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飯局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uesday, March 29, 2011 in
“容我介紹。這是本暄,這是喜兒,這是R。”

一切都是這句話開始的。

我們在外面吃快炒(青龍有點感冒),吃著吃著就看到他們兩個和一班的跆拳道練習生一樣出現在這裡。

自從知道本暄原來有男朋友之後,我就疏遠了她,這一直是我的習慣。單身隨便你怎麼弄,可是一旦對方不是單身,那就請快快退卻,另覓佳友。而友情這種事情很難說,一般上都很脆弱,經不起時間和距離的考驗,所以和她之前的熟絡是成倍的剃減。

例如以前幫忙設計數獨海報、還看過他一針一線縫製阿散井戀次佈娃娃給人做生日禮物邊聽著他說毛里求斯的生活如何的我,轉眼間已經不再聯絡,猛然想起,人已經在新加坡……

友情這種事很難說啦,再轟轟烈烈的愛情也有煙消雲散的一天,何況是友情?

喜兒先發現我,咚咚咚跑過來,​​本暄也過來。

我就說了那句。

本暄還好,她並不認識R;可是喜兒聽了​​,瞳孔活生生的收縮,喉間窒了一窒,不自覺地脫口“噢”。

R大方和他們握手,“久仰久仰。”

本暄笑問:“你久仰我?我們第一次見面。”

R笑:“見面是第一次,可是久仰了。”

“那你從哪裡聽過我?”

“銀提起你很多次。”

“誰是銀?”

R笑笑,雙手做抖動狀,表示光芒四射,“但以理,我習慣叫他銀。”

“不是丹嗎?”

“那是以前的叫法。”

本暄彷彿洞察了什麼,有點疑惑地問:“以前……的叫法?”

我並不認為本暄有必要深入某些錯綜複雜的過去,於是打斷:“慶功宴嗎?”

“沒有啦,怎麼會有慶功宴。只是要準備比賽了我們先來放鬆一下。”

R轉頭問:“你也出戰嗎,喜兒?”

喜兒一副萬萬沒想到R會跟他說話似的,他如夢初醒啊哦啊了幾聲,“我…我有。”

R笑道:“我非常期待你的出戰。”

喜兒怔怔地問:“你知道我?”

R笑說:“我知道你,就像你知道我一樣。”

喜兒的臉色不知是否因為餐廳燈光問題,總覺得有些違和。他說:“我的確聽過你……很多的事。
”,“嗯,我也聽過你做過很多……的事。 ”,“我知道你們的關係”,“我也知道你們的關係。

連我都聽出這對話中有很奇怪的感覺,彷彿參雜了一點點的火藥味,不知道為什麼。

那班人已經在那裡叫菜,喜兒拉著本暄:“我們先過去了。”

我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喜兒彷彿有點不爽的樣子。

之後我有一兩次轉眼去看他們那桌,都會發現喜兒一直在註視我們。我是徹底地奇了:“你招惹他
了?

R舉手投降,“冤枉呀大人!”

青龍在一旁說道:“我想……是被震撼了。”

“啊?為什麼?”

R皺眉:“是這樣嗎?”

青龍點頭:“我想那個感受是但以理先生你看到福爾莫斯在你面前一樣。”

OMG!!

我明白為什麼青龍會成為青龍了,多簡單易懂的形容詞!

“可是R並不是偶像。”

青龍笑道:“所以才更糟。他或許……在某些情況下把董座設為假想敵了。可是如今親眼見到,在他設立的賽場中面臨事實的衝擊,所以有一點情緒不妥當吧。

我好想頒發一張心理學獎狀給青龍,太厲害了!

R故意抓頭髮:“哎呀,我真是個罪惡的人呀~”

三人(三個壞人?)哈哈大笑。

可是我並不喜歡R笑。大笑還可以,微笑什麼就不好。自無論在什麼場合,R臉上或多或少都會有淡淡笑意,有時候笑得特別亮麗彷彿是怕別人不知道他笑似的;然後又和我一樣常常想些幽默事逗人開心,有時候輕輕地損累了自己。

一個人臉上有太多的笑是因為心裡有太多的痛。

可是喜兒究竟是喜兒,大家好歹也同生共死過(?),我暗自傳簡訊給他,也瞄到他注意到有簡訊來,也單純地抬頭朝我望來,可是當我要迎接他的目光時他又瞥回頭,和朋友談笑風生,邊把手機塞回去。

我笑著把手機收起,R卻拿去玩遊戲。

“你有全世界沒有人有的手機(目前啦),為什麼一直玩我的東西?”

“親愛的,你怎麼大庭廣眾把後面那句叫得這麼大聲?你不怕,我都羞恥了。”

青龍笑最大聲。他這個人好像對有顏色的笑話題材沒有什麼招架能力,中國人嘛~

“你知道我說的是手機。”

R玩著遊戲,邊說:“偶爾拿出來用還不要緊,若是被人發現了我已經在用還沒面世的手機,我會吃官司的。

……也是啦,可是你拿著這所謂的“神機”,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R抬頭:“手機這種事情是拿來炫耀​​的嗎?”

“難道你不知道iPhone買來本來就是為了炫耀嗎?”

R和青龍對望一眼,又朝我望來:“是嗎?”

“不然你以為人花這麼多錢買這麼一台笨重的大熒幕手機是為了過聖誕節嗎?!”

主僕兩人又齊聲說:“可是iPhone不貴呀。”

“我一個月工錢!”

“美金一百多而已!”

“你要不要我現在找證據給你看?”

R拉著我的手,以最嚴肅的表情和聲音說道:“你可知道你若是真能辦到這件事,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朱雀、天一、太陰和騰蛇要被拘禁審問,他們各自旗下所有人要吃官司,整個部門要被封鎖全員停薪停職接受調查,從此還要背上洩露情報不能信任的商業最大禁忌的罪名!

剎那間,我是真真正正地被嚇到了。

“我……”

“甚至連你都會出事,方法有黑有白。世上百分之九十的殺人滅口案都是因為商業因素!你以為商業偵查科007是假的嗎?

青龍搖手:“兩位,兩位,請別多說,小心隔牆有耳。”

“我……我提過你第五代……怎麼辦?”

R鬆開手,“你連第三代和三代S的差別在哪裡都不知道,你以為你這麼隨口提起會有幾個人相信?”

“可是——”

“得了,如果連那麼一點準備都沒有,我怎麼敢用?”

“你怎麼可以做這麼危險的事?!”

R又露出那種我很不喜歡的表情,一副天亮好個秋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笑容:“吃飯,吃飯。”

被這麼一搞,我胃口都沒有了。

突然手機響起,R說:“喜兒的簡訊,我打開喲。”

看了半晌,R笑:“我們又被誤會在一起了。你要怎麼回复?”

我腦袋只有手機的事情。

突然R伸手,在我頭上亂揉,“唉喲,沒事啦,你一副如喪考妣的表情,我會難過耶。”

“如……什麼?”

“自己查字典,你中文就不能再進步一點嗎?”

我得回自己手機,看到喜兒的簡訊,才發覺一切如青龍所料。

霎那間發現原來是上我所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

了解到大蛇丸的心情。

“你不吃我就餵你吃,來,啊~”

我拍開筷子:“什麼啦……”

嘻嘻鬧鬧間,心情漸漸釋懷,偶然投目看去,跆拳道那桌杯盤狼藉,人影卻已不見。





心得:都幾歲人了還在玩憤怒鳥!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