會想起某人。”

“誰?”

“不跟你說,哈哈。”

後來就跑去問弟:“我想問你——”

“不,我沒錢。”

“我才不會跟你借錢!”

“看來你患老年癡呆症了,你跟我借兩磅買漢堡然後就沒還過。”

“兩磅!”

“兩便士也是錢。”

“十年前的事情了!”

“十年前是錢,十年後也是錢;十年前她是你媽,十年後她還是你媽。況且你還記得是十年前,那十年來為什麼不還?”

“我——”

“啊啊,不用解釋,我知道你根本沒有要還的意願,經濟不景氣都是你們這種人搞的。”

完全無言。

“你要不要改念律師?”

“你到底要問什麼,我很忙,我xbox快過關了。”

“……算了。”

“切,浪費我時間。”

“你給我放尊重一點!”

“憑你這幅德性我還肯承認你是我兄長,我就已經夠尊重你了。”

旁邊傳來哄堂大笑。

我大怒:“姓羅的你給我閉嘴!”

“對不起對不起,太歡樂了,哈哈哈哈哈哈。”

“大嫂,他交給你了,xbox在等我。”

R笑眯眯地,“兩兄弟真是活寶,也很火爆。”

我提起戀曲的事,R一邊吃冰棒邊說:“噢有呀,很合理的表現,邏輯和情侶衣相同,是共用之物。”

“那你有什麼?”

“噢,是那個——等等,有電話……你們先處理,我現在過去。好。”

“公司?”

“嗯,先出去了。下次再聊。”

剩自己一個人時不由低思,仿佛說得沒錯,應該是有一首歌是屬於兩個人之間的回憶,當然在一起的時候聽過千萬首歌,不過應該只有一首才是特別的。

屬於你和我之間。

突然浪漫了起來。





心得:DVD ROM不能燒CD嗎,怎麼放進去沒探測空CD?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別哭了。”

“我才沒有哭!”

“除了你家人,世上沒有一個人比我更瞭解你了。不就是兩三個月嘛!再下去會瞎的。”

“有人會給我眼。”

“眼珠轉移這種事史上只有三個人辦得到:宇智波斑、卡凱西的初戀、你的偶像。”

“誰?”

“大蛇丸。”

“……”

“你一直很愛他,又一模一樣。”

“我沒有長頭髮。”

“別再計較頭髮了,那件事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啊!羅拉都快結婚了,看在天的份上!呃……他有才華,你有;他特立獨行,你也是;他的能力遠遠超越同輩,你是;他有一群死忠粉絲,你也有後宮;遭受失敗就想報復,你是;他可惡,你更是——”

“你到底是褒是貶?”

“笑一下。”

“哈,哈,哈,哈。”

“Ok,算了!”

“給我機票。”

“幾時出發?”

“下個禮拜,我要頭等艙,上面要有十七年的皇室敬禮,不然十五年的純麥威士忌。”

“還不如one bourbon, one scotch, and one beer”

“那樣也可以。”

“這個容易。幾個行李?”

“等等,你說真的假的?!”

R也大吃一驚:“你不是說真的嗎?!”

兩個白癡。

“陪我。”

“我不是W的替代品。”

“你胡說什麼!”

“嘿嘿,冷靜點牛仔,開個小玩笑罷了!”

“我今天沒有心情開玩笑。”

“好了好了!不要再掉眼淚了!怎麼像個女孩子,我的英勇丹到哪裡去了。”

“我從來沒有如斯稱號。”

“現在有了。所以機票事情不是真的?”

“……”

“好好好,我只是心想是否有個萬一。你的牙刷還在我這裡。”

“最後一句沒有必要添加,而且這麼久了,可以丟了吧。”

“我拿來蘸臘刷鞋。”

“我怎麼可能還會拿來用!?!”

“我總不能說你的內褲還在我這裡。”

說說笑笑,突然看到通知,我一怔。

“怎麼了?”

“抵達了。”

“那……時間留給你們了。我去睡覺。”

“我愛你。”

“不稀罕,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感慨,不知不覺,一個從小島到老鷹國,一個從女皇國到馬來西亞,一個又到加拿大去。

婷兒又要回流。

無意中,大家都漸漸脫胎換骨。

之後會如何我們都不知道。

當我們知道時,轉眼間可能十年已經過去。





ps: should i buy a treadm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