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衛斯理系列導致的一場胡鬧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in
回到家,弟交給我一封信。信封被扯爛,他一向都擅自打開我的信,我也認了。

是書局寄來的,表明我的白金會員卡已經過期(又不是信用卡= =),他們將附信一起送來,還另外贈送500元現金券(賺了?)

我得到的只有信一封,沒有卡沒有券。 “東西咧?”弟坐在沙發上吃冰淇淋:“我拿走了。”我睜大眼睛:“那是我的也!”,“哎唷,兩兄弟別算這麼清楚嘛。”,“什麼話!銀兩場上無父子!”弟白 了我一眼:“你向來笨,券都過期了還丟在那邊,我幫你花。”我脫了領帶:“快還來!否則你吃不完兜著走!”

弟心不甘情不願將會員卡交出來,我攤手:“500咧?”弟裝白痴:“500?什麼500?”我大怒:“500元固本,你現在想打架是不是?”弟繼續吃他的冰淇淋:“誰說那個是你的,上面有你的名字嗎?”

我呆住:“小鬼,你皮在癢。”,“才500塊!我想買哈利伯特全集。”,“妄想,你可知那本邪書——”,“我不管,我要! ”,“我並沒管你,要買自己出錢,把固本交出來!”弟站起來:“小氣鬼!”,“這叫自力更生!”

差點打起來。

他交出固本,還在不斷嘀咕。我看了固本之後,驚呼:“十月尾截至?好歹年尾!走走,今晚就花掉。”弟大喜:“哈利伯特!”,“妄想!”

因著論文緣故,聽到這個名字會想吐。

跑去書店,員工看到我都打招呼,我跑到新書區,聽到一對男女在談話。

“哇,你看!”女的捧著書,是倪伯伯的一本叫《妖火》的著作,最近促銷(清倉吧XD),衛斯里系列隨意選10本只賣40元。他們一邊翻閱倪伯伯的書,一邊在討論裡面的內容。

為了方便敘述,男的叫金福,女的叫紅綾。 (借我用一下啦XD)

他們不知翻到哪本,紅綾問:“記得神鷹嗎?它變成人了的記錄是哪一本?”

成精變人,未來身份。

金福說:“成精變人。”

噫,能這麼隨便一問就中,這個金福沉迷於倪伯伯的程度不在正中之下。 (中:幹嗎扯我?)紅綾東翻西翻,走馬看花般翻開所有小說,看得如痴如醉(看得到內容?)

“我們買下來吧。”金福很理智:“這種東西,上網到處都有。”紅綾皺眉:“上網很不方便,小小一本拿在手上哪裡都能看!”金福搖頭,手上拿著一本《訪客》,“看看再說。”

看看再說?孩子,你的眼睛背叛你的心了。

結果又有兩個人來(稱他們叫寶裕和藍絲),態度親暱,手挽著手進來,寶裕一看到廣告馬上沖來,“10本40塊而已!會員還有10%折扣!”藍絲說:“不要看這些啦,陪我去看雜誌。”寶裕揮手:“你自己去看,我要看這些。”

三個人翻來翻去,突然間寶裕和紅綾同時拿住一本《大廈》,兩個人同時收手:“對不起。”金福根本沒看見,一直在看《訪客》。

樓下正在準備中秋的各種促銷活動,人很多,書局裡面也慢慢湧進一定的人潮,大家看到倪伯伯的小說都會湊過來,明知一堆可能早已看過卻還是過來隨意翻翻。

我對這種現象突然產生好奇,儘管有些人對小說愛不釋手,有些嗤之以鼻,不過他們都會來摸摸看看;不禁猜測,是書的關係還是人基於好奇的反射動作?

藍絲跑來,我退開一步,她越過我拉住寶裕:“你好了沒有,我媽媽要走了。”聽到她的聲音,金福猛地抬頭,藍絲看見他也一頓:“金福?”金福只是嗯 一聲。紅綾問:“你們認識?”藍絲看了看紅綾,語氣有些怪異:“你的女朋友?”紅綾問:“你又是誰?”(怎麼無端端有火藥?)藍絲說:“噢,金福和我是同 學,就是這樣而已,不要想歪。”

紅綾像被踩中尾巴的貓,“阿福,說,她是誰?”寶裕拉著藍絲:“你幹什麼?”藍絲卻一副不以為意的神情,拿起一本《解開密碼》看看序,又放下。金福臉色尷尬:“旁邊有人。”<----這人就是不才在下小生老子本爺我啦XD

為了繼續聽這場莫名其妙鬧起來的感情糾紛,我拿出手機假裝打電話給人,說得卻是日文。他們聽了一怔,即刻中計認為我聽不懂,於是馬上繼續話題。 (回想起來覺得我好奸詐= =)

紅綾冒火得太快,整件事情開始得很莫名其妙。金福拉著她:“我們走。”藍絲笑瞇瞇:“再見。”紅綾正氣沖沖地想離開,藍絲忽然說:“對了,阿福,你有個手錶在我那邊。”

轟隆,紅綾都到了門口,瞬間“飛”了回來。 “什麼手錶?”金福的臉色很難看,寶裕也是,“我們去吃宵夜,走。”藍絲挽著他的手:“吃吃吃,我在減肥也!”他們逍遙離去… …

……之際,紅綾突然爆出一句:“奶都沒有,減個屁!”

我怔住。

太粗俗了。

而且最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藍絲並不馬上回頭,而是寶裕。他迅速轉頭,那兩條看起來很討厭的鬢髮配合他凶狠的眼神令他看起來像發怒的狗。他喝問: “你講什麼?”紅綾退後一步,躲到金福背後,有了人肉盾牌之後繼續吆喝:“什麼,我有說錯咩!”藍絲眼睛紅了,金福不斷伸手到後面擋住女友(挺稱職的), 幸虧他們都是低聲說話,否則已經足以讓全書局的人看喜劇。

可笑,不僅丟自己的臉,還要牽扯別人下水。

弟從書櫃叢中出來,拿著那本《哈利伯特與死亡的祭物》,看到我不住笑,問:“什麼事?”我噓他,“低聲,看戲。”看了幾分鐘弟也明白了,他厭惡地 看著我:“幹嗎像老處女一樣喜歡看人吵架,心理變態。”我回嘴:“他們敢演,我為何不敢看?”,“無聊。”我拉住他:“看著,這種戲碼在平時還要付費看 呢。”弟掙脫:“我才沒你這麼變態。”我扳起臉:“你敢走,我馬上撕掉固本。”

弟只好乖乖留下,結果,越看越入迷,頻頻問:“事情怎麼發生”、“那個快哭了”、“要死,真的?”……

沒有人不會不喜歡看別人吵架,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楚上是最自然的人性。

不然綜藝節目和那些裝妖怪跳出來嚇路人的整人節目怎麼能活下去?驚叫屋也是基於這個原理創立出來的遊戲。

事情最後不了了之,紅綾拉著金福跑了,藍絲不斷罵寶裕為何不幫她說話,寶裕臉色很黑,看來這一對差不多了。

弟突然將那本邪書放回去,說:“走,吃肯德基。”,“不買書了?”,“不了,看爽了。”,“我就說我不會推薦錯吧。”弟捂著眼睛(這是他的習慣動作),“該死,我被你污染了心理變態。”我用書敲他的頭,隨即一怔,太巧了。

書名叫《報應》。


p/s:倪聰乃倪伯伯原名,非倪匡。





心得:強子對撞機終於開始了,YES! ! !

3 Comments


猜猜如果我当时在场,会有什么反应~
那女的真的俗爆了~


你怎麼好像常常遇到這種事情呀?
不過換作是我~可能早閃人了~
對熱鬧忽冷忽熱的我~呵呵~


好想看!!!上帝派我们来参与的吗!!!


popo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