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7, 2008

陳發峪

早上十一點十七分,我自洗手間回工作崗位,看見一個顧客坐在椅子上通電話,心生私念想偷個懶,他卻轉頭向我望來。

單眼皮,年紀很輕,眉頭頗濃,下顎有些許的胡根,麥谷色皮膚,長相很清秀。單眼皮向來長相清秀;一件橘色襯衫,迷彩色七分褲,一雙黑色爬山拖鞋,很簡單,很平凡。

躲避不了,我就向他招手,他馬上掛斷手機,一到我面前就將手上所有資料遞給我,我暗笑,這表明他根本不知手上資料有何輕重,他的知識不到那裡。

我接過一看,是一份定期存款申請單。

看到名字和身份證時,我一怔。

表格上是他自己的名字。

身份證上顯示他是89年生,今年才19歲,只有中學程度。

一個中學程度19歲男生單獨進銀行做定期存款。

我趕緊看他的經濟來源,上面註明他乃一名廚師助手,這筆錢是他的勞苦錢,不是來自父母長輩。

我抬頭盯著他看,他也看著我,隨即因不敢與人對目而撇過頭,他十分靦腆。

我對他十分有好感,於是問:“你是調味師還是裝飾師?”他看看我,欲言又止,過了半響才反問:“我不明白那兩個字,我英文不好,你能再說一次嗎?”英語發音十分生硬,有濃厚的馬來西亞腔。

有勇氣!多少人能承認他聽不明白要求你再問一次?我想了想,用中文問:“你是調味師還是裝飾師?”他眨了眨眼(似乎是習慣動作),“我還是不明白。”他有些發窘。

“你是調味的、裝盤的、洗碗的、寫單子的、還是正廚?”

他輕輕哦的一聲:“我是裝飾的。”我說:“雕蘿蔔,刻蘋果,削青瓜……”他笑著點頭,隨即閉嘴。

啊,他是一個不愛說話的沉穩小孩,嗯,很好很好(回想起來我像老鴇考察雛妓)

申請單定期存款金額是兩千元馬幣。兩千,我腦袋機械式閃過兌換率:2000馬幣只等於20000台幣,17876.44毛里求斯盧比,373.64英鎊,552.98美金,1015.11紐幣,830.58新幣……

不是什麼大錢,不過,錢不是重點。

我還以為這是他第一份工資,那就沒什麼了不起,很多人存第一筆薪水,然後花掉接下來十年的所有家產。

他不是,他將另一份定存遞給我,名字也是他的,是在2006年做的,裡面有四千多,當時的定期存款一年利率還有3.8呢,19歲就擁有兩個定期存款,不是容易的事。我認識不少年紀大很多的人連ATM都不會使用,這是真的,他們且身在經濟大國。十足一個小富孩。

無論金額大小,珍貴的是他這份心思,六千元,在這時還能幹什麼呢?掉在地上R會毫不猶豫踩過,T會送去警局,我?拿回家啦,哈哈哈。

我用最快速度替他做好一切,他始終…

及時行樂

某某在前往某某處發生意外翻車喪命。

幾乎似氣象新聞,每天都有,不知該感慨還是該慶幸。

看久了人會麻木,近乎鐵石心腸,有時看到了還會哈哈大笑,笑諷活該,早不去完不去偏偏這時送上門。

或許小康、或許家財萬貫,也許丈夫加薪想出去慶祝,沒想到一個心血來潮換來的是一場不歸路。

這事一直給我莫大震撼:人若賺得全世界,卻賠上自己的性命,又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回自己的性命?

死亡帶走你的家財房子汽車家人,那些是身外物;它可怕的是居然連苦苦保護的肉體也要被奪去,你連零都沒有。

友人形容得好,得到一切時你手握得緊緊,提心吊膽怕從指縫中流走;但是一放,不僅豁達,人都會快活起來。

況且,當初創造手掌時讓掌心微微下陷,就是不讓你一攤開手就失去一切,掌心至終都會留一點,而且換來的是自由與輕鬆,多麼有智慧。

行樂及時,上天給你什麼,就享受什麼。千萬不要去聽難堪的話,一定不去見難看的人。或者是做難做的事情,愛上不應愛的人。

Promises

C這麼說:“你需要的話,來檳城,這裡有你駐留的空間。”

後來,輪到我告訴C:“你若厭倦,來倫敦,我給你一個家。”

世上沒有多少人能給出這樣的允諾,C是否隨口說說,我也不知道,但那時我急躁虛弱,無論是真是假,還是能給人很大的鼓舞,知道某人肯收留你,比天天送上一張簽好名字的支票更好。

有的人愛天花亂墜,滿口承諾,問他以後沒飯吃怎麼辦?我來煮,沒米呢?我找面,完全沒食物呢?我陪你喝水,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天塌下來都不怕。

幸虧非那族異種,知道說的話要負責,沒飯吃怎麼辦?我們彼此打工,最多我將自己的食物分給你一半,沒錢付車款怎麼辦?走路吧,能怎的?不,我不會笑瞇瞇說我背著你到天涯海角。

當你真愛一個人,你會因心頭苦澀,害怕說話,怕說錯一句話就失去對方,甜言蜜語是政治口吻,我不要,也不希罕,更不會去說。

西方教育特別看重承諾,舉頭望去,雖然思想開放,舉止甜膩,不過我們不輕易說我愛你。一旦說了,那既是真的,決不收回。

不必求多,我有時間有積蓄,只想身邊總有一個人,週末時拉著手,牽條遊艇,墨鏡香檳生魚片自給自足,船上不必你儂我儂,只需在夕陽下山時摟或被摟,輕聲說:“看,一天結束了。可是天黑時仍然有你。”

呵,不知有否這種機會。

我給你的不是一個房子一間房,而是一個家。

你可明白?