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30, 2011

幻想大陸戰記第五記——無奈的相會(draft)

大雨從開戰後一直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劈裡啪啦不斷作響,奇怪的是儘管淋了這麼多下了這麼久,卻絲毫不能澆熄場上的緊張感與所有人炙熱的情緒。

鷹是鳥類中眼神最銳利的動物,視野有兩百七十度,能俯瞰三十尺以內的任何輕微的動靜;這個鷹也一樣,大雨沒有乾擾他的視線,因為他撐著傘。

三十六骨的油紙傘,大家認識他時他就是撐著傘的,彷彿有他出現就會下雨,可是那並不是那支傘的唯一功能,傘也是他的武器。

他剛才就以傘擋下了前鋒隊弓箭手的箭雨。

單槍匹馬地擋完全部,油傘絲毫無損。

他用轉傘手法,再將勁道覆罩在傘面上,所以單薄的紙傘絲毫無損。

可是因為這麼一轉,上面來的雨水和紙傘灑出來的水珠都濺到他身上,他那束貼身且烏黑的大袍被淋濕,緊密地貼在他的身上,更顯出他的健壯紮實;不過這麼一貼身,手腳動作就不得不受影響,所以他只能快,速戰速決。

於是他空出來的右手輕輕握住腰上的劍柄,“水平——圓斬!”

可是卻有一隻手迅速地將他攔住,令他的劍又重入薄鞘之中。

“同行首領。”

同行搖頭,“鷹,你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別浪費在體力在對決上。請你帶著鳩還有雀三人到西邊崖上攔截對方的支援。這比單人對決更為重要,決不能有任何閃失,你能勝任嗎?”

鷹沉吟,說道:“是。”

他們三人以驚人的速度往反方向掠出,那柄傘消失在遠處。

同行站在原處,他的心情絲毫沒有輕鬆,他心裡非常明白,就算是鷹,勝利的機會就像站在這場雨中卻不會被淋濕是一樣的微乎其微,何況是他自己。

可是身為自由軍的領導,他不得不站出來。

他所肩負的責任不容許他有猶豫想退後一步的想法。

他伸直右手,“臨道之九,捆仙繩。”

可是他的對手馬上冷酷地說,“你以為那樣的本事就能對付我嗎,同行?”

同行的心情惡劣到了極點,在他經歷過的這麼多戰爭裡面,沒有一次比這次更處於劣等地位。

所有的通靈師都擅長近身搏擊戰,子明更是絕對的天才,同行身為術靈師非常明白自己對近身搏擊的生疏與無能,所以他不能靠近他。

糟糕的是,時間拖越久,子明的支援可能就會到來,而他那令人聞風喪膽的皇家魔法騎士團也能因著時間這麼長做許多大規模的魔法攻擊。

還有更糟糕的。

他不能看著子明戰鬥。

明明下著雨,同行背後卻在冒汗。

時間、機會、希望並不站在同行的自由軍這邊。

他不能想這麼多,同行雙手畫圓,“兵道之二,千絞。”

子明往旁邊踏一步,從容地閃過。

他伸手,畫出一個圓圈,兩個淡藍色的法咒魔法圈憑空出現在他面前,眾人動容,所有的通靈師需要依附一個平面畫出通靈的…

6

甲二十三這個人

Image
莫怪克里斯丁說人總要和人聚一聚,一聚什麼都出來了。

例如全變成阿凡達之類……

華人新年到了,所有的人基本上都會找回家人聚集,很少人例外。

蔡自然也不一樣,在很早之前他就已經來找羅拉,一住就是三個星期,一直到新年結束。

而就像所有的太陽與月亮的情節,我看到蔡還是有點心虛,突然又覺得好笑,我又不是甲二十三,為什麼心虛的是我。

羅拉進來和我說話,她喝著奶粉邊說:“我明天放假,要回老家。”

“和蔡一起?” 我問得頗有深度。

“不然還會有誰?”

我實在沒想到有這麼漂亮的答案,美得像是用縛道之七十五的五柱鐵貫將人四肢鎮壓在地上,然後將斬魄刀深入對方口中牢牢含住,自己直盯盯地看到對方的瞳孔裡面去接著用像對情人引誘般的口吻念道:散落吧,千本櫻……

這麼美。

“那甲二十三呢?”

羅拉看著我笑,“你一直提起他,該不會真的喜歡上人家了吧。”

“如果我真要找一個男人,他也永遠不會是我的菜。”

羅拉一副心愛的洋娃娃被人丟在馬桶旁邊然後被狗在上面留味道的語調質問我:“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你真想我動手跟你爭?

有時候戀愛的女人真的令人不敢恭維。

“我不喜歡抽煙的人,男人女人。”

羅拉瞪我一眼,“他抽很少,一天三根而已。”

真的很少,布萊恩一天一包打底。

我看著她,男朋友在門外,她在房內跟一個男人談論另一個男人的事情。

這麼複雜的心態,只怕只有當事人能夠享受。

她不覺得有什麼,這一直是我感到好奇的事。

“你呢?”

“我也要放假了,回外婆家。” 每一次都這麼過啦。

“在哪裡?”

“在那裡。”

羅拉突然一愣:“咦?二十三父母家也在那裡,你們那時會在一起!”

我不由頭痛,是是是,我們那時會在一起,他會幫我生兩個足球隊,什麼話!

“他在那裡已經沒有什麼朋友,你們要不要出去見面?”

我不由一陣厭惡,“才不要!” 幹什麼,我是黑執事嗎我,處處要服務大小姐你,而且還是二十三那種貨色,給我R我還要考慮一下。

“沒關係,我叫他找你。”

“我們真的不熟。”

“他很喜歡你。”

“嗄?!”

“他說你每次都會說一些讓人哈哈笑的話,跟你相處會很開心,而且他已經知道唱片是你選的。”

我本來在練習轉筆(最近想學這個),突然停下來。我抬頭看她,“說下去。”

“你整個眼睛都在發光。”

“少廢話。”

“我想你們會合得來,所以我想把你手機給他,有空你們可以出去喝茶,不然他在那裡會很無聊。”

他會無聊所以要我陪他,這算什麼,我是做特殊行業的嗎?

於是我揶揄:“那他在外面無聊,你還不快點出去陪他?”

“我和他有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