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16, 2010

不怕不怕

一個沒有月亮的晚上,榕樹下,有一張可以坐兩個人的石凳,石凳之後,是一幢已經拆卸一半的舊樓,頹垣敗壁,荒草處處。

是的,大都會裡仍然會有這樣殘破的角落,每一個城市都有一個特別的角落。

附近並沒有街燈,可是遠處霓虹燈反映過來,人跡隱約可辨。

這時,一個瘦小的人影緩緩走近,穿白衣白裙,姿態文弱羞怯,細細看遍四周無人,才鬆口氣,走到石梁一端輕輕坐下,她凝望山下七色燦爛燈光,嘴裡不由得說:“真美。”

她有一把烏亮的直短髮,秀麗的尖面孔有點蒼白,一雙眼睛非常機伶。

她獨自坐榕樹下,像是十分享受這一刻寧靜。

對下一條街是住宅區,雖然已近午夜,仍有孩子嬉戲的聲音,中秋節近了,他們一定在舉行提燈晚會。

少女好奇地站起來探望一下,雖看不見什麼,可以想像兒童們是何等開心。

她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正在此時,身後忽然傳出一聲咳嗽聲。

少女笑容僵住,趕緊轉過身子,看到破牆之前站著一個黑衣女子,因為光線欠佳,只見模糊影子。

少女大驚失色,返後三步,惶恐地瞪著那面影。

對方踏前一步,急急搖手,“不怕不怕,”頓一頓腳,“唉,看你嚇成那樣,你放心,我不是——”少女猶自不敢動,“你不是?”

女子沒好氣,走到較亮之處,“你看清楚沒有?”

少女仔細打量地,籲出一口氣,“果然不是。”

那女子笑了,“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你。”

“這張石凳有兩個座位,請過來坐。”

女子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婷,在這附近住。”

女子說:“你可以叫我寶姨,我年紀比你大些。”

她們二人倒是一見如故,絮絮聊起來。

少女說:“此處涼風習習,幽靜萬分,是個乘涼好角落。”

“現代人不愛乘涼,他們喜歡鑽電影院或是咖啡廳。”

少女笑笑,“今晚假使有月亮就更好。”

寶姨看著山下的霓虹燈,有點感慨,“這些年來,不知添增了多少高樓大廈,市容大有改變。”

少女說:“是幾百萬人好幾代的努力建設呢。”

寶姨點點頭,“肯定是心血結晶。”

少女神色溫柔,“所以我最愛坐在這裡看燈色。”

寶姨語氣有點惋惜,“不過這一帶將完全拆卸,計劃蓋豪華大廈。”

婷詫異,“不是說救火車上不來,不適合重建嗎?”

寶姨笑,“利之所在,總有辦法,路可以修改。”

婷真正惆悵了,“可是我自小到大在這一帶玩。”

“你那些小朋友呢?”

“留學的留學,結婚的結婚,早搬走了,已無音訊。”

寶姨端詳她的面孔,“你是叫一場病耽擱了吧。”

婷低下頭,不願再講私事,寶姨也不去勉強她,她們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