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7, 2008

母親的驕傲

這件事令我感觸很深。

遇到一個顧客,她62歲(1946年生),帶著有些緩慢的腳步進來。手臂粗糙,臉上也有許多皺紋,帶著一幅老花眼鏡,外表並不出色。

她來提款,因為不會使用機器,所以來我這裡。我笑問:“拿多少?”,“你會不會講華語?”我想了想:“會,拿多少?”她有些放心了:“500。”

過程中,她問:“你是新來的?”,“是,我是新來的。”她又問:“這里工作很好。”我笑說:“有工作都好。”她說: “才不是,是你這個工作不需要曬太陽,看你,這麼白。”

阿婆,我並不白,就算我白也不是因為我不曬太陽的緣故。

她感嘆:“不像我兒子,天天曬太陽。”我有些疑惑,曬太陽?他兒子也至少三十多快四十了吧。於是問:“那他是做什麼工的?”

我才問,她臉上神采馬上不同,整張臉的毛孔似乎都張開,精氣神頓時滿溢,剎那間年輕十幾歲。她有些驕傲地說:“我兒子是工程師。”她的工程師是英文,發音很準(這個字也很難發音不准)那或許是她唯一知道的英文字,或許她並不知道工作內容是什麼,但是,她兒子是工程師!

她並不需要知道那麼多,那已經夠了!

說實話,這個社會上工程師多如牛毛,一個九流酒館的霓虹招牌掉下來起碼壓死十個工程師,但是,她兒子是工程師!

我被她的眼神感動了,好羨慕那個兒子,他未必名滿江湖,未必真有什麼大本事,不過他母親卻為他感到驕傲。

她很開心地說:“今天就是我兒子載我來的,車子還在外面。”我微微探頭,不過是一輛本田,R能以現金買凱迪拉克呢。不過有什麼打緊?兒子在她心中發光發熱,宛若天人。

“兒子今天請假?”她擺擺手:“不是,他今天本來就沒上班,他禮拜天上班,是跑shift的。”

Shift?又多了一個英文字,啊,不過是跑shift的(早晚輪班制的),那代表還不能獨當一面,起碼名片拿出來不會是張三李四建築。他不過是張三李四建築所裡面的其中一個小嘍羅。

可是,那又怎麼樣?他母親是驕傲的,且四處宣揚她兒子的榮耀。

說實話,是有些幼稚且無知,但是那份滿滿的驕傲與自豪打卻一切負面思想。

若是再年輕個二十歲,恐怕她會如愚婦拉著兒子到處串門子,為他安排相親,且與姐妹淘打麻將中三句不離兒子。

那又怎地(好中國用詞= =)?他是她的榮耀,她的一切。她的人生或許只知道那麼多,只見過那麼多,不過,她滿足了。她兒子是工程師!怕不怕?

怕!

帶著心情回家問娘:“我有沒有讓你驕傲?”話還沒問清楚,娘已哄堂大笑:“為你驕傲?你是誰?總統?”

不死心,再去問爹,爹停…

衛斯理系列導致的一場胡鬧

回到家,弟交給我一封信。信封被扯爛,他一向都擅自打開我的信,我也認了。

是書局寄來的,表明我的白金會員卡已經過期(又不是信用卡= =),他們將附信一起送來,還另外贈送500元現金券(賺了?)

我得到的只有信一封,沒有卡沒有券。 “東西咧?”弟坐在沙發上吃冰淇淋:“我拿走了。”我睜大眼睛:“那是我的也!”,“哎唷,兩兄弟別算這麼清楚嘛。”,“什麼話!銀兩場上無父子!”弟白 了我一眼:“你向來笨,券都過期了還丟在那邊,我幫你花。”我脫了領帶:“快還來!否則你吃不完兜著走!”

弟心不甘情不願將會員卡交出來,我攤手:“500咧?”弟裝白痴:“500?什麼500?”我大怒:“500元固本,你現在想打架是不是?”弟繼續吃他的冰淇淋:“誰說那個是你的,上面有你的名字嗎?”

我呆住:“小鬼,你皮在癢。”,“才500塊!我想買哈利伯特全集。”,“妄想,你可知那本邪書——”,“我不管,我要! ”,“我並沒管你,要買自己出錢,把固本交出來!”弟站起來:“小氣鬼!”,“這叫自力更生!”

差點打起來。

他交出固本,還在不斷嘀咕。我看了固本之後,驚呼:“十月尾截至?好歹年尾!走走,今晚就花掉。”弟大喜:“哈利伯特!”,“妄想!”

因著論文緣故,聽到這個名字會想吐。

跑去書店,員工看到我都打招呼,我跑到新書區,聽到一對男女在談話。

“哇,你看!”女的捧著書,是倪伯伯的一本叫《妖火》的著作,最近促銷(清倉吧XD),衛斯里系列隨意選10本只賣40元。他們一邊翻閱倪伯伯的書,一邊在討論裡面的內容。

為了方便敘述,男的叫金福,女的叫紅綾。 (借我用一下啦XD)

他們不知翻到哪本,紅綾問:“記得神鷹嗎?它變成人了的記錄是哪一本?”

成精變人,未來身份。

金福說:“成精變人。”

噫,能這麼隨便一問就中,這個金福沉迷於倪伯伯的程度不在正中之下。 (中:幹嗎扯我?)紅綾東翻西翻,走馬看花般翻開所有小說,看得如痴如醉(看得到內容?)

“我們買下來吧。”金福很理智:“這種東西,上網到處都有。”紅綾皺眉:“上網很不方便,小小一本拿在手上哪裡都能看!”金福搖頭,手上拿著一本《訪客》,“看看再說。”

看看再說?孩子,你的眼睛背叛你的心了。

結果又有兩個人來(稱他們叫寶裕和藍絲),態度親暱,手挽著手進來,寶裕一看到廣告馬上沖來,“10本40塊而已!會員還有10%折扣!”藍絲說:“不要看這些啦,陪我去看雜誌。”寶裕揮手:“你…

讀書這件事

很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多數是一堆父母,母親較多。

若是一個17歲少年告訴你他已經不讀書而去工作,許多人,相信你也是,會認為這個人不喜讀書,甚至不會讀書。在父母眼中,是個壞孩子。

不愛讀書的人都是壞孩子,這似乎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真的?

在這個狗咬狗的世界,大家談論的是出頭快不快,不是書讀得好不好。曾見過許多高學歷的畢業生竟然不能與人溝通,面試時畏畏縮縮。不由暗笑,不是讀空了嗎?讀書至終就是要找到個好工作,現在才剛剛踏在找工作的門檻就已經過不去,還盼有什麼好工作?

這可不是一個看文憑就能平步青雲的世界。

社會大學的通行證不是文憑,乃人脈金錢與家世。

也 有人問我何必在這般年紀就出來工作,我總皺眉回問:“那你要我讀什麼?”他們(多數是與父母同輩的摯友)總會拍著我的肩膀說:“小孩子哪有讀不讀什麼?什 麼都能讀!”然後笑笑離開。還有一種長輩總愛苦口婆心:“孩子,你不是不會讀書,為什麼早早出來工作?”我詫異:“因為我畢業啦!”他們總不相信:“什麼 叫畢業?你才幾歲!”

“我有碩士啊!你們孩子在外五六年不也只是要個碩士嗎?”

他們吃了個軟釘子,馬上轉話題:“你是這麼聰明的孩子,別人的孩子、你的同學都出國唸書,你不羨慕嗎?”

我是羨慕的,打從骨子裡羨慕,簡直每一枚細胞都在羨慕(太誇張)

我都笑著回答:“因為他們都是讀書的材料,我不是呀!”

每次,我得到的答案不是“切!”就是“說什麼鬼話!”,最近聽到新的:“你不是讀書的料?世上還有誰能讀書?!”

是嗎?我給人的印像是讀書人嗎?我給人的印像是聰明人嗎?

我竟然無意識下給人這麼大的假象?

為什麼我肯定不是壞孩子?

最近看了個投資基金的廣告,一個家裡缺錢的小女孩興高采烈跑來告訴她父母:“爸媽,我找到工作了!”戴著老花眼鏡的父親轉頭,語氣略帶責備:“為什麼要放棄出國留學的機會?錢的事情我會想辦法。”

我笑得飆出眼淚。

沒錢還讀書?出國留學真的就是讀書?她準備好了?你確定她能讀書?你確定她的心會調適?你確定她出去三個月後不會告訴你:爸我有了?

這麼多變數,你會想辦法?哈哈哈。

笑話。

25歲後還在讀書,除非念醫科,否則一概嗤之以鼻。不肯接受工作壓力,於是不斷讀書深造,得七八個文憑,後來抱著博士呆在家裡做米蟲。行嗎?該不該讀書?該!年輕人不讀書還想幹什麼?結婚生小孩?這麼早就想踏上死亡之路?

25歲前想運籌帷幄一統江湖證明自己已經成熟,25歲後馬上感嘆少年老成想退隱山林,怪哉。

讀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