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7, 2011

12-13

Image
一起等 iPhone 5, +W

12

13







心得:咳死我了,都是青龍害的

生日不一定要群歡,有你就好

Image
本來已經預訂好地點吃個晚餐當慶祝生日,難得R肯點頭允許我們開威士忌然後他會先服藥之後嘗試喝一杯,大家更是大樂。

羅拉和男朋友阿蔡一早就聯絡餐廳,想起碼找個有冷氣的地方,究竟不能虧待億萬富翁是吧,之後就決定好地點。

青龍眼睛還是有點腫,鼻子紅紅,他184公分、73公斤、39(B?)2733,這種游泳健將的體態居然也會感冒。

我一直以為他們不會生病之類的……

到三點的時候,他們就在大廳集合,心想時間也差不多。

而就在這個時候,變故發生了。

啪嗒一聲,銀行里面所有電腦一瞬間都睡覺了。羅拉第一個先叫起來,第二是我。後面的同事才開始叫嚷,羅拉叫道:“我貸款處理到一半!!”查爾斯說:“我憤怒鳥……我事情做到一半。”我瞪了他一眼,查爾斯叫道:“很悶嘛!我……”

我才看到馬斯坦大佐袒胸露腹(為什麼要把他變兄貴?)虛弱地滇倚在門口,卻怒目震舌喝問:“人造人,馬斯中校是不是你殺的!”然後手指一扣,熊熊烈火隨著清脆的扣聲把拉斯(情慾)燒得慘不忍睹——結果就黑屏了。

一直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招式比馬斯坦大佐的扣手指更簡利更美妙更令我心折。

侑子小姐在球棒上寫劍字就真把球棒變劍利斬電腦,卻還是比不上。

噢,寫輪眼例外。

R進來,“怎麼了?” 羅拉委屈地說:“電腦壞了。” R走過來,“電腦壞了?”我聳肩,“它黑屏了。” R笑道:“我只聽過藍屏。” 我見老闆不在,就說:“你幫我看看。” 就推開門讓他進來。

“有攝影機。”

“這個你不遑擔心。”

R和青龍走進中央控制室,嘰嘰喳喳半晌,所有電腦重新啟動。

得救了。

青龍說道:“是總中央開擎已經鈍了,如果能夠,可以要技工換上ATN0.24公分的導線還有esata的六號三向契合塑膠擎——” R說道:“夠了。” 青龍才發現,“啊,對不起,我……我職業病。”

我訕訕笑,如果我明白任何一句的話,我變性。

R問:“那要很久了?”

“四點半應該可以。”

結果四點半,手機響起來,居然是老闆。 “但以理,我回不了公司,五點一刻有調動職員商討會議,你幫忙出席。”

“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我會批准你的加班費。”

接著他就掛電話。

查爾斯在一邊,“老闆,你臉色……不好看。” 我放下手機,“查爾斯,拿兩杯咖啡給青龍和R,今天要加班。”

查爾斯大驚,“可是我們已經有約。”

“跟他們說說。”

沒想到羅拉也說:“我必須重頭做很多事,七點才可能走。”

R聽了就說:“那我七點來找你們。” 阿蔡也說:“那我先回家。”

整個會議裡面我…

飯局

“容我介紹。這是本暄,這是喜兒,這是R。”

一切都是這句話開始的。

我們在外面吃快炒(青龍有點感冒),吃著吃著就看到他們兩個和一班的跆拳道練習生一樣出現在這裡。

自從知道本暄原來有男朋友之後,我就疏遠了她,這一直是我的習慣。單身隨便你怎麼弄,可是一旦對方不是單身,那就請快快退卻,另覓佳友。而友情這種事情很難說,一般上都很脆弱,經不起時間和距離的考驗,所以和她之前的熟絡是成倍的剃減。

例如以前幫忙設計數獨海報、還看過他一針一線縫製阿散井戀次佈娃娃給人做生日禮物邊聽著他說毛里求斯的生活如何的我,轉眼間已經不再聯絡,猛然想起,人已經在新加坡……

友情這種事很難說啦,再轟轟烈烈的愛情也有煙消雲散的一天,何況是友情?

喜兒先發現我,咚咚咚跑過來,​​本暄也過來。

我就說了那句。

本暄還好,她並不認識R;可是喜兒聽了​​,瞳孔活生生的收縮,喉間窒了一窒,不自覺地脫口“噢”。

R大方和他們握手,“久仰久仰。”

本暄笑問:“你久仰我?我們第一次見面。”

R笑:“見面是第一次,可是久仰了。”

“那你從哪裡聽過我?”

“銀提起你很多次。”

“誰是銀?”

R笑笑,雙手做抖動狀,表示光芒四射,“但以理,我習慣叫他銀。”

“不是丹嗎?”

“那是以前的叫法。”

本暄彷彿洞察了什麼,有點疑惑地問:“以前……的叫法?”

我並不認為本暄有必要深入某些錯綜複雜的過去,於是打斷:“慶功宴嗎?”

“沒有啦,怎麼會有慶功宴。只是要準備比賽了我們先來放鬆一下。”

R轉頭問:“你也出戰嗎,喜兒?”

喜兒一副萬萬沒想到R會跟他說話似的,他如夢初醒啊哦啊了幾聲,“我…我有。”

R笑道:“我非常期待你的出戰。”

喜兒怔怔地問:“你知道我?”

R笑說:“我知道你,就像你知道我一樣。”

喜兒的臉色不知是否因為餐廳燈光問題,總覺得有些違和。他說:“我的確聽過你……很多的事。
”,“嗯,我也聽過你做過很多……的事。 ”,“我知道你們的關係”,“我也知道你們的關係。 ”

連我都聽出這對話中有很奇怪的感覺,彷彿參雜了一點點的火藥味,不知道為什麼。

那班人已經在那裡叫菜,喜兒拉著本暄:“我們先過去了。”

我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喜兒彷彿有點不爽的樣子。

之後我有一兩次轉眼去看他們那桌,都會發現喜兒一直在註視我們。我是徹底地奇了:“你招惹他
了? ”

R舉手投降,“冤枉呀大人!”

青龍在一旁說道:“我想……是被震撼了。”

“啊?為什麼?”

R皺眉:“是這樣嗎?”

青龍點頭:“我想那個感受是但以理先生你看到…

這樣又有什麼意義?

已經星期一了。

“還有兩天就是你生日了。” 後面加一個笑臉。

“謝謝……請問你是?”

“我是C。”

“我還以為是09……。”

“我換了遠傳(啥?)iPhone 4配套,號碼是新的。你該不會是睡了吧?!”

“……”

“對不起,對不起!話說半夢半醒之間還能夠背這麼長的電話號碼,你會不會太可怕一點?”

“謝謝你的提醒,關桑XD”

“那是戲名啦,電視劇看完了嗎?”

“我爸媽很喜歡,天天追著看。他們說你演技也不錯。”

“那你呢?”

“實話還是謊話?”

“那……謊話好了。”

“你的演技非常精湛,一直以來都是。”

“那實話呢?”

“你的演技還不錯,現實中更精湛。”

“為什麼我總覺得你這句話裡面有別的意思?”

“台灣人都愛做許多反面猜測與自我推斷嗎?”

“你生氣啦?”

“我們都這麼多年了,你不知道我的脾氣嗎?我沒有生氣,我也沒記恨。”

“太好了……話說有沒有人比我更早祝福你生日快樂?”

“R。”

“……又是他呀”

“怎麼了?”

“沒什麼(心酸)”

“心酸?”

“總覺得好像什麼事R都已經捷足先登,別人想做卻都不能給你什麼很大的印象了。我能不能問一下,你和R……是不是又在一起?”

“誰騙你的?”

“我只是有那個感覺,你們有很奧妙的關係。”

我的耐性並沒有強大到眼皮這麼重的情況下還要做解釋,何況我從不作解釋。為什麼每一個都要這麼問?

“你……有那個感覺。”

“看你網誌(我有醒了一下!),都覺得你字句間或多或少都有他的影子,又喜歡彼此哈拉打屁(什麼意思?),總覺得你們還喜歡彼此……”

我又覺得矛盾。如果你常來Unchamories,你會不知道R在這裡嗎?那怎麼會問前面的笨題目?半夜之間你突然一直扯R又是怎麼一回事?

“那跟你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

“你對R有興趣的話,我倒是可以做媒人。況且不久R就回台灣一段時間,你們可以乾柴烈火……”

“這個成語不是這麼用的好嗎,我對他又沒有興趣……聲音比我好聽是啦。”

“喲,上過全台最著名大型歌唱選秀節目的人這麼說,R會折壽的!”

“你很酸吶= =”

“事實的確如此。你是藝人耶。”

“那又如何,又沒有人認同我……”

“認•同?你是漩渦鳴人還是塑膠圓扇佐助?認同咧……拍過電影、電視劇、唱歌,沒有人認同你?那我不是該跳樓了?再見(跳)”

“不要啦= =''(拉)”

“我想睡了,C。”

“噢,好……晚安。”

我以為就這麼結束,可是快一點時又來了。

“我現在才想到,你還是叫我C。”

“啊,是。沒錯。”

“為什麼?”

“因為我沒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